我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7月16日】我坚定修炼,走出来证实大法。2000年1月19日,我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从领导到管教虐待我们法轮功学员,吃的是鸡饲料做的发糕,经常蒸不熟,难以下咽,喝的是萝卜丝清汤,没有一点油星,每碗汤中只有6-7个萝卜丝,一日三餐都是这个。吃得我们大便干燥,便不下来,可是每次允许上厕所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厕所小,人又多,有时还没等排上号集合铃声就响了,有的只能是便到半截马上就得跑去集合,否则的话将要受到管教恶言恶语的训斥,劳动时想大小便绝不允许。

寒冬季节,我们洗漱均在外面露天地,可想而知那个寒冷啊,凉到了骨头里,用语言无法表达清楚。每个人只能分到一小瓢水,从此这一天再见不到第二滴水了。仅有的一小瓢水洗了脸再洗头发,没等洗完,头发就冻上了。每天劳动回来,只好带着满是灰尘的手去抓发糕吃。女学员来月经不小心弄到手上,只好抓一把雪,简单洗洗手再抓发糕吃。

劳教所主要的劳动项目有挑红小豆,用缝衣机缝水泥袋子、白灰袋子,挑牙签等。用大麻袋装的红小豆用大汽车拉来,卸车装车都是我们的活儿。有一次卸车由于人太多我挤不上前去,结果被管教踢了一脚,说我干活不积极。成麻袋装的豆子,一袋袋抬進来还得搬到一米高的案子上去,挑好的小豆还要一百斤一袋的装好扛出去装车。每人每天150斤的任务,质量要求非常严格(小豆出口什么地方不清楚)。有时完不成任务或赶时间要加班加点,把豆子背到宿舍里挑,后来有的刑事犯对我们说:“你们法轮功学员太傻了,认真挑能完成任务吗?你就把袋子两头装点好的就能过了质检关。”可我们没有那样做,因为我们不论在哪儿,都是说真话、做真事的。管教也知道我们是好人,就把刑事犯挑的豆子倒出来检查,发现她们干活耍诡计。一次体检,劳教所破例领我们洗了一次澡,洗澡后地上丢下一块脏兮兮的卫生巾,管教问是谁弄的,刑事犯人说是法轮功学员干的,当时管教就反驳说:“我敢保证这绝不是法轮功干的。”后来搞清楚了,真的不是法轮功学员所为。可见,劳教所的警察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人,但出于他们的个人利益,他们还是迫害好人。记得一次我们在食堂吃饭时,一位年轻的管教用蔑视的眼光看着我们说:“现在中国还有多少人吃这样的饭食呀!”(我们吃的是鸡饲料)

早上,天还黑黑的我们就起床了,一直要到晚上8点半才能收工。记得一次加班快到11点了,管教把我们带回去之后不知为什么,又命令我们出去站队跑步,漆黑黑的深夜,万物都沉睡了,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跑步,又冷又累又困又饿。逼迫中,我们成了劳教所的机件工、搬运工、装卸工,连劳教所食堂的煤都得我们一袋一袋的背上来,煤离食堂有60-70米远。水泥袋子、白灰袋子也得我们装卸,特别水泥袋子500个一包,特别沉重,要从100米以外的地方扛到车间,压得我上不来气,直不起腰,心直跳。有一次我是一步也迈不动了,眼看就在车间门口连人带袋子一起摔倒在地,好半天才起来。劳教所给我们规定每人每天要扎出3000个袋子。

劳教所有一个刑事犯叫聂玉芬,她得了腿病不会走路了,管教领她到市医院看后又拿了药,好长时间也不见效。管教分配法轮功学员照顾她,背她大小便、出入食堂,法轮功学员无微不至的关怀她,她非常感激的说:“你们法轮功真是好人,待我象亲姐妹一样。”后来我们学员就教她背《洪吟》和经文等,她也很用心背。有一天她说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白胡须的长者拿着一个轮子在她的膝盖处旋转。没几天,奇迹出现了:聂玉芬会走路了!她自己激动、我们也激动,管教惊讶的无话可说。从此,聂玉芬更精進了,在车间边劳动边背经文,管教制止她,她说:“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这是事实!再说,法轮功也不让人干坏事,让人做真正的好人,有啥不能学的?!”管教只好让她别背出声来。

邪恶的江氏集团制造的这场浩劫蒙骗了多少善良民众,好多人正邪不分,有的人知道法轮功真象也不敢讲真话,就象这位管教,多可怜,明知大法好却不敢说真话,因为说了真话,就要失去工作、被关押、被酷刑迫害,由此可见中国没有法律,权力就是法律!

我们只是履行公民的权利去和平上访,直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被劳教、判刑,遭受着非人的待遇。我们的信仰、自由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践踏。

我发自内心的呼吁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你们的亲人正在劳教所、监狱里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和煎熬。你们不要再无可奈何了,上访或直接找有关部门要回你们的亲人!你们最清楚你们的亲人都是好人,在家尽忠尽孝、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都是各行各业的骨干、能手。

也希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真正关心你的好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