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绵阳市两度出现“919特大暴风雨”


【明慧网2004年7月16日】我2001年1月11日,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到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在劳教所受尽了侮辱、折磨和精神摧残。由于我在邪恶的揭批会上喊大法口号,遭到邪恶的凶残报复,扎警绳、电击、罚站等等,我被强制在生产分队出工干体力活。让我犹为记忆的一件事就是发生在绵阳新华劳教所的“919特大暴风雨”,听同舍房的劳教人员谈及此事时,谈虎色变。

据劳教人员说,2000年9月19日晚上,狂风暴雨、闪电雷鸣突然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降临了,各个生产分队紧急集合到工地抢盖土坯茅伞,与我同舍房的几个劳教人员都参加了当时的行动。劳教所共有三个大圈窑,每个窑在36门到40多个门,是当时西南地区最大的一个红砖生产基地。由于暴风雨来的太快太猛,一千多名劳教人员在方圆几公里的工地上使不上劲,一会儿,大风大雨把刚盖好的茅伞和土坯掀倒一大片。狂风之大,劳教人员都在风雨中承受不住了,可警察怕给经济效益带来损失和失掉奖金,叫嚷着抢盖土坯、救窑火,视人命如草芥,坚持要劳教人员舍命也要抢盖茅伞和救窑火。当一部份刚盖完茅伞的劳教人员集中在窑门边避雨时,四大队四中队的陈年旧窑子经不住狂风暴雨的冲淋突然垮塌,玻纤瓦的顶蓬和角钢架一下子垮了下来,千多度的火砖也从火门夺门而出,直奔劳教人群,一时人群惊慌失措,四处狂奔、惊叫。

一名被派做我“包夹”的劳教人员说,他当时就被垮下来的角钢架和玻纤瓦压在了窑边的水沟里,收队时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他,以为是在窑塌时被打死了,或者是从倒塌的围墙处逃跑了,当几个劳教四处找人时,听到他在水沟里微弱的呼救声,才把他拖出来,捡回一条命。那一次“919特大暴风雨”给劳教所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几乎近一个多月才重新开始生产。

当我问劳教人员为什么在绵阳会发生这种事情,有的说不知道,有的说是劳教所太黑了,有的骂劳教所恶警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是遭天报。我若有所思的给他们讲,的确是天报,这一切都是因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所致,扼杀善良,背离“真、善、忍”大法,是天理不容的。

有几次在邪恶的警察找我谈话时,我向他们谈到过有关“919特大暴风雨”是在警告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是逆天理的恶行。他们不信,他们说他们是执行国家政策和法律。我说你们不相信,还要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么还会有第二个“919特大暴风雨”、第三个“919特大暴风雨”出现。……

果然,2001年9月18日黄昏,狂风暴雨、闪电雷鸣再一次突然出现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当时,中队紧急集合到工地抢盖茅伞,当时我和其他五个被分到该生产中队的法轮功学员也正准备出发时,值班警察不让我们出去。暴风雨一直没有停,两、三个小时,抢盖茅伞的劳教人员才回到中队,精疲力竭的身子浑身湿透,满身是泥,很多人一進舍房就躺在地上睡着了,他们中最小的只有十六岁。

第二天,暴风雨也一直没有停,一直下到天快黑时,才渐渐的小了下来。第三天,我们到了工地,看到窑子又被暴风雨冲淋垮了,窑火也被暴雨淋熄了,围墙垮了十多米的大口子,听劳教说工地的平地上水就淹过了大腿,可见暴风雨是够大的了。劳教所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暴风雨又一次给他们的经济效益带来了极大的损失。近一个多月才重新点火起窑,可是点几次火都点不燃。又隔了几天,中队的警察去专门去请邪门歪道的巫师作妖法。

有时候,中队的警察找我谈话时,我又谈到了“919特大暴风雨”是与他们残酷迫害法轮功有关,这次他们心有所悟,但出于面子上过不去,还是不承认。我多次劝告他们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逆天理而行不义,昧良心而残善良,天理不容,善恶必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