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疾风劲草》(二)


【明慧网2004年7月17日】(接上文)
第二部 新生

题记:得法后,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

第一章 结缘

师姐的变化

1998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三环路开始修建时,我的生意忙了。师姐的丈夫在眉山一饲料厂当经理,并配了一辆“标致”轿车,师姐帮丈夫开车。到了冬天,生意很忙,我们各自忙生意。他们也很少有时间回成都了。年前她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给你买的年货,都是眉山的特产,你过来拿一下。”我到她家后发现,过去被儿子叫“丑妈妈”、满面雀斑的师姐,脸上光亮了,雀斑不见了。我便好奇的问:“你在哪家美容院换的肤,效果挺好的。”她说:“没有换肤。”我继续问:“那又在哪一家美的容,擦的什么护肤品呢?”她说:“既没有美容,也没擦什么东西。”我便用手在她脸上摸了一下,她说:“不信,我洗个冷水脸给你看看。”她立即洗了个脸让我看。我说:“那怎么一下子皮肤就变得这么好。”她说:“炼法轮功。”我一听就反感,思想开始抵触,便讽刺道:“你们法轮功硬是天上有,地上无。”她没有吱声,但我嘴上在说,实际上眼睛看到的事实,让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皮肤确实变好了。

回家后,我静静的想:六年来,我为了脸上的黄褐斑,每周不间断的美容,不但到成都中医医院吃过大量中药,而且还吃过大量的国内外名牌保健饮品,如春不老、珍珠粉、仙尼雷德等,甚至为了漂亮,在有斑的地方用美国的精华素美容后,还做过无数次针灸,耗资上万元,但全都无济于事。而我认识十年来的她脸上大面积的深度雀斑,为什么就全部消失了呢?

大法破迷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找到师姐,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她看出了我的心思,便给了我一盘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带。“你天天磕头把头都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用,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当听到师父讲的这句话时,我一下子象破了谜一样明白了,原来我花那么多的钱和时间烧香拜佛都是白做啊,难怪说不起作用,我也一直解不开这个谜:我为了使自己的病好,为了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我把这一切希望都寄托于神佛身上。我曾经出钱在老家观音堂塑了一尊佛像;也专程包一辆小车请一位专业老人为金堂县童子园的菩萨穿金;不但去过成都的寺院和乐山大佛烧香、拜佛,还专程开车到石经寺烧高香,到青城山白云寺和居士们共同随喜功德求神佛保佑;甚至到河南省的嵩山少林寺,到陕西省天下第一险的华山祈求神降佛临。我的希望都犹如肥皂泡一样,一次次的破灭了,无一神佛保佑我摆脱病魔,我依旧生活在绝望之中……原来靠外界都不起作用,而只能靠自己修心,修真善忍啊,我觉得讲得很有道理,决定去试一试。

但我又觉得我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和居民老太太一起席地而坐炼功,太不雅观,又伤面子,万一有熟人看见怎么办?最后决定等到星期天,等师姐回来后,再开车到她家附近的炼功点和她一起去炼功。我到炼功点一看,至少有百人左右在闭目站着炼功,动作整齐,优美。有老人、小孩、还有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但始终没有找到师姐母子俩,我又开车到她家去找她,在大门口才碰上她们慌忙往炼功点跑。到了炼功点后,她让一男功友教我,她便炼功去了。我当时提了很多疑问,他都耐心地解释了。后来他对我说:“你们新华公园有几个炼功点,前门有,后门有,公园里面也有,后门外的成华小学花园内还有,你去吧!他们都会免费、乐意、耐心的教你炼的。”

回家的感觉

1999年3月5日早上6点半,我准时到新华公园前门的炼功点,由李姐带着我炼动功。后来又教我打坐,我刚坐下不久,双腿出现胀痛,心也疼得难忍,双脚象紫色的茄子一样,头上也痛出了汗珠,内衣也被汗水打湿了,真不是滋味。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的话,一定要忍,我一直强忍着。过了一会儿,我看见我坐在一个很清净的寺庙外的一个大坝子里,身穿袈裟,袈裟闪闪发光,发出万丈光芒,漂亮极了。我的感觉是:这个寺庙就是我的家,有好多千年、好多万年没有回家了,回家的心情激动不已,激动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怕别人看见不好意思,但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止住内心的激动,到最后开始抽泣起来……

炼功音乐停止了,我睁开眼,大家都准备离开,可我感到我的双腿里还有东西在不停的转动。这时,有几个老太太过来关心的说:“腿很痛就拿下来,不要哭着炼。”我就给她们讲了刚才我看到的景象,她们说:“你根基好,是天目开了。”“什么是天目?我今天是第一次来炼功,连书都还没有。”我又对她们说:“我的腿里一直有东西在转。”她们说:“是法轮在转,你的腿有病吗?”我说:“你们怎么知道?”心想:你们真是比算命先生还灵验,我过去找过很多人算命,从来都没有这么灵。她们说:“法轮是给你调整身体的,哪里有病,他都会调整。”她们让我把腿拿下来,可是腿拿下来了,法轮还在转。她们让我不要脚心相对,我错开了,可法轮仍然在转。

当天,我便请了一本大法书,拿回家爱不释手的读了起来。从那时起,我再也不睡懒觉了,不再打麻将了。每天早上6点30分准时到炼功点炼功,炼完功之后就去上班,把工作安排好以后,一有时间就看书到深夜,甚至连汽车上的磁带都由流行歌曲全部换成了师父的讲法带。

第二章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体验神奇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象关公,这可怎么办?我用冷水洗脸都无济于事,时间已快十一点我还无法出门,可伯母她们还在家等我,蒙老师她们早就到狮子山庄了,我怎么办?无奈中拨通了师姐的手机,我说:“你看嘛,你叫我炼法轮功,把我的脸都炼肿了,人家已等不及了,我又无法出门。”师姐则说:“是好事,是师父在给你调整身体。”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她们。走在半路上,伯母问我:“你今天擦粉了吗?脸色这么好看。”她才不知道我的脸在发烧呢。她这一问,我才放心了,说明脸上的症状除了我有感觉外,而她们看到只不过是微微发红而已。

第二天,我到办公室,李姐见我便问:“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小钟今天的脸色这么漂亮,遇上什么好事了?”我说:“炼法轮功了。”“法轮功这么好啊!我们也去炼……”

一星期后,脸上的症状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脸上美容多年都无效的大面积深度黄褐斑没有了。

天上飘着成群的仙女

这时我炼功更有信心了,更加相信师父在书中说的每一句话,也解开了我心中埋藏近十年的又一个谜:24岁那年,一个晚上,我开着装满废铁的解放货车从成都到都江堰。车行至土桥地段,大概是凌晨4点左右,我看见成群的仙女在天上飘,漂亮极了。我很是好奇,看了一会儿就想:你们怎么一直在我前面飘,干脆我把车开快一点看一看,看谁跑得快,便加大油门。她们还是离我那么近,便又想:干脆我把车开慢一点看一看,便把油门松开让车慢下来,可她们还是保持和我一样的距离。我忍不住了,便把旁边的货老板叫醒:“李老板你快看,天上有成群的仙女在飘。”他睡眼蒙眬道:“哪里嘛?”“你看嘛,天上那么多还在飘,你看不见吗?”真遗憾,他睁那么大一双眼睛,那么漂亮的仙女都看不见。原来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啊!只不过是一般人看不见而已。

全家受益

亲身体验到法轮功的神奇、美好后,我就一心想让我的儿子和母亲也来学这最美好的功法。儿子一听就乐意跟着我炼,可母亲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進入炼功之门。我说:“妈妈我们一起去炼法轮功嘛?我给你一个亿的钱,都不如让你来炼法轮功,一个人一辈子没有病多好,你看我炼功一星期,脸上过去花掉上万元都没有治好的黄褐斑,全部消失了,这个你是亲眼看见的。”母亲说:“我知道法轮功好,但你们炼法轮功的人起早睡晚的,抱轮要站半小时,简直是活受罪,我现在该享受就享受。”一个星期天的晚饭后,儿子说:“婆婆,我们去炼法轮功嘛?”母亲说:“我不去,你们去嘛。”儿子拉着母亲说:“走嘛,你觉得好就炼,不行就算了,反正不用交一分钱。”就这样母亲不好意思推脱,让儿子把她拉到了炼功点。

到了炼功点炼功人对母亲很亲热,手把手地教她炼动作。由于母亲不识字,只能听我们念书。9点过集体学法结束后,我开车送儿子到学校老师家去了,母亲独自一人回家,她洗脚准备睡觉,突然她的脑血管病复发了,天昏、地转,连房子也跟着在转,她连洗脚水都没法倒了,赶紧躺在床上等我回去给她找药。我回家听她说了情况,便说:“好啊,你很有缘份,师父开始管你了,已经开始给你净化身体了。”我就给母亲读《转法轮》。读着,读着她便睡着了。半夜醒来,母亲身体全恢复了,没有一点病的症状,她就纳闷了:奇怪,昨晚那么严重的病,如果是过去一定会打针、吃药,输液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怎么这次就听女儿读了一会书就全好了,我也没有见过李老师,他又没有给我把脉,这病怎么好的,这个法轮功真是神了。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人家跟我说什么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从那以后,母亲就虔诚的炼法轮功,觉得炼功比挣钱都强,钱还不一定能治百病。所以,她就每天早晨五点起来去炼功点炼功。炼功一月后,母亲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更奇怪的是她走路踮了五十多年的左脚,神奇般的不踮了,走路也正常了。大家见到她后,都觉得法轮功好,于是她乡下的两个女儿、老伴、亲家等等都开始学炼法轮功,但7•20以后有些人害怕不炼了。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母亲刚炼功两个月后的一天,突然,感到肚子痛,发吐(象《转法轮》中讲的一样),吐出来的东西全是黑色的,每天只是吐,不想吃东西,还吐出两根虫,已经吐了五天了,母亲就想:师父,这样吐别人看见太脏了,要是变成拉就好了。说来也怪,她就这样一想,奇迹就出现了,下午,果然由吐变成了拉肚子,拉出来的东西也全是黑色的,又拉了两天,七天七夜母亲没有吃一点东西,竟然没有一点饿的感觉,只是嘴皮干起壳了,母亲就用矿泉水把嘴皮打湿一下,到了第八天,不拉肚子了。想吃一点米汤,就开始吃一点稀饭。当天我用车把她送到炼功点炼功,不但站着把一小时的动功炼完了,而且打坐一小时一点也不觉得痛。通过炼功学法,一星期内母亲的身体全部恢复,脸色也变好看了,内外风湿痛、坐骨神经痛、胆结石、严重阑尾炎、脑血管病都不治而愈。

儿子炼功之后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小时候还是“瘦猴子”,经炼功后却成了“小胖娃”了。小时候儿子很不诚实,记得有一次上小学一年级的一次语文考试,才考了65分,他怕把试卷给我看,我会教训他,儿子就把错改了,把“×”改成“√”,把65分改成100分。从炼功以后,儿子就没骗过大人了,大家都说他变诚实了,变乖了,他不但在去年(六年级)成都市中小学生电脑录字比赛中获第三名,而且他这次考试数学还是全班第一(现在上初一),他也知道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因为师父要求他做到“真、善、忍”。

国际上尚无医治方法的血管瘤消失了

两个月后,师姐对我说:“小钟,你的缘份那么好,右下肢血管瘤病可能都会好。”她这么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儿子全托在老师家里,我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读大法书,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早上起得早,晚上睡得很晚,已经忙得把这病给忘了。转念一想,这两个月来,我坐着看书到深夜,象往常一样地开车,我抽过血管的地方怎么没发胀呢?脑血管病怎么也没有反应呢?难道我的这些病都好了吗?是炼功!是炼法轮功!!是师父的法轮功把我的病炼好了!!!

我的泪水顺着脸流下来,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是法轮大法让我感受到心清似玉的美好,这才体验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心清似玉

无病了,精神没有压力了,心情变好了,笑口常开了,脸色亮丽了,语气祥和了,我母亲笑着对我说:“要是早炼法轮功就好了,说话也不会那么伤人了。”儿子说:“妈妈的脾气变好了。”朋友开玩笑似地说:“我们以前都觉得你很清高,怎么现在觉得你变了,跟你接触后,觉得你人挺好,没有老板的架子,很平易近人。”我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

这法轮功太美好了,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坚持修炼下去,一定要把他的美好、神奇告诉所有的亲人、朋友,让他们都来炼法轮功!

第三章 洪法

大法传回了家乡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回到大姐家,左邻右舍的乡亲都来看我们,我给他们说明回来教他们炼功时,个个都很乐意,还相互转告此事。第二天上午,我们便到人群集中的马路边的一个坝子里,教他们炼功。当时有20人左右,因当天逢场,围观的人很多,我们就把大法的美好说给他们听,大家都在传说着法轮功好。

回来后,我又迫不及待地把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告诉了姨妈,姨妈也开始修炼了。紧接着我又打电话到北京,把我的血管廇已经痊愈的特大喜讯告诉了部队的高官(已退休)--幺爸,他得知后,也十分感激法轮功,并且也想炼法轮功,我就叫他去找炼功点。过了几天,我又给他打电话,他遗憾地说,他接连找了几天,也没找到炼功点。我说:“你要早上一大早到公园去找,白天都上班去了。”

风雨欲来

过了几天,已到6月底,我又给幺爸打电话,看他联系到炼功点没有。他说:“现在国家已经禁止了,党员和军人不准炼法轮功,还说些对师父不好的话,我看你还是别炼了,既然病都炼好了就行了,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很不容易,国家不准炼就别炼了。”我听后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心里莫名地痛,幺爸是我心目中最有文化、最明事理、最有眼光的人,一般有大的事情我都要征求他的意见,如果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我都会听他的。可这一次,我心里很矛盾,想这事非同小可,一定要自己拿主意,你说不好,可我是亲自实践过的,活生生的现实。你说不好,我刚开始炼功连书都没有,天目就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和《转法轮》书中写的一模一样;你说不好,我的血管瘤病和脑血管病是怎么好的?你可以说你看不见我的病好没好,但我脸上的大面积深度黄褐斑确实没有了,这是人人都能够看得见的,怎么能够别人说不好就不好了呢?不是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吗?经过两天的反复思考,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放弃修炼,但我做不到,因为他太好了!我想继续修炼,又怕来之不易的生意受到牵连。为此,我一次又一次痛心的哭过,最后在乱麻般的思绪中理出个头来:无论如何,我也要坚定修炼。

那段时间,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经常组织大家背《洪吟》中的三首诗:

《助法》:“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
《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
《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大家隐约感受到,一场特大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