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这个晚期胃癌患者


【明慧网2004年7月17日】我60岁了,现在把我的一些情况告诉各位,让这些真实的事例帮助各位辨别是非、真假、善恶、好坏。从1999年7月以来,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无论是谁只要修炼法轮功,就不允许你把亲身受益的情况用任何的方式告诉自己的政府,告诉自己的亲人。谁要真的是实话实说,无论在任何场合,以任何方式说了真话,就会被江××政治流氓集团操控的执法部门说成是犯法,就会被迫害。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这些,所以我目前还不能告诉你我的具体地址和姓名,请理解。

我是95年检查患有晚期胃癌,住院做手术时,医生确诊为晚期,切片化验为恶性,想就那样给缝合。在家人的请求下,医生(医学权威)给做了手术。后来才知道,手术后他对厂领导说:“这个人(我)最多活一年,出现奇迹活一年半,如果不做手术最多活三个月。”这样一来,我和全家人处在极度的悲痛绝望之中。那时我想我的年龄还不大,对老伴和孩子还有没尽完的责任,可是那时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老伴想尽办法给我医治,因为当时我吃的药光单项治疗每月就需一千四、五百元,由于体质极度虚弱,还经常有别的病出现,体重从170斤降到107斤。老伴也患了严重的心脏病,再加上生活方面需要吃一些营养的东西,单在经济方面我们全家已无法负担,到96年吃药都借不到钱,已经无路可走。那绝望啊,无法言表!

97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学炼了法轮功,看了四天录象,我的身体就有明显的变化和感受。有人可能不信,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从此我按大法的要求,从做好人做起,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这里有一个问题要和大家说说,我刚开始修炼时,也不全信,把原先存的药吃了23天,也没有人不让吃药。后来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我的身体逐渐的好了,不吃药了。

老伴亲眼目睹了我的变化,觉得大法太神奇,太好了,也跟着炼,结果老伴的心脏病、胃寒病、眩晕病、半身麻木等多种疾病都好了。两个昔日的老病号不见了,我这个曾经被医院判过死刑的人不但没有死,还很健康的活着,家里专用来装药的抽屉空了。从那时至现在七年多了,我俩再也没吃过一粒药,没花一分钱的药费。当时视为无比重要的大病统筹手册对我们没有多少用处了。七年来,按粗略保守的计算,我俩为国家节约了十五、六万人民币。当然如果按当时的医学科学下的定义,我已死了几年了,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另外,我把我知道的几个炼法轮功的人的情况讲出来,供大家思考。我有两个姐姐,一个七十多岁,一个六十多岁,都是三年的心脏病人,生活不能自理。一个一年至少要住两、三次医院;一个家中要长期备氧气瓶。炼了法轮功后都康复了,七、八年来没花一分钱的药费,还能干家务活了。我还有一个远房的孙媳妇,七十五岁了,原来由于疾病胸骨都变形了,罗锅得很厉害,静脉曲张走路困难;从修炼大法后腰直起来了,背也不驼了,静脉曲张消失了,几年来帮助儿女们干了很多活。全家人都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威力和好处。

我多么想把这一切的变化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受益;告诉自己的政府领导: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哪!在江××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镇压迫害下,我们这五人中年龄最小的都快六十了,就有四人被抓,被抄家,有的被长期关押,有的被强行转化。在洗脑班里,说是每天的生活费最低三十五元,多的五、六十元。吃的标准最高也不过十元钱,我本人这次就被强迫欠下六千元的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