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葫芦岛大法弟子裴金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7日】我叫裴金兰,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以前身体有很多病,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我身上的病全好了。法轮大法不光给了我健康的身体,也教了我“真善忍”的道理,要求我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要求我们做一个好人。

1999年7月20日,江××却开始打压炼法轮功的善良群众。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山海关就被抓回来了,到家后被派出所关在乡政府里,7月23日他们把我的大法书抢走了。事实上,我们当地的派出所所长亲口承认:从1999年4月25日开始,他们就开始跟踪我了,跟踪了我84天,一直到7月20日全国开始镇压法轮功。

1999年10月我再次上访,被送到了葫芦岛驻京办事处。我被当地警察接回后,他们不让我回家,直接把我关在拘留所39天,期间他们总到我家里骚扰,去我家要钱,抢我家的冰箱、电视,我儿媳不让他们拿,他们就要打我儿媳。我儿子不让他们拿电视,他们跟我儿子抢,最后电视掉在地上摔坏了。因为我家的东西他们没抢到,他们就不放我,后来公安局局长让我家人拿1000元钱,才让我回家。我回家后第二天,派出所所长徐得利和村长又到我家要2500元钱,说是去北京接我的钱,到北京接我们的警察在北京吃喝玩乐,然后让我们给掏钱,否则把我送拘留所。我家人后来只好交了2300元钱。

还有一次,没任何理由,刘玉宽和张文毛就把我从家抓到了派出所,刘玉宽什么也不说就打我,到夜里9点多又把我带到了公安局,刘玉宽又拿很粗的棒子打我的头,还有一名学员唐素净也被公安局的人打了。我们一共5个人被关在了拘留所15天。

2000年6月23日,我又被他们骗到了乡政府,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第二天被他们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我和王立敏被非法劳教一年。

以上只是我遭受迫害的点滴事实。

我们只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健康身体,没有任何错,就被他们随便抓、随便判。我不明白,国家还怕好人多吗?后来我明白了,是镇压的人变邪了,所以他害怕正义的人多;是他的心不正,所以他才不敢让老百姓说真话;他们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才不敢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站出来说明真象。希望有良知的人都能认真想一想,究竟谁对谁错。希望善良人都能明辨是非,不要因为仇视佛法给自己的将来种下恶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