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冲不走记忆——记王金钟叔叔(图)


【明慧网2004年7月18日】2004年6月23日晚我浏览明慧网时,忽然看到王金钟在单位被派出所恶警劫持,在看守所遭受各种酷刑,3周后即2004年6月14日被迫害致死。我木然的看着电脑,颤抖地用滑鼠打开了这则消息,那清晰而又熟悉的照片展现眼前,是那个我叫了20多年的叔叔。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已凝固,只有右手在机械地打开,关闭,打开,关闭这个网页,多希望再次打开时不是他。


王金钟,男,48岁,沈阳市和平区人。2004年5月20日,他在单位中山公园遭沈阳铁西区公安分局兴顺派出所恶警劫持,酷刑折磨后送铁西看守所。王金钟于6月13日下午被迫害致死,死后送医大二院,院方诊断:王金钟被送来之前已死亡。

闭上朦胧的泪眼,心幕却慢慢开启,生活中那点点滴滴渗透着王叔叔忠厚、朴实的笑容把我带回那久违的童年。

王叔叔的太太和我的母亲既是同事又亲如姐妹,我们两家距离不到200 米,从我记事起就没有把他们当作外人。孩提时的我以至于“他家”和“我家”并没有感到明显的区别,吃睡在王叔叔家更是我躲避父母惩罚的最佳途径。那时在我眼里,王叔叔的太太──顾阿姨,温柔的性格和我母亲有时对我的“蛮横无礼”似乎是夸张的对比。母亲望子成龙,而我天性贪玩好动,一切可想而知。路灯下哭哭啼啼的我跟在王叔叔后极不情愿蹭回家的一幕,已成了童年回忆中最值得珍藏的永恒。有时,母亲会嗔怪他对我太宠爱,“呵呵,谁让他叫我叔叔呢?”王叔叔总是一边拍着我的头,一边憨憨的笑着回答。我特别喜欢和王叔叔呆在一起,听他粗声粗气的说话,爽朗的笑和体会他魁梧身躯下那颗纯朴的心。

提起他们的女儿小王倩,一向话语不多的王叔叔会变得眉飞色舞,女儿在音乐方面的天赋总使他津津乐道。王叔叔和顾阿姨在培养女儿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刚上小学时,能歌善舞的小王倩就已经成了学校和居民区的小名人。当时,在音乐附中学习声乐的王倩,更是少有的精通声乐、钢琴和舞蹈的尖子生,早已被多家音乐学院相中。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憨厚实干的男主人,美丽温柔的妻子,天资聪慧的女儿,一家人住在宽敞的商品房里,尽享天伦之乐。

1995年,王叔叔一家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我的母亲也走進了大法。在母亲身体发生巨变的同时,我也惊奇的感受到了王叔叔身上一点一滴的变化。周末去他们家吃饭时,忽然发现从不下厨的叔叔在帮阿姨切肉;丰盛的晚宴中破天荒第一次少了王叔叔每餐必备的汾酒,小王倩会悄悄告诉我,他的爸爸从开始修炼后就把所有的烟酒都送人了。大门旁边的大扫帚是王家用来义务清扫整栋楼的楼梯的。王家的家境优越,修炼后也开始变得朴素起来,他们把剩下的钱用在了帮助别人、帮助社会上,用在了宣传法轮大法上,当有邻里不和时,他们会劝说大家都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多考虑别人的难处,很多年轻人说话平时脏字不离口,王叔叔以他亲戚的经历作例子,大多数人都戒掉了脏字。王叔叔一家的真诚和善良感染了很多邻居,在他们的带动下,整座楼的居民都变得谦和,而互相关心起来。每天早晨,我的母亲、王叔叔一家和附近的法轮功学员在我家旁边的小公园里炼功,而我则和父亲以及一些朋友在一旁打球、锻练,然后一起买早点有说有笑的回家。至今回想起来,那仍是我最留恋的一段时光。

是非颠倒的99年7.20,当漫天的谎言铺天盖地时,王叔叔和顾阿姨多次上访,向政府部门讲法轮功真象,得到的是非法拘留与罚款。而后他们全家被监视,电话被监听,甚至在敏感时期出入家门都受到限制。不得已,他们将刚上中学的女儿送到姥姥家躲避。2001年初,因为向人们讲法轮功真象,王叔叔被当地警察绑架,后未经任何审理,秘密判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其间遭受电击等各种酷刑折磨。顾阿姨也被当地警方非法通缉,被迫流离失所达2年之久。王叔叔获释后,一次我与他在街上偶遇,亲眼看到他胳膊上、脸上还留有很多被电击后瘀血的痕迹。99年7月到我出国前这4年间,尽管我们两家相距不到200米,但迫于各种压力,我再也没有去过他们家。很多关于王叔叔的消息都是从母亲口里断断续续的得知,但从我母亲遭受的迫害来看(多次被捕,被毒打,多次被抄家),不难想像王家的境况。王叔叔被释放后,单位的领导撤销了他的所有职务,并让他以临时工的身份去扫厕所。憨厚的王叔叔没有任何怨言,他始终相信人们有一天会知道真象,他所遭受的一切终会有一个公正的对待。

2003年,当王叔叔得知我要移民加拿大后,托人送我一套高档西服。在临上飞机前一天,他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因为他目前还在受监视,不能亲自送我了,希望我无论在哪里生活,都不要忘记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多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善良的人永远是最快乐的。

来加一年,当拨开江氏的层层谎言,当重新了解了法轮功后,我最终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把自己的变化告诉王叔叔,他高兴而平和地说:“我和你的阿姨,还有你母亲都知道你一定会得法。你能得法,是你一生中最幸运的事,也是最大的福分。”他还告诉我,我能来到加拿大,能在这得法,一切绝不是偶然,“你是肩负着很大的使命啊,你一定把你们一家在国内所受到的迫害告诉给你身边不明真象的每一个人,要救你的母亲啊,(我的母亲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国当局非法判刑8年)。”我流着泪听完他说的每一个字,感觉多年前那个王叔叔就站在我面前,亲切的拍着我的头,充满祥和,充满关爱。但这远隔万里的匆匆数语,竟是王叔叔留给我的最后回忆。

在我稍稍平静心情后,给王叔叔家去电,接电话的是顾阿姨,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悲痛与愤怒。很长时间,我们无语,我想不出有什么语言能安慰她,想起的却是王叔叔最后告诉我的话:你是肩负着很大的使命啊……要把迫害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又把电话打到了王叔叔生前所在单位和曾参与过迫害他的派出所、看守所。当我语气平和的询问事件的整个经过时,得到的是派出所,看守所工作人员的麻木的搪塞,无理的谩骂,甚至是恶语威胁。王叔叔的单位领导甚至还振振有词地在单位大会上散布谎言,说王因为炼功走火入魔自杀,并不许单位任何职工去看望家属,否则“走着瞧!”很多职工和朋友都知道王叔叔是被看守所的警察迫害死的:“多好的一个人”“但又能如何呢?”电话中分明听出他们的惋惜,无奈及对中国社会的失望。邻居们也大都受到当地街道,派出所的威胁和谎言蒙蔽。

放下电话,心中的悲痛难以言表。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迫害死了,更可悲的是,弥天的谎言却仍在吞噬着身边人可贵的良知,王叔叔的家人在承受失去亲人的炙痛中,还要遭受如此不公的诽谤。难道真的要让一个无辜的亡灵死不瞑目吗?在这场直面每个人良知的迫害中,人们的沉默与漠视难道不是对民族和社会的犯罪吗?历史将记下这一切,然而我们每一个人,每一颗心,将如何在这浩瀚的历史中定位自己呢?

遥望星空,分不出哪颗是还在狱中每天遭受着神经药物迫害的母亲,哪颗是因为要做一个好人却被迫害致死的王叔叔,我一定要把真象告诉身边每一个人,告诉还在被江氏谎言蒙蔽的华人同胞,我的叔叔想做个好人却被迫害致死,我的母亲只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判刑8年,遭受神经药物迫害。而我家,王叔叔家,只是全国数以百万遭受迫害家庭的沧海一粟。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拥有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中,在有近1亿修炼法轮功的人群中,有多少善良的人在这场罪恶的浩劫中,经历着生死离别,家破人亡啊!

谨以此文告慰王叔叔在天之灵,也藉以安慰失去亲人的顾阿姨和王倩小妹。泪水或许可以冲走失去亲人的痛苦,却洗不掉我们内心深处对亲人点点滴滴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