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王恩慧因做好人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8日】我叫王恩慧,是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榆树沟乡大法学员。1999年7.20以后,因我坚持修炼,榆树沟派出所、单位领导及乡政府干部等多次对我進行骚扰。7月25日,他们到我家搜书及师父法像,后来又将我的身份证缴去。

2000年3月8日,我乘火车去北京上访,到唐山因无身份证被赶下车,后在廊坊亲戚处准备回家时,单位领导一行四人非要到廊坊带我回来,往返费用将近1500元,回来后都扣了我的工资。回来后因我坚持修炼,派出所就将我非法拘留15天,释放后他们经常骚扰我,并轮班监视我,同年9月25日将我非法拘留。

出来后,我于11月7日又乘火车去北京上访。到北京天安门时天刚亮,正赶上升国旗,在国旗升到最顶端时,我在人群中喊了一声“法轮大法是宇宙真理!”后被几个警察连打带推抓上警车,连同几位同修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被拉到松原驻京办事处,接着被送到扶余拘留所。在北京期间他们大吃大喝,四处游玩,照相的费用等都让法轮功学员给出。他们又从我亲属处骗去近千元,并扬言不给钱就不让我出去。在11月15日我从扶余看守所跑出来辗转到一同修处,并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踏上了進京的路。

11月27日我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再次被抓,并扣押在石景山派出所。12月25日我从办事处出来,在北京郊区辗转到12月31日,我又去了天安门,被那里的军人查问后因没有身份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后被他们押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残酷的折磨与打骂。恶警还用污言秽语骂大法,还破坏师父法像。

2001年1月21日,我被榆树沟派出所师某某从看守所带到办事处,当时三家子同修吴凤友也在,我们一同被押回扶余,师某对我打骂了一路,在扶余看守所后的70多天里,恶警指使犯人用各种手段对我及其他大法学员進行毫无人性的折磨。

2001年4月2日我们7、8位大法学员被送往九台劳教一年。在车上姓谢的恶警(九台劳教所教育队队长)让我们喊与大法决裂之类的话,我们不说,他就打我们。在劳教所期间,恶警指使恶人经常打骂大法学员。因多次受到摧残,我的身体非常瘦弱,加上旧疾(小时候得的像骨质增生症状及后来的神经末稍炎)腿脚肿痛,走路非常困难。他们却把我送到全劳教所活最累的水田队,恶人经常让我背比别人多的土,比别人多的苗。有时不让我在池埂子上走,而是在稻田里跋涉,因我体弱多病支持不住,失去平衡摔倒在泥水里,象泥人一样。那时也不知道是旧势力安排强加给大法学员的迫害,大法学员应该全盘否定,因此一直忍痛出工。6月1日,我终于悟到不能再听从旧势力的安排坚持出工了,于是去卫生所开病假,开回的药扔掉了,当天我的腿脚就有好转了。

同年九月间,我们曾集体绝食,要求不许打骂体罚大法学员,并要求半天出工半天休息。当时所里使个缓兵之计,基本上答应了条件,后又变回全体出工全天劳动。我们再次绝食,不出工,大法学员又一次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打骂。我被严管了8到10天,11月因拒写假作业,又一次被严管,50天严管使我呕吐,腿肿,麻木,后才被解除严管。

2002年2月2日下午四点多我被超期12天教养一年释放回家。

2002年3月16日下午四、五点钟,扶余公安局刑警队及当地派出所三人到我家,将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晚被送到扶余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三年。3月25日我又被送到九台劳教所。四、五月间在所里有很多大法学员被打伤、打残,其中有一位57岁大法学员被恶警指使的恶人打死。为了抵制邪恶迫害,我于4月20日开始绝食,恶警在灌食期间对我仍進行迫害。5月末,因我长时间绝食,恶人灌食将我的食管碰破,特别难受。6月的一天,他们送我去结核病院检查,结果是陈旧性结核病,复发性胸膜炎。不久他们通知家属办所外就医,后因扶余县610及派出所拒收。所以一拖再拖。7月20日我被送到后勤病号室,9月4日被弄到卫生所强行打针。9月20日在六天没吃没喝身体极度瘦弱,就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他们才通知家属将我接回。

2002年12月,我去乡政府办理最低生活费的事,他们一拖再拖。后经我爱人多次去找,2003年才给了500元,还差三个月没给。至今仍不给发。

2003年11月4日,我再次被非法绑架至扶余县教育局,参加610办公室的所谓的洗脑班,当时要开十六大(11月10日)。因我吐血,他们将我送回,其余5人也相继被放回。

2004年2月19日,我去派出所要回身份证,新所长说上边不让给。至今身份证仍未回到我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