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的经历:幸遇大法洪传时


【明慧网2004年7月19日】我于1972年出生在五莲县东南山区,少时的我体弱多病,家境贫寒,闭塞的山村周而复始的生活,使我很想知道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上初中时,我独身在十几里外的学校里生活,视野开阔了很多,对于人生也有了诸多的感触,觉得人活着很苦很累。13岁那年写了一篇作文《人为什么活着》,只记得把当时想说的话写了上去,意思是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人生的目标是什么?辛辛苦苦一辈子到最后只是灰飞烟灭吗?谁知阴差阳错被校长发现了,校长把我和父亲叫了去,给我定性为“资本主义自由论,本质是在反党、反革命”。警告我要是在‘文化大革命’要拉出去批斗、游街的。小小年纪不务正业,仇视社会,这样的学生学校教育不了。叫父亲领回去严加管教。父亲说:白养了我这个女儿,气得要打死我,逼我向学校道歉,哀求学校把我留校察看。老师同学把我当异类看待,年幼的我不能为自己辩解什么,巨大的压力让我无处容身,学习也一落千丈。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我不适于生活在这个世界,为人处事一塌糊涂,明明看着很好的事,到了我这里结果赚个倒霉。对于生活的不公只有含泪忍受。多少次我含泪问天,我活着怎么这么苦这么累,浩瀚的宇宙,地球只是一粒尘埃,那我又算什么?若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主宰就是为了人世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我宁愿放弃,因为世上的事不值得我为之奋斗。

面对人生,我是如此的无奈和脆弱,日日夜夜捧着一颗破碎的心无处安放……。心灵的创伤与压抑,使身体的状况渐渐的下降,失眠、头痛、肠胃不好,腰间盘脱出、肩周炎……最后不能上班了,只好回家静养,身体象崩溃的机器。心想得个绝病更好,自己病死了比自杀强,别人不会说什么。

1998年4月的一天,哥哥回家告诉我说:“你知道《西游记》里的如来佛吗?有一位叫李洪志的师父 ,讲天上的佛多得数不过来。这位师父什么都知道。”我一听“佛”就来了精神,我骨子里相信神佛的存在,只是不敢说出来。到了晚上,父亲把我领到辅导员家,辅导员热情的教我盘腿。我一下子就双盘上了,接着教我抱轮。等到人齐了,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一会睡着了,可师父讲什么我都听见了,听完讲法我也睡醒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回家的路上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大早上醒来,我便抱轮给母亲看,只觉得全身上下有数不清的轮子在转,手指缝里、眼睛、腰部热乎乎的,痒痒的,我觉得好奇怪,赶紧跑去问辅导员。辅导员高兴的对我说:你真有福份,师父给你“法轮”了。我似懂非懂,辅导员给我讲了许多法理。我看着师父的照片,觉得那么熟悉,象在哪里见过一样,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只觉得有很多话要对师父说。当天我一边流泪一边学法,看完一讲,我就明白了自己活着的目地是什么。我的身体完全没有了病痛的感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自己在一片绿色的一望无际的果园里,我穿着黄色的衣服正在玩耍,突然看见从西北边的云霄中垂下一部天梯,我赶紧跑过去抓住天梯开始攀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