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大法弟子王秀媛生前在龙山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9日】王秀媛,女 ,52岁,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大法弟子,在被关押于龙山劳教所期间被折磨得生命垂危,被释放一周后于2004年4月27日离开人世。

得法前王秀媛是一个文静、身体瘦弱的人,自幼体弱多病。在中年时,腹部和腰部象有冰坨压在上面一样,疼痛难忍,每天在床上捶背,到医院花很多钱也无济于事,感冒发烧更是家常便饭,一烧就是十多天,那时的她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面黄肌瘦,身体日渐衰老。生活的艰辛与疾病的痛苦使她感到仿佛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有幸的是1997年春王秀媛喜得大法,她如枯木逢春一样,身心变化巨大,心情豁然开朗,从此全身心投入精進实修当中,集体学法、炼功风雨不误,在家里她也认真静心学法、炼功至深夜。身体得到了净化,病症不翼而飞,人从此精神起来了,满面红光,象变了个人一样。她常说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在心性上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精進实修,从不松懈。

由于她身心受益于大法,便想要更多的有缘人得法,受益,她主动自觉参加本地区弘法活动,去各区、各公园,无论多远都是步行,而且不觉得累,感到一身轻,走路生风。

4.25她進京上访,回来后又向当地政府、电台、电视台、报社等用各种和平理性的方式弘法,阐述法轮功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

19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集团开始用铺天盖地的谎言造谣,诬陷法轮大法,诽谤师尊,蒙蔽世人。1999年10月王秀媛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進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并讲自己身心受益情况。只因说真话,被北京公安关進笼子里睡在水泥地上,没有被褥。被押回沈阳后非法关押在沈阳方家栏看守所十五天,从看守所出来又被送進洗脑班。她堂堂正正讲真象无论在修炼路上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坚信大法,她用正念闯出魔窟。汇入正法洪流中,坦坦荡荡用纯净的心发真象传单,每逢遇到有缘人从不错过机缘,告诉他们电视媒体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谎言和诬陷,并给他们讲大法和美好。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氏独裁政权及帮凶对大法弟子王秀媛的迫害就没有停止过,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赵洪涛、区公安分局教导员、区政法委、正阳派出所、正阳街道办事处,多次上门骚扰、抄家,让写保证书。因她拒不写,恶徒多次到家抓人,其中几次开着110警车到家抓人。在师父的保护下,她正念走脱,有惊无险。被迫流离失所后,为了让参与迫害的人明白真象,王秀媛给区公安分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政法科写信,讲法轮大法的美好,阐述民众炼功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诚心奉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大法,不要迫害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有的人看信后说:“写的真有水平。”

在2001年秋,王秀媛回到家中。由于犹大的出卖,2002年4月19日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的赵洪涛派人蹲坑绑架了大法弟子王秀媛。当时王秀媛的丈夫下楼买东西,被恶警用手铐子扣在楼梯栏杆上,恶警从他兜里掏出钥匙开门,不由分说把她从七楼连拖带拽强行绑架,她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熟人、围观的人都说:这人多好啊,警察怎么抓起好人来了。被抓到正阳派出所后,4月20日被送到沈阳看守所。根据王秀媛的情况,看守所不收,区公安分局、政法委、正阳派出所用了三个多小时在看守所研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逃跑八个月,非法判劳教两年,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

在这两年期间,她受到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灭绝人性的摧残。龙山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王秀媛在一大队期间曾经一个星期整夜不让睡觉,加体罚逼迫转化。因她坚信大法,不背叛师尊、不向邪恶妥协,不被犹大言行迷惑,被转入二大队加重迫害,半个月的时间里,只有每天后半夜两点至四点睡两个小时,平时无论吃饭睡觉上便所等,一切活动都被严管包夹,不允许与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让睡觉的同时,强制超负荷劳动,每天干活十六——十八个小时,并逼迫其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写诽谤大法的材料等。恶警王静慧、唐玉宝等经常把王秀媛和坚定的大法弟子叫到队长办公室進行迫害,轻者训斥、谩骂、体罚、大打出手,重者用电棍酷刑折磨。

2002年7月的一天,恶警唐玉宝把王秀媛叫到办公室,十多个犹大围着她,逼迫她写保证书,她坚决不配合,坚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恶警唐玉宝气急败坏的一脚踹在她的前胸上,她被踹出三、四米远倒下,她坚强的站了起来,恶警唐玉宝接着又一掌把她打个满脸花,血从鼻子、眼角处流出,造成眼睛看不清东西、牙齿松动。灭绝人性的唐玉宝又狠狠的踹了第二脚,王秀媛再次摔倒,头部重重的撞在暖气上,头上立刻撞开一个大口子,顺着头发往下淌血,身上粘满了鲜血。就这样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治疗,还继续体罚折磨,在身体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又被强迫高强度劳动。被打后视力越来越不好,几乎看不清东西,胸部内伤严重,经常疼痛,而且那段时间邪恶不敢让家属接见。

2004年春节前夕,由于长期关押,并不断受到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近害,王秀媛的身体更加虚弱,胸部内伤恶化,食道狭窄吞咽困难,心肌缺血。她为制止邪恶的疯狂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邪恶安排,要求无条件释放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于2004年2月绝食。灭绝人性的恶警王静慧、唐玉宝、恶医李五一不顾她的合法要求,更不顾她的生命安危,在食道狭窄不能正常吞咽食物的情况下,每天强行野蛮灌食,(灌的是浓盐水)灌食实际上就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之一。很粗的管子从鼻孔插入胃部,十分痛苦。胃与食道被粗管子插破,管中带血,甚至窒息。有一次竟给她灌了两个多小时也没灌進去。恶医李五一恶狠狠的打她嘴巴子,脸被打成了青紫色,牙被打掉一颗,灌食手段极其残忍。

因迫害加剧,王秀媛心脏、血压均出现异常。就在生命垂危时恶警王静慧继续威胁她说:“准备给你加期,如果你吃东西,就不送你到辽宁省监狱总医院。你这么老实的人,到那里还不给你钳得死。”一语道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无论哪个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都是极其残忍恶毒的。

3月份的一天,王秀媛突然血压、心脏异常,龙山教养院推卸责任,把她送往辽宁省监狱总医院。3月末,人已说不出话来,生命奄奄一息。医院给龙山教养院挂电话,王静慧去了之后,院方说:人不行了,她便给唐玉宝打电话,恶警唐玉宝不但不放人还叫嚣:“给她用手铐子扣在床上继续打针,不能让她死在这里”,并索取家属治疗费3千元。在家属强烈要求下,4月19日才被释放,一周后含冤离世。这期间王秀媛在狱中共持续绝食69天。

师父教导我们:“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大法弟子王秀媛被关押期间,在残酷的迫害下,不忘师尊教诲,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多次写文章给龙山教养院各部门,反对迫害,制止邪恶,多次奉劝恶警们弃恶从善,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

王秀媛在身体被迫害到极度虚弱期间,还曾面带笑容说:“我是最幸福的人,能有幸得大法,有一位用人的语言无法言表的最伟大的师父,还有全世界大法弟子支持,感到由衷的欣慰和无限的自豪。并沉浸在幸福之中。”

事实证明,邪恶无论用什么手段也无法动摇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坚定不移的心。她以文弱的身躯、金刚的意志令邪恶胆寒。体现出大法弟子在痛苦的魔难中无私无我的大觉者的威德。

大法弟子王秀媛只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做个道德高尚的人,被非法劳教,遭受残酷迫害,含冤离世。但在中国大陆对大法弟子的暴行及虐杀还没有停止。到目前为止法轮功学员至少有966人经核实被迫害致死,有6000人被非法判刑,超过10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名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被迫失业失学,离婚、流离失所,有的受到经济上的敲诈勒索,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诉。

希望全世界所有正义之士都来制止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好人的迫害,汇集一切正义力量,将江首恶和一切死心塌地的追随它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