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中方县锦溪乡几位农民大法学员的遭遇 【明慧网】

湖南怀化中方县锦溪乡几位农民大法学员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7月2日】自1999年7.20江氏集团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地处湘西山区的怀化中方县锦溪乡不法官吏们紧随其后,采取抄家、劫财、罚款、监控、非法绑架、关押、办学习班、毒打、抓送拘留所、收容所、看守所、送劳教等种种非法手段,对这里善良纯朴的农民大法学员们進行迫害。仅1999年到2001年不法官吏就将3人非法劳教,30余人次非法拘留关押,所有大法学员遭抄家缴书,大部分还被多次抄家劫财。综其主要犯罪事实如下:

1999年7月22日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等到各村对大法学员普遍实行抄家,抄走大量的大法书籍,其后又在多次抄家劫财中搜走大量的大法书籍资料等无价之宝。从此时起,乡政府不法官吏剥夺大法学员炼功的自由权利,并宣布:一律不许再炼功、学法,若炼功就抓到拘留所坐牢,并对大法学员实行监控严管:乡政府不法官吏经常到各村巡视查看,有时白天,有时凌晨,有时深夜。这年9月份一天的清晨4点多钟,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杨卫平等开车到山丰坡村巡视查看,见大法学员在集体炼功,闯進炼功点,将杨秀英、杨喜松、杨爱金、杨满生等大法学员抓到区公所审问。说:谁不炼,就回家去,要炼就送到县里关起来。因谁也不愿意放弃修炼,这4名大法学员被区公所谭金荣送县610,再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从此杨爱金经修大法而已痊愈了的癫痫病因受刺激而复发。

9月的又一天,乡政府杨司清,杨卫平与山丰村村长杨绍满找到该村大法学员杨云生、杨秀英,要其在所谓的“条约”(内容大意是:法轮功练习者每星期到村里报到一次)上签字,遭到大法学员的拒绝。只因坚持修炼大法,11月份的一天,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杨卫平等十几人,无故两次将大法学员杨云生、杨秀英、杨喜松、杨修起抓到县公安局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拘留期间每人被索取伙食费90元。到期后,乡政府杨司清、黄松生又将这4名大法学员转送到收容所关押了一天。再接回乡政府说是办学习班,实际是将他们关在一间没有床,只有几张木凳的房间里,锁上大门,派人轮流看守,不能睡觉,不许炼功,不许学法,逼迫他们写不修炼的保证。由于4 人坚决不配合,在这里又被非法关押了22天。杨云生,杨秀英夫妇还被勒索所谓的生活费160元。

2000年3月份,县、区、乡三级派县李仁安(政法)、刘小平(公安),区公所谭金荣,乡政府谢玉友、危善祥等人来到山丰坡村抓法轮功学员,将杨满、杨爱金生等5人抓送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5月乡政府杨司清、陈克正、谢玉友等一伙,到山丰坡村抄大法学员的家,抄走家具、机械、耕牛等。仅杨春希家就被抄去的耕牛两条,价值1800余元,电视机一部,价420元,收录机两部,价值370元,共计2590元。

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好处的。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大法学员,深知大法好。大法遭诽谤,大法学员无端遭迫害,在在家炼功学法不得安宁的情况下,这群善良纯朴的农民大法学员相信中央政府会讲道理,就自然而然的三三俩俩的相邀去北京上访、护法。第一次去北京上访是在1999年11月份,该乡杨春希、杨美秀、杨爱金、杨满生、丁香连与本县其它乡村共10名大法学员一同進京上访,想向人民政府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镇压法轮功错了。可是,刚到天安门,一说是炼法轮功的,无二话可说,立即被抓送到早已准备好的地点关押。紧接着就被县公安局肖龙才,乡政府杨司清从北京铐押回县拘留所关押15天(被肖龙才搜去《转法轮》宝书一本)。杨春希、杨美秀、杨爱金、杨满生、丁香连5人还被杨司清接回乡政府继续关押了10天。逼迫每人交生活费70元。并实行非法抄家,抄走杨满生、丁香连电视机、缝纫机、收录机、电扇各一台,沙发床一张,合计价值1650元。

2000年3月,杨云生、丁香连为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遭北京公安殴打。由县610张杰与乡政府杨司清从京押回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杨司清以他進京为由,在工头手上将其在本乡中心村打工的工资扣取100元。因大法学员没有听乡政府的“警告”,仍坚持集体炼功。4月12日,正值谷种下田的农忙时机,乡政府杨司清、懂仁辉、谢玉友、杨卫平等人又将杨云生、杨秀英、杨满生、丁香连、扬美秀、杨爱金等抓去办学习班,关在乡政府办公室(没有床,只有几张木板凳)由乡干部轮流看守。6名大法学员绝食抗议3天3夜才获放出。由于遭乡政府的不断干扰与迫害,5月13日,杨秀英進京上访被北京公安抓押在某办事处,由县610李仁安押回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被转送到县收容所关押,其间杨秀英受尽折磨。在收容所,管教发现她炼功,将她关禁闭、中午拖到水泥地面长时间曝晒。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杨卫平、陈克飞等十几人到杨秀英家抄家,她家电视机、缝纫机、录音机等值钱的东西全被搬走,价值800余元。杨秀英出来时,还被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强行索取所谓的生活费500元。

2000年6月,杨美秀与杨满生再次去北京护法被抓,被县610杨长拘、新路河袁书记接回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接着又被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押往县收容所关押25天。他们各自的家人还都被勒索现金500元,杨司清还收了杨美秀儿子的50元“外快”。当月,丁香连第三次進京上访,被县李仁安等人用铐子铐往县拘留所拘留15天后,被乡政府杨司清,谢玉友接着押送县收容所7天,又被县610肖龙才,乡政府谢玉友押往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回收容所关押68天,并于2000年10月18日被送進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丁香连受尽了各种折磨:关禁闭、吊铐、电棍电全身敏感部位、罚站、强行灌食等。如2000年年底到2001年春节前后,丁香连因坚持炼功、学法,被关禁闭一个多星期。正月间,她因坚持炼功学法,被特警队将其双手反铐着吊在床架或窗户上,动弹不得。还被连续罚站3个通宵,不许睡觉,不许闭眼,要求保持立正姿势不许移动。2001年2-4月份,丁香连等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释放所有在押大法学员,遭野蛮灌食。3月份,丁香连等因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拒绝戴劳教牌子,被男特警用电棍电全身敏感部位。

2000年6月7日,乡政府谢玉友、杨司清等5人来到山丰坡村抓杨爱金,杨爱金抵制非法抓押,被谢玉友等将他按倒在地,拖着走。群众看不过去,出面制止。有群众问:你们这样整他,整死了怎么办?谢玉友说:整死了我负责。群众被激怒与其吵起来了,他们才放下杨爱金走了。但第二天,这伙人又开着拖拉机将杨爱金与杨春希抓去乡政府非法关押了25天,并榨取他们所谓的伙食费146.7元。2000年11月,乡政府杨司清带了一群社会上的“烂崽”“打手”来抓法轮功学员。烂崽、打手们6人一齐出手,将杨爱金打倒在地,鲜血直流。该村组组长杨修成、杨要生及时赶到制止,大法学员才免遭更大的伤害。这次杨爱金因被打伤去不了乡政府,但杨美秀、杨春希被这伙人用拖拉机拉到乡政府关押了11天,被逼着写不去北京的保证。

2000年农历7月6日,杨云生進京正法,途中被县610肖龙才劫回,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转送到县收容所关押3个多月。因他在邪恶迫害下坚定修炼不动摇,10月18日被非法送长沙劳教1年。

2001年2月11日,杨美秀回娘家给去世的老兄长扫墓也被乡政府危善祥、区公所杨司柏追踪抓到乡政府关押一小砖屋里,将门窗关严(门窗外加小木板钉严,说是怕老太婆第三次進京)。屋内只放一张单人沙发与一盆炭火。11日下午5点关進去,12日早晨8点开饭时才去开门,整晚被禁闭在小屋内“烤火”的杨爱金煤气中毒,险些送命。开门者见杨美秀盘坐在地上没动静,吓得大叫了一声。这一叫,杨美秀醒过来了,歪歪倒倒的急忙爬起来去上厕所,经过厨房时,有人发现她后背的裤子被烧掉了一大块。据她自己说,开门前一个小时自己还醒过来一次,但手脚动不了,全身发硬,只是头脑还清醒,记着自己是炼功人,不会有事。听到开门人的大叫声,才明白过来。只见自己盘坐在地上,只是火盘被推开了些,自己也不知身上什么时候着的火,又是怎么熄灭的。可乡政府干部却造谣说,杨美秀被关在小屋内还要炼功,炼功入迷了才不小心着了火,谎称是乡干部帮忙扑灭的。

2001年阴历8月23日,杨秀英、杨美秀、杨爱金等人到洪江市湾溪乡一带讲真象、贴真象传单,被一不明真象的农民举报。湾溪乡政府派人将她们抓到乡政府门口中学操坪,十几个年轻人将杨秀英、杨美秀一阵拳打脚踢,打了一个多小时后,又将她2人铐上手铐吊在篮球架上,打了吊,吊了打,打得2人几乎不省人事了,才将他们3人送往洪江市安江看守所关押。杨爱金、杨美秀关押27天后,被家人托关系花钱“赎回”。杨秀英被关押4个多月后于当年12月被非法送株洲白马垅劳教1年半。在劳教所超强高压逼迫下,一位曾努力做个好人的人被逼放弃了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