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明姐、慧姐说明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7月21日】我和明姐、慧姐在一起切磋交流,觉得在省城资料做得比较普遍,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有的楼道重复做,随处都会捡到。针对这种现象,我们决定走出省城,到偏远的地区去做,救度那里的众生。

一、慧姐娘家小镇

慧姐娘家住在一个小镇,她对那里的地理环境了如指掌。第二天下午,我们三个人分别带上不干胶、真象资料和少量的条幅出发了。首先到了慧姐二婶家,说明来意。午夜12点钟我们在师父加持下,发完正念,背着资料出发了。外面静极了,只有满天星星眨着眼睛,看着我们做最神圣的事情。开始还真有点怕,很慌,不停的发正念。远处偶而有拖拉机经过,我们就蹲下来,等拖拉机走远了我们继续做,一条街一条街的做,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做;平房做完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手里的资料不多了,我们又進入了楼群,在楼道里做。带来的资料全部做完了,这时天已亮了。正象师尊说的那样“目地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象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事后我们认真总结了经验教训,资料和条幅都带少了。下次准备到慧姐的弟弟家铁道北去,救度那里的众生。

二、法院家属楼

一周后,由于情况突变我没去成,明姐和慧姐带了比上次多一倍的资料,还带了许多条幅和光碟。慧姐的一个弟弟在法院工作,住法院家属楼,受慧姐的影响,他很同情大法,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慧姐对她三弟说:“我往你们法院大门上挂个条幅怎么样?”他说:“这个我不管,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天渐渐黑了。她们开始行动了。首先在法院大门上挂了两个条幅,还贴了许多不干胶,放了两份真象资料。她俩又在街道两旁从里往外挂满了条幅,每个路灯柱子都贴上了不干胶,做完一条街回头一看,哇!太美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条幅向我们招手,真象不干胶向我们点头,路灯向我们微笑。

把这个家属楼的每一条街道都做完了之后,我们又進入楼道挨家挨户的送真象资料,楼层多高也送,不落一户。从家属楼出来后,接着往西做到镇边,再往北,由北往东,由东往南,最后到车站,覆盖了小镇的铁道北,几乎做遍了每个角落,树上、电线上挂满了条幅,电线杆上、院墙上、揭示板上贴满了不干胶。

天快亮时,所有资料全部发放完毕,过来一辆开往省城的头班车,明姐安全返回,慧姐去二婶家探亲。

慧姐刚到二婶家,远处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一辆接一辆,所有派出所、公安、警察全部出洞,封锁各个交通要道,警察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警车嗷嗷乱跑乱叫,居委会也在查自己管辖区的陌生人,所谓要抓“法轮功”,它们一连折腾了好几天。

三、昨晚来了车法轮功

经过一段时间学法、交流、发正念之后,我和慧姐商定,去救度我娘家那里的众生。那里的乡亲们被邪恶谎言毒害得很深,许多人根本不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部分人抵触大法,有个别人还非常邪恶。整个村分九个生产队,七个自然屯,分布零散,从一队到九队得走2个小时,我母亲住一队前趟街位置,我有一个朋友家住三队,东头后趟街。事先和我母亲打招呼凌晨四点左右我要回家,请给我留门。

一切准备就绪,乘末班车来到我的朋友家。下车时太阳快要下山了。晚上10点左右,我们先发正念,然后从东边往北做,遇到电线和树我们就挂条幅,遇到线杆就贴不干胶,遇到住家就发传单。夏夜,静悄悄,清凉凉的,劳累一天的乡亲们早已睡熟。我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两条腿格外轻松,心情格外舒畅。

做完三队、四队、八队,沿着马车道往五、六队和一所小学走去,不远处有摩托车过来了,我们马上蹲在路边的青纱帐里,等车过完我们又继续赶路。然后返回到三队西部,往西南做。出了三队,我们来到公路上,公路上有个吊桥,上面跑火车,高高的吊桥正是挂条幅的好地方,可是不知怎么的,今晚车特别多,不时有警车响着笛呼啸而过。我们观察一下地形,拨开杂草,绕过水沟,明姐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我在下面发正念。

汽车还在往来穿梭,警车依旧鸣笛狂奔。借着汽车的灯光,我看见明姐动作敏捷的先在左边挂上了两个条幅,又到右边挂上了两个条幅,这时火车来了,我不停的发正念。火车过去了,这时明姐从公路对面的路上下来了。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现在是午夜12点,还剩两屯子没做,还得抓紧。往西走约50米处有一家“修车补胎”院中有一个电线杆子,上面的灯通亮,我俩喜出望外,对着电线杆子贴了起来。这时远处隐约传来鞭炮声,接着一个大男人从屋里走出来,直奔电线杆子而来。看样子他一直没睡,可能透过窗户在看我们,明姐表示目标暴露了,要赶紧离开这里。我说:“十分钟之内不会有事,公路边全是水沟没有岔道,只有向前快走15分钟,才有一条往北去的马车道。”

一刻钟后我们来到了岔道,休息片刻后,向二队走去,我们挂上了最后两个条幅,撒完所有的传单,只剩下不干胶了。我们又沿着一条小毛毛道,返回到一队我母亲住的屯子。此时已是3点一刻,先从后趟街往前做,半小时后到了我母亲家。

早上我们睡得正香,父亲把我叫醒说:“赶快走吧,外头都炒翻锅了,昨晚来了车法轮功”。一周后我又回家,一進家门,妈就冲着我说:“你咋这么大胆呀,还敢回来,听人家说呀,申奥那天晚上咱村来“法轮功”了,有一汽车人,个个……,还到小卖店买东西了呢,有人都看见了!”我又笑了。

打那以后,整个乡都传遍了。人们纷纷议论,“这法轮功越抓越多、越打越勇、越来越神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