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监狱黑幕


【明慧网2004年7月24日】为了说明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挂了“真、善、忍”条幅,被恶警发现,遭到一顿毒打后,被无辜判了三年徒刑,分到了凌源监狱。

2002年正月狱政科科长王宏博就分派我到菜窖里干活。我想不通:我们都在做好人,我挂了“真、善、忍”条幅究竟犯了什么罪?当被冤枉时就没有说话的权利吗?我没按他的分派干活。结果我被强行带到了菜窖里面。我正准备上来时,被一个瘦弱的干警拦住了,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没有罪,我不干活。”这个警察不容分说抡起拳头照我的两腮打了起来,嘴里全都打破了,整个脸都肿了起来。打了一会儿,恶警可能手打疼了,就抡起了竹子做的扫帚,用扫帚把我从头打到下,打了几个来回,我的头被打出了血,血都淌到了衣服上,恶警这才住手离去。事后得知,打我的人叫唐小学,是管生活的干警,是这里第一大狠人。

过了几天,把我分下了大队,生产七大队。大队长张际勇,40多岁,横眉立目,板着脸,腆着肚子,一瞅就不是好人。到了七大队,张际勇就派犯人赵传国、郑军寸步不离看着我,上厕所都跟着。我心里特别难受,就不干活了,被张际勇找到了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干活,我说:“他们寸步不离看着,我心难受。”这时他就吩咐中队长王维佳取来两根电棍,又用捧子(私自做的戒具,用钢筋做成。带后半天就肿,手不过血,甚至残废),把我背捧儿(胳膊扭向背后,戴上捧子)起来。叫来两个犯人按住我的胳膊,开始用电棍电。也不知是多大的电流,直感觉脊椎骨象抻开错位一样,电一下错位一下,电了足有一小时,又背捧儿了三天。

过了没多长时间,一天劳改分局下来一份单子,其中有一条问:“你认为干警执法是否公正?”让填在单上,我就写下了:“有的干警还行,有的就不公正。”他们又给我叫到了办公室,问:“为啥这样写,你说我们哪儿不公正?”我就讲:“1、警察不允许打骂、体罚、污辱、服刑人员人格。2、服刑人员不越狱逃跑,或不对干警造成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是不允许使用刑具的。”我又举了上次用电棍电我的例子,问他我究竟犯了哪一条,并说,你可以打开狱务公开手册看一看,正象我所说。结果他无话可说,就来了一句:“我就认为你给我们造成了危险,你这样写我们怎么工作,我看你有点不老实。”就拿起了电棍,又开始电我,一看不好使,又取一根大电棍。我当时一动没动,一声没吭,直到没电为止。

这就是凌源一监狱。在哪里没有人敢说公道话,真心话,都怕挨打,怕说了真话遭报复。所以在那封锁消息是绝对严密的,就算打死人,也不会有人敢说出去。我只是遭受迫害的修炼“真、善、忍”的广大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着迫害。今天揭露出来,就是让他们停止这种违反人权的行为,不要再犯罪。如果不说,他们会为所欲为,在阴暗的角落里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同时真心希望善良的世人明白法轮功真象,不再被江氏一伙人的谎言欺骗。

以下为需上恶人榜的恶人名单
凌源一监恶人榜:(部分)
狱政科三个科长:王宏博(音),43岁左右;李志民(音),40岁左右,原六监大队长;孟繁智(音)42岁左右。
狱政科干事:唐晓学,42岁左右;乔干事,37岁左右;郑干事,36岁左右(名不祥)
一监区大队长:张际勇(音),45岁左右,原七监区大队长
凌源一监狱地址:凌源汽车发动机场
邮编:1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