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的大足县7.20


【明慧网2004年7月24日】2004年的7月19日,天刚亮,火红的太阳就挂在了天边,虽未到中午,人们就已经感到了热气袭人,“又是一个炎热天”,人们无可奈何的说。

可刚过中午,天空不知从哪儿突然钻出几团黑云,越积越多,人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天一下子就黑下来了。紧接着几个闷雷骤然响起,惊得树上的鸟儿狂飞不止,地上的鸡四处乱跑,胆小的孩童急忙叫妈妈,甚至有的本能的躲在桌子的下面。

“要下雨了!要下雨了!”人们先还有点高兴,热得不行的人以为终于可以得到一点缓解了。可“天有不测风云”哪,几个闷雷之后,马上又是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来不及关窗子的,大风毫不客气粉碎了无数人家的玻璃。有几户人家更是不幸,狂风折断了屋后的大树,大树击倒了主人的房屋。大足石马镇一家养鸡专业户的房屋不幸被大风吹倒,造成1000多只鸡被当场压死。生活供电也被迫停了,断电持续了一整天。

狂风刚小一点,如注的大雨倾盆而下,从下午4:30分一直下到5:50分。大雨夹着冰雹,无情的袭击了大足县的龙水、石马、拾万等乡镇。这冰雹大的如小石子,小的也有指头那么大,现在正是稻谷扬穗的时间,在这个时候下冰雹,已造成了1600多亩农作物受到了很大灾害。

这几年,每到7.20前后,大足县的天气就有点怪。先是1999年7月24日左右,天也是突然黑下来,白天如黑夜一般,风也是特别的大,呼啸着象妖风一样,雨夹着闷雷响个不停;2001年的7.20,风雨都是特别的大,老百姓说:“有几十年都没看过这么大的风,有的屋顶被风一下子就抬走了。”惊雷还打死了一个小孩,登云、石马、拾万、万古几个乡镇一大片一大片的树子、竹子被暴风折断,有些公路两边的树子倒在公路上致使交通一度中断。有时候到了7.20,天就是热得不行,有些以前常年不干的水田都干涸了并裂出了口子;有时候到了7.20前后,毛毛虫、蝗虫等泛滥成灾,坡上、田地里的草草、树叶、禾苗等被它们一扫而光,人们经常谈“虫”色变。

为什么一到7.20,天气就这么怪?这不得不值得我们深思:大家都知道,在五年前,江氏流氓集团不顾众多善良人士的反对,不顾全国人民的切身利益,以个人意志强奸民意,以个人代中央集体,以身代法,悍然违反宪法发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天怒人怨,给中国人民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哪儿推行江氏的邪恶政策,哪儿就有没完没了的灾难。

善良的广大群众啊,我们真的应该清醒了,不要追随江氏之流诬陷法轮大法,“三尺头上有神灵”啊,莫去求无边之苦;善待大法一念,保你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