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挤时间学法的


【明慧网2004年7月25日】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学法,我把脑筋动在了睡眠上。所以有一天我克服着一阵阵的困意炼起动功,炼第一套、第三套、第四套的时候只是不停的打哈欠,当炼第二套功法的时候开始哗哗的流汗水、鼻涕、眼泪,感觉头上有一座大山压着我,让我直不起腰,身体抖的厉害,胸口特别闷,我只能张开嘴大口的喘气,心里默念着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当我觉得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大山消失了,我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有意念还在那儿。我结束的时候,感觉精神特别好,我想可能让人困倦的物质都随着汗水、鼻涕和眼泪流走了吧。从此我便把睡眠挤走了,多出的时间都用来学法,晚上犯困的时候就炼功。以上是我的一些体会,供广大功友参考,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状态,不能强为,不要影响工作。

我是个内向的人,1998年得法,1999以后就和其他功友失去了联系,所以一直都是一个人炼,不过我从来就没有感到孤独。每当我想起全世界有无数的功友,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温暖的感觉,眼泪就不住的往下流,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每当我心里害怕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念师父的诗“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以上都是我的心里话,请可爱的功友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