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烧伤患者的情况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欺诈


【明慧网2004年7月25日】有一天,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到医院,碰巧见到一个熟识的人,在医院的走廊里溜达。我到近前一看,他的身体上象烟熏过一样,有的地方刚换过皮,他的两只手耷拉着,不能靠近身体。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让汽油烧的。”我故意开玩笑的说:“你为什么不用药布包上呢?你看天安门自焚里烧伤的人都用药布包着。”他笑着,没有做声。

我到医院的病房里,完成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先前见到的那个烧伤的熟识人到我去的那个病房里借火,要吸烟。我详细的问了他被烧伤的情况。他说:“我给单位修理机器,用汽油洗件,洗完件之后,老×(他的一个同事)使用明火给我烧的。”我又问:“使用明火怎么能烧到你呢?”他说:“是汽油的挥发。”我问他,“被烧多长时间了。”他说:“已经十天了。”

我问他,“你被汽油烧了多长时间?”他说:“只有二三秒时的时间。”我很惊讶的问:“仅二三秒钟就烧的这么重?”他又肯定地说:“就二三秒钟。”我看他身上烧的挺厉害,有的地方褪掉一层死皮,露出新的肉皮,手上烧的象带戴套一样。特别是后背烧的更重,烧伤处涂着药,结了大面积的痂了,有的痂与痂之间还往出流血水呢。当时,我就对病房里的人说:“你们看,他烧伤已经十天了,都是这样的,如果用药布把烧伤的地方包上,后果会是什么样的呢?”病房里的人说:“不能那么处理,伤口会化脓的,只能是抹上药,在空气中干着。”我又问:“你们看天安门自焚案中说学法轮功的人去天安门自焚,为什么烧伤后,都用药布包着呢?”病房里的都说:“那是假的!”接着我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案的更多情况。

从我见到这个烧伤的熟识人来看:一个人被烧伤后,不可能用药布包裹着烧伤的部位。另外一点:那个熟识人告诉我说:“当时,我被烧伤后,痛的特别厉害,跪在地上起不来,到医院扎了一针‘杜冷丁’(麻醉药),才缓解了疼痛……”由此可见,王進东被烧的那么厉害,还能稳稳坐在那里,发出那么响亮的声音去喊事先背好的“台词”!是真是假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