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东王村劳教所被剥夺睡眠并备受折磨


【明慧网2004年7月26日】我是2001年11月被非法送往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山东王村劳教所是一所专门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的魔窟,里头编了七个大队(在押人员99%是法轮功学员)。

刚入所我被带進了五大队迫害,恶警韩信克把我们师父的法像从书中撕下来,放在地上。让大法学员用脚踩着不许动,因为我不屈服于邪恶的命令,张××(副大队长)用穿着皮鞋的脚踩着我的脚用力捻,是正念帮我挺了过来。为达到强迫我放弃信仰的目地,恶警通常采用延长奴役劳动时间、一天奴役劳动长达20多个小时的手段;还采用长时间不让大小便,罚站等方式摧残我。我的脚站肿了,恶警也不让换鞋,为此我一直不敢多喝水,不敢吃饱饭,有时只能用水沾沾嘴唇,一天只能吃一个2两重的馒头来维持生命。就是这样有些被洗脑后放弃信仰并助纣为虐的人在恶警们的唆使指挥下,动手揪我的头发,掐脖子,有时我被掐得喘不过来气;有时恶徒用带铜丝的线圈(是强制大法学员们长期奴役劳动的一种活)抽打我的膝盖,将我的膝盖打肿了。恶徒们这种种的邪恶手段并没有使我屈服,又采用长期不让睡觉的毒刑(95%以上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此手段迫害过),劳教所安排几个犹大采用车轮战术,不分昼夜的分批跟我“谈”,以此来摧毁人的意志。我疲困得厉害时,就让我站着,或让用冷水洗脸,或用手搔我的痒,或拽拉等手段来迫害我,就在我神志不清、恍恍惚惚时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转化材料”。使我清醒后十分痛悔自己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跟队长说明我写的所有材料全部作废,我要坚持炼法轮功。

恶徒们气恼之余,又采取不让我睡觉的办法,让我站在队厕所里,一站就是2个月,从脚肿到了膝盖。我又挺了过来,无论脚和腿肿得多厉害,我依然能挺得住。有时因恶心得难受,就用手掐、捏自己的肚皮。又过了两三天,恶徒们决定不让我站了,但是不允许睡觉,白天晚上都不让睡,若看我的犹大谁让我睡一会儿,就惩治这犹大不能睡觉。更可恶的是它们身为女性,竟不让我洗裤头,有次我偷洗裤头后,垫上点卫生纸,便湿乎乎的穿在了身上。我在这不分昼夜的折磨中还被拉出去逼着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听犹大们读邪恶的“转化揭批材料”。

有时恶徒又拉我去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整天用放媒体造谣谎言来对我洗脑,再加上长时间缠线圈(奴役生产的产品)和不让睡觉(有时因不能按时完成奴役生产任务,就由所在班组的人干,有些人撕下伪善的面孔,骂骂咧咧的说什么干完自己的还得干我那一份,说我不讲良心,牵扯她们还得多干活还得轮班看着我,还得少睡觉等,实际上她们值夜班的人可以白天睡半天,而对我本人是绝对不让睡的。)就在我身心不倦不堪的时候,又神志不清的被“转化”了。事隔数日,当我恢复理智后,以书面形式声明:我在强化洗脑不让睡觉的折磨中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和师父的言论全部作废。并已绝食来抵制它们的邪恶转化。

我在绝食的6天6夜里,虽然没让我睡觉,但我非常清醒,念中有师在,坚决不能再让邪恶转化了。反而看管我的人熬倒了三四个,后来每天凌晨2—3点再让我睡觉,而凌晨5点就得起床,这样又持续了2个月,为了抗议这种迫害方式,我再次绝食,在我绝食绝水的第7天以后,它们强行把我拉到卫生室去打了两次针,有2个已转化的人和两个恶警队长摁着,我的身体在这严重的折磨下极度虚脱,他们又强行拉我去监狱医院实施野蛮灌食,其过程是将我的双手铐在铁椅子上,把鼻饲管用力往下插,把我插得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有的同修被插得胃痛,也有被插得喉咙管吐血,还有把胃粘膜插坏的)灌食后,鼻饲管不许拔下来,用一个丝网罩在头上固定,带回所里,再由所里的医护人员姓马的大夫和已转化的人强行往里灌食,因它们给我灌的食太多,导致我胃胀、胃痛,若自己趁看管者不备拔下来,就会被拉去医院重复尝试上述恶行,灌食的费用都得由受迫害者自己承担。因我家中没有寄钱给我,都给我记着帐,什么手续费、食物费、医用费、车费等等,每次少说也得七八十元,多则100元。

到期解教的学员越来越多,于2003年8月15日五大队被分流到其他几个大队,我被编到了一大队進行迫害,我想我到哪里都能证实大法,虽然受尽了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种种摧残,我一直未改变维护大法的正念,一直坚持到走廊里打坐炼功,有时不让在走廊里炼功,就我到办公室去炼,我毫无惧色的到队长办公室炼,奇怪的是无论有什么干扰,只要我一炼功都能定下来,犹大们配合恶警有时把凳子放在我的头上顶着;有时放在我盘坐的腿上;也有时把鞋放在我的胳膊上或手上;还有时把我的腿硬给掀下来或拖下来。但无论出现什么干扰,我都坚持早晨炼功,有时一天炼2—3次。为了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来一大队后线圈我也不给它们缠了,一有机会我就向身边的人讲述大法给我治病、教我做好人的真象,背经文和论语。有次省里来所内检查,我正在打坐炼功,恶警张燕(一大队大队长)奸笑着说:“以前都听话,现在怎么不听话了呢。”其他犹大说我又“犯了病”,就这样搪塞过去了。可过后恶警又让其他犹大逼我将小便尿在自己的脸盆里,还放风说要转捕我,以此来威胁其他学员。我的身心在邪恶的王村劳教所的残酷折磨下度过了两年之久,身体极度虚脱。恶警污言说我“精神不正常”,通知当地公安来接我。可当地公安和我居住的居委会都不来接,最后又通知我的家人接回。就在家人来接我时,恶警张燕强迫我丈夫签什么“担保”。才让我回家。

回家后,我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到了良好状态。以上是我遭受江氏犯罪集团的帮凶王村劳教所的邪恶的迫害事实,希望善良的人们对法轮功有一个客观的了解,不要被造谣的媒体上的恶毒谎言所蒙蔽,为了共同制止这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请您擦亮双眼,明辨是非和正邪,对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有一个公正的认识,发出正义之声,给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又一个永远的美好,守住良心,切莫将机缘错过丢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