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劳教所恶警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灌粪尿 【明慧网】

保定劳教所恶警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灌粪尿

【明慧网2004年7月26日】保定劳教所对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一直实行严管:不准给家里通电话;家里来人不让接见;坚持修炼的晚上至少要熬到11点才让睡觉,活多的时候还要强制性的熬到更晚。每个刚一進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第一件事就是面临强迫放弃修炼,写“四书”(“四书”就是四张写满骂人话的纸,诬蔑师父,诬蔑大法),不写就要受折磨,昼夜罚站,一站就是多少天,也不让睡觉,甚至连吃饭也要站着不能动。时间一长,站的人全身浮肿。不仅如此,这些恶警惯用的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还有铐大板(把人四肢绷紧铐在床上)、电棍电、抱蹲(让人双手抱头,双膝双脚并拢,仰着头,时间一长双膝不能并拢的就用绳子把两个膝盖捆得紧紧的昼夜蹲着),两个劳教犯(叫监控)轮班看着不让法轮功学员闭眼,一闭眼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棍棒相加。保定劳教所女子大队四楼是专门折磨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地。

大法弟子们以绝食来抵制这种非人的折磨。于是恶警们采用更恶毒的办法:下胃管、灌人粪尿、灌盐水。

张义芹:保定地区人,60岁左右,以绝食来抗议恶警对大法弟子无辜的迫害。于是恶警们给她灌盐水。灌完后,张义芹大口吐血,觉得胸口疼痛难忍。20天左右开始发高烧40度不退。后来检查才发现把盐水给灌進了肺里,后来大口吐脓血,经抢救无效死亡。

马青云:保定地区人,绝食抵制残酷迫害,他被捏住鼻子,撬嘴强行灌盐水,灌進肺里,后来大口吐脓血,胸口疼痛难忍。

刘俊格:保定地区人,50多岁,被强制转化,因为不写“四书”被恶警们用电棍电。他们找不到棍棒用凳子打刘俊格。由于长期罚站,不让睡觉,刘俊格血压高达240,出现了脑血栓症状。

王俊先:保定地区人,被强行转化。第一次铐大板十多天,恶警专门派监控看着王俊先,昼夜不让睡觉。第二次抱蹲,并把双膝捆上,昼夜蹲着,不让闭眼。后来王俊先又被强迫罚站。在这过程中恶警们还采用更恶毒的方法:几个人将王俊先按倒,口塞毛巾,然后用针扎王俊先的手心、脚心;还用胶带贴上嘴(怕喊声被楼下人听见),然后用棍棒、皮鞋猛踢毒打。由于王俊先长期被捆住双膝,后来左腿残疾数月。负责监控她的恶人郭少华曾扬言:我真想把她腿上大筋给挑断。多么邪恶!之后恶警对王俊先说:“如果现在让你下楼干活,别人问你腿怎么了,你不要对别人说是我们迫害的你呀!”恶警下楼后,又让一劳教犯转告王俊先:“四楼发生的那些事不要对任何人讲,否则……”多么恶毒,干了坏事又怕人知道。

袁桂花:保定地区人,由于被强制转化,绝食抗议残酷折磨。突然有一天,负责监控她的恶人郭少华手里拿着一把断了柄的剪刀下楼,问楼下有没有能粘上剪刀柄的胶。别人问怎么折的,郭少华骂骂咧咧的说:“是她给弄折的。”眼神中露着凶光。郭少华当时正在四楼迫害袁桂花,强迫她放弃修炼。被转化者没有任何自由可言,怎么会无缘无故把剪刀柄弄断,可想而知袁桂花在遭受怎样的折磨。

全国各地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高达1000多人。谁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行恶,在不久的将来都要偿还,这是谁也推脱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