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是我救度众生的法器(图)


【明慧网2004年7月26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日本明慧学校的小弟子,叫张如日,今年七岁了。

自从去年第一届小弟子法会以来,我们日本明慧学校的部分小弟子开始了网上学法,基本上是每晚一个小时的读法,有时我不精進的时候,电脑也出现故障,让我不能和大家一起学法,于是我只能自己读法了。由于我读《转法轮》二十几遍了,不认识的字很少,这样我就能在别的小同修不认识字时告诉他们读音了,但是有的时候我告诉了他几次他还不能记住的话,我也会不耐烦。妈妈就提醒我要有耐心,有善待别人,批评我这是显示心的表现。

我虽然出生在日本,但从小就学大法,所以能用中文同大人交流。每当我接触中国人时,我都会用中文打招呼,同时配合妈妈讲真象,我体会中文是我的法器。在妹妹的保育园里有几位中国人妈妈,她们经常接孩子后让她们的孩子在公园里玩滑梯、荡秋千、玩沙子,她们自己在旁边一边聊天一边照顾她们的孩子。我很喜欢和妈妈一起去接妹妹,然后我带她们的孩子一起玩,让妈妈跟这些大人们讲真象。这些大人们很为她们的孩子不会讲中文而苦恼,见我会讲中文又能带她们的孩子玩,她们觉得我很懂事,所以她们信任我们,妈妈再给她们讲真象时由不能接受变的能接受了,我也体会到即使我带小朋友们玩也是在配合妈妈讲真象的重要性了。

在今年六月我的学校有一周是参观公开日,妈妈来到我的班上参观。下课时我用中文同妈妈说话,我班的一个总被同学和老师批评的男同学到我身边问我为什么讲中文。妈妈告诉他这样可以同更多的朋友交往,他马上说也想学。于是妈妈就教他“真、善、忍”三个字,这时我就把“真、善、忍”三个字写在纸条上给他。没想到他拿着我写的纸条,给全班很多人看,并且把妈妈告诉他的“真、善、忍”三个字的含意也告诉同学们。特别让我感动的是就在他同一个同学讲“真、善、忍”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有两个同学不知为什么打起来了,按照他的脾气来说,他会立即上去参战的。但是那时候他不但没有参战,反而嘴里一边大声的重复的说∶“真、善、忍”一边用身体隔开他们,不让他们继续打下去。他还说他今天学了“真、善、忍”心里觉得很舒服。后来他每次看到妈妈时,他就会对妈妈说“真、善、忍”三个字,这成了他同妈妈打招呼的特别方式了。

我虽然是小弟子,但是在修炼的路上我已经是一个从出生就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了。的的确确从我六岁上学也就是走入我的常人社会以后,心性的考验经常发生。同人比守不住心性的事也不时的有。今年七月十一号那天,我在明慧学校没有认真炼功,晚上回家,妈妈严肃的叫我把五套功法完整的炼一遍,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也就老老实实的听妈妈的话了。第二套功法我从来没有完整的做过,所以我以为同平时一样只做短时间的,但妈妈那天特别严厉,坚持让我按音乐带半个小时做,我的手酸的受不了,多次想放下来,妈妈就是在旁边一直看着我、也鼓励我坚持,不许我马虎一点,我难受我委屈,泪水禁不住的淌的胸前都是,终于还是忍下来了,不知不觉中泪水也停了。当静功一结束,妈妈静静的伸出手和我握手,说∶祝贺你两个小时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完成的,我也很高兴,觉得也突破了自己,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的炼功信心也树立起来了,后来我就不怕炼半小时抱轮了。

高精度图片
东京青少年自行车之旅部分成员合影
高精度图片
橡皮泥塑《凤凰》是打坐时看到的,她很漂亮,飞的样子我不能准确表达出来。

前些天妈妈问我参不参加在名古屋由一个营救中国受迫害的小弟子的自行车之旅的活动,我说想去,我想参加这个讲真象救度世人的活动,于是我和明慧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一起坐夜车去了。虽然我是自行车队中年龄最小的,但我一点也没有让同行的大人们担心,甚至有的时候我还骑在队伍的最前面。第一天下午的路上,天下起了大雨,我们也没有停下来,一边骑着车一边发正念,大雨在我们的正念下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停了,我们骑车的每个人都被雨淋的透湿,衣服粘在身上很不舒服,但我们也一直往前骑。我们发正念把雨击退了,我心里感到很高兴。虽然没有及时换衣服,但天很热,不长时间湿衣服在身上也就变干了。回来后妈妈问我为什么没有把带去的SOS穿上,我说忘了。妈妈说我还是对讲真象救众生用心不到位,我开始以为只是自己对换衣服无所谓而已,被妈妈这一说我才看到这是我心性的问题了。

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有时候能认识到,有时候认识不到。有时候想改,有时候也不那么想改,特别是很执著玩。不过我知道返本归真是做人的真正目地,以后我会努力的。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