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认为自己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由南非枪击事件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7月27日】几年来,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中,充分暴露了××党宣扬的那一套“国家是暴力机器”,现用我经历的一些事揭露其国家恐怖主义。

1999年10月初,我在火车上向旁人讲法轮功的真象,这时一位中年人从后排过来挨着我坐下,告诉我不要谈论法轮功:“你不知道这车上有多少国安便衣,”并告诉我他了解我的情况,劝我专心去赚钱,做生意赚上百万的钱多好。(我分析他是一位国安人员,我的情况很可能是7月23日到省政府上访,我们被登记审讯时,他们把我和妻子多照了几张像。)我给他讲修炼法轮功的好处,他看动摇不了我修炼的心,但又对我印象很好,情急中他向我透露一内部消息:“你知不知道我们国家派出了多少特工,说不定你们师父哪天一出门,‘咔嚓’就倒下了(他手掌用力抹了一下脖子),看你们怎么炼。”

我没再讲什么,我知道这不只是恐吓,他们肯定有此恶毒的计划,教科书的阶级斗争学说、从“文革”到“六四”,到后来亲身在劳教所见证,才让我深刻认识到××党宣扬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实质就是国家恐怖主义。

2001年5月,我们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抵制邪恶迫害,多人被打伤。警戒科的恶警(按劳教所惯例,不服管理的劳教人员都要被这些打手们折磨的死去活来, 这些人是打人成性的职业打手——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押我们去另一中队关小间,一位女警察见我们被打的惨样,说“这些法轮功是高级知识分子哦”,言外之意让他们手下留情。其他警察也有同感,其中一警察说这么多有知识的人相信他们师父,他们师父真有本事,做人做到这份上,值得了。另有恶警则望着我们说:“我们国家已经派出了大量杀手出国,只要他们师父倒了,他们就转化了……。”

在劳教所里,警察与我谈话时,我指出他们执法犯法、恐怖暴力,他们理屈词穷就搪塞说:“我们大家读书都知道监狱是国家的暴力机器,我们警察就是共产党的刀把子,党叫我们杀向哪里就杀向哪里。”有的恶警更是叫嚣:“列宁说过: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他们也的确是这样毫无法律依据和法律程序的把我们定为“敌人”来仇视和迫害的。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后(我本来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不放弃修炼被加期一年)又送洗脑班,在洗脑班恶人拿出一套转化教材,让我“学习一下阶级斗争观点”。我当时在文章中写到“阶级斗争毒害了无数中国人,泯灭了中国人的人性、良知。阶级斗争观点,永别了!”马克思自己曾说过:他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或许他自己已预见到他这套共产主义假说、阶级斗争学说将给人类带来的不是幸福而是灾害。

是啊,这个斗争学说曾“象幽灵一样在欧洲上空飘荡”,这没成龙种的幽灵却象跳蚤一样窜到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把礼仪之邦变成人人为敌,置中国人民于国家恐怖主义阴霾之中,现在更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用来灭绝信仰“真善忍”的人民。

这次曾庆红南非雇凶枪击法轮功学员,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国家恐怖主义向海外的延伸。 对此我们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表示强烈谴责,同时对受伤的同修和家人表示最真诚的慰问。希望同修早日康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