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安市岳池县不法人员对我家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我叫李红梅,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这五年来我们一家不断遭到广安市、岳池县不法人员的骚扰、迫害,我丈夫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广元市荣山镇监狱,我从洗脑班逃出后被迫流离失所。我幼小的儿子既见不到爸爸,妈妈又不在身边,我六十多岁的婆母不但要下地干活,还要抚养我年幼的儿子,其艰难处境可想而知。

我家住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苟角镇红星乡墨斗溪村七组,我和丈夫杨绍广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通过学法、炼功,不但使我们拥有健康的身体,而且使我们道德高尚,家庭和睦。

自从19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大法以来,我们就没有了往日宁静的生活。我丈夫原在岳池县建委工作,岳池不法公安经常到单位找他,向单位施压,要我丈夫表态。我丈夫不愿放弃修炼而失去了工作,生活无着落,我和丈夫只好回到乡下他母亲家,一家人艰难度日。即使如此,不法人员仍经常登门骚扰,家无宁日。我和丈夫无奈,只好到北京上访反映情况,却遭到北京警察的非法抓捕。我们被劫持遣送回岳池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我被非法拘留15天,而我丈夫却被非法刑事拘留、逮捕。

我婆母只有一个独子,心急如焚,为将儿子救出来被骗去二千多元钱,后又被岳池国安大队敲诈去两千多元钱,四个多月后才将我丈夫以取保候审的方式取出来。这四千元是借来的,这对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包袱。

2000年9月,因邪恶之徒要抓我们夫妻,我们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11月,我和丈夫及另外几名同修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我当时怀有身孕,在天安门广场一个恶警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我丈夫遭到几名恶警的残酷毒打,它们用脚猛踩他的头、脖子和身体,对他大打出手,致使他遍体鳞伤。恶警把我们几个同修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不准我们上厕所,不让吃饭。下午就把别的同修分到别的派出所地方去了,因我没有说地址,晚上就把我放了。我丈夫被遣送回岳池非法关押在岳池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劳改四年半。

从北京回来,我一直过着流离失所、有家不敢回的日子。生活只有靠亲朋好友和同修接济。2001年1月27日,我儿子出生了,生活更加艰难。2001年旧历6月29日,我带着小孩在另一位同修的亲戚家,邪恶之徒找到了我们,把我们绑架到岳池县公安局。我的小孩当时才半岁,被非法关了一天半,我婆母才把他接回去了。

岳池县国安大队的杨小春以将我取保候审为名敲诈我家三千元钱未遂,就拿走了我生小孩时别人资助的一千元生活费,当时是国安大队的王连兵收的钱,说我只有一千元钱,不够它们要的三千元,就没有给我开任何收据。

2003年10月份,我在南充小姨那里帮忙卖小吃,南充小龙派出所和铁路派出所恶警以我没有身份证为由将我非法绑架。广安市城南派出所苟雾林(音,人称苟书记)将我接回广安,第二天将我非法关押到岳池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恶警杨指导狠狠的用脚踢了我两脚,将我小腿踢出了血,而后它又叫人给我双脚戴上七八十斤重的械具,我要想上厕所都无法提动。七天后,不法人员用车将我强行带到华蓥市洗脑班。我挣扎着不進去,一个周姓恶警粗暴的抓住我的手臂,将我在石梯上倒拖入洗脑班门内。在洗脑班,我被强迫听、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和书籍。

2003年11月14日,我从洗脑班逃出后,又开始流离失所。

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这五年来我们一家不断遭到广安市、岳池县不法人员的骚扰、迫害,我丈夫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广元市荣山镇监狱。岳池610不给我开证明,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四年来我一直无法见到他,他是生是死我们一无所知。我幼小的儿子既见不到爸爸,妈妈又不在身边,我婆母,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不但要下地干活,还要抚养我年幼的儿子,其艰难处境可想而知。

我们一家的悲惨遭遇只是大陆千千万万大法修炼者家庭的一个缩影,在这五年多邪恶的迫害中,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被政府不法人员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们要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参与迫害我的恶人有:岳池国安大队的王连兵、唐世光、杨小春、吴红平、李军、周世龙,岳池610的黎利军,岳池看守所的谭英、杨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