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纯真的孩子们一起修炼是我的荣幸


【明慧网2004年7月29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叫荣靖,我是美国新泽西州的学员,我今天向大家汇报的题目是:与纯真的孩子们一起修炼是我的荣幸。

一、利用机缘,向所在学校的美国孩子洪法

我在美国一所小学任教。最初因任代课老师,所以有机会接触学校不同班级的各种族孩子。大家知道,美国的孩子能量大,生性好动,胆子又大,很难管教。如何让美国的孩子了解大法,是我的心愿。当时我没有教学经验,对我而言,向孩子洪法,是个不小的挑战!

任教不久,在美术老师产假的前后几个月中,学校让我承担全校的美术课。实际上,我并不擅长美术,但是,我知道,这可能是很好的向孩子们洪法的机会。于是,我认真备课,充份准备教材,同时,不断去掉自己在上课时的紧张、恐惧之心。很快,我便能应对自如地完成每一堂课。在受到校方的好评后,我在全校美术课上开展了“中国文化月”的活动,我是这样做的:

在第一周,我告诉孩子们中国有五千年辉煌的历史,悠久的文化,在介绍北京首都时,让他们知道那里有个天安门。接下来的一周,我开始向孩子们洪法。我自己设计了中、英文“法轮大法”、“真善忍”字样,低年级的学生只是涂色,高年级的不仅涂色,还要试着自己写。孩子们对写中文很感兴趣,我就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教他们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边写边念,孩子们边学边读,伴随着普度、济世的音乐,课堂秩序良好。出乎意料的是,不少孩子虽第一次写中文,但是字体却十分漂亮。然后,我在每个班上播放了12分钟的“法轮大法在新泽西”的录相。我还教他们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

在最后的一周,我教他们读《洪吟》,低年级的,只读比较短的诗,大一点的孩子,可以跟随我读整本的《洪吟》,方法是,我读一句,大家读一句。这样,在短短的几周内,我穿梭于全校四个年级,将法轮大法的福音传给了近400个美国孩子。

一次,在一个班上,孩子们席地而坐,我无意中发现有的孩子单盘非常好,一个念头闪过我脑中:让我试试教他们静功。但当时孩子们不停地讲话,另一老师不断地大声叫道:安静!别讲话!却无济于事。趁她接电话之机,我对孩子们讲:我要教你们“法轮功”,大家跟我学。起初我还要求他们男女动作分明,很快,我发现当时的场合、时间不适合,于是就自己打手印,让他们模仿。孩子们认真地学着,有几个孩子还打着标准的双盘。我不断鼓励他们:很好,继续下去。突然,那个老师站在一旁说:怪了,他们怎么都静下来了?好,他们听你的,你继续和他们炼下去,我一会儿回来。我这才意识到,嘈杂的教室早已万籁俱寂。我自叹:真是大法的威力啊!谢谢师父!

这件事发生后,我想,全校的孩子已知道了法轮大法,也听了音乐,如果能教他们炼功该有多好啊。一天,学校突然告诉我体育老师生病了,要我去代课。“教什么?”我当时有些紧张。对方似乎在命令:“你自己决定,什么都可以”。我恍然大悟,我的愿望又要实现了!我准备了30分钟的教功带及几张孩子们炼功的图片,带上小录音机,第二天,在五个班上教了计100个孩子五套功法。我的经验是,教孩子和大人不一样,时间不宜过长,动作不一定一次到位,但要他们记住:这是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有五套功法,世界上有一亿人在炼。有的老师也同孩子们一起炼功。

或许因为我是全校唯一的中国人,孩子们都记得我。我早已不任美术课了,不少孩子至今还称我美术老师,调皮的孩子叫我中国小姐,只有这个小女孩每次见到我时都清楚地说:师父、法轮大法。这个孩子在我的眼中显得特别可爱。

美国的孩子也需要大法,让大法走進社会,是可以实现的,只要我们拥有那颗诚心,师父就会给我们机会。总结在学校几年的洪法过程,其实也是我的修炼过程。孩子如同我的镜子,我时常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比如开始时我的怕心较重,讲课就拘谨,效果就差;有时碰到脾气暴躁的孩子,对我出言不逊时,自己就很难守住心性,会生他们的气,气不过时,还要惩罚他们抄写教室规章。可是,如果我真能做到心平气和时,孩子的任性在我面前会一下子消失。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使我校孩子发生的变化,学校已有耳闻。校长今年亲自找到我,鼓励我在全校教职员中教法轮功。一些有缘份的老师因此学了功法,并购买了大法书籍。另外,在营救李祥春的活动中,我校几十名教师,包括副校长也签名予以正义支持,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二、参与明慧学校工作的点滴体会

来美前,我曾在中国海关任职十年,当时虽工作、生活条件较优越,我却很少感到满足,还认为自己不幸。来美后,生活、学习的压力,使我一度感到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自1997年得法后,通过不断的修炼,我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过去,我只喜欢漂亮、聪明的孩子,碰到不听话的孩子,从内心就烦,恨不得躲得远远的。现在,我自己虽没有孩子,但我把所有的孩子都当作自己的孩子,我十分珍惜修炼后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觉得与天真的孩子在一起是非常幸运的。于是,在去年,我主动向当地的辅导员提出愿意尝试明慧学校的工作。通过一年来在明慧学校的修炼,使自己得以很大的锻炼,心性上也有所提高。

去年5月,当我在新泽西的互联网上宣布明慧学校成立时,得到绝大部份学员的赞同。然而,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最初,是在我家上课,记得第一次来了不少孩子及家长,回去后反映也良好。之后,由于活动项目的繁多,有的学员就不送孩子到明慧学校来了。还有的学员认为:大法工作很多,国内许多人在等待救度。我们的孩子已经得法,去明慧学校有必要吗?

对此,我是这样理解的,就目前而言,明慧学校是为小学员开创的一个难得的集体修炼环境。小学员虽有缘份,但他们终究是孩子,贪玩、好动,自觉性差。那么, 如果家长繁忙,他们就会松懈自身的修炼。我悟到,正如师父要求我们的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一样,孩子们更需要这个修炼的环境。师父在《环境》经文中指出:“因为你们在社会上所接触的都是常人,而且是人类道德急速滑下来后的常人,这个大染缸只能使人随波逐流”(《精進要旨》第132页)。孩子们接触的是常人社会,他们的接受能力快,沾染坏的恶习也快,所以集体学法这个环境对他们来说是十分必要的。目前,不少学员确实因忙于大法的工作,忽略了对自己孩子的教育,有的学员或许认为孩子得法,就如同上了保险一样。其实,有些得法较早的小学员,看过师父的讲座,自己能通读《转法轮》,也参加了不少法会及活动,可是在言行上有时却表现得不象个大法小学员。我既然发现了这些问题,又身为该校的负责人,我就应该对孩子负责,对大法负责。我暗下决心,哪怕只有一个孩子,我也要坚持开课!

去年底,因负责纽约明慧学校的学员生孩子,我就与另一位学员一起,兼任了两地明慧学校的教学工作。只要我们联合上课,我的先生就开车带着我及新泽西的几个孩子,前往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上课。

下面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新泽西、纽约明慧学校连续两年组织的四次夏令营活动情况。每次夏令营为期仅四天,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效,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对明慧学校的進一步发展也更加充满了信心。

去年,参加第一次夏令营的人数15名,第二次人数增加到27名。今年因报名人数计40名,我们只好分两期進行。孩子的年龄从6岁至15岁不等,我们坚持每天六至七个小时的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并注重引导孩子们在实际生活中以法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们以师父讲的学员每天必须做的三件事为宗旨,并注意培养孩子们的整体意识观念。

1、充份利用这一环境,加强集体学法

记得在去年27人的第二次夏令营集体学法时,开始有一定的难度。一是不少的孩子第一次听法,难以坐定;二是小的孩子来回走动、讲话,根本不坐下来。这样,整体很难入静。对此,我们自己先静下心来,并没有强迫所有的孩子一下子都坐在那里不动。对能够认真听法的孩子,我们以微笑鼓励。对静不下来的孩子,不抱怨、不心烦,只是偶尔把他们拉到身边,示意其坐下。我发现,当我们放弃对孩子学法的执著,当我们自己能在那个环境中心不动,又能达到标准的时候,法的力量非常强大!首先大的孩子不再受小的孩子影响,开始集中精力听法了。随之,小的孩子也逐渐静下来了,不走动了,坐下来了,最后和大家一起静静地听法。之后的几期夏令营都是如此。

是啊,十几、二十几个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年龄的孩子,能够在短短的几天内拢在一起,自觉地、长时间安静地坐在那里学法,一般人是难以想象的。这只有在大法弟子办的学校—— 明慧学校,才能出现这神奇而又真实的场面。在此,我们由衷地感激师父对我们的呵护,谢谢恩师!

2、注重实修,不断用法引导孩子们解决出现的具体问题

每当问题出现的时候,立即组织讨论,并用法理帮助解决具体问题。比如,一次,三个孩子为了一玩具而争论不休,互不相让,其中的一个女孩委屈得都哭了。其余的孩子则在一旁大加评论,各抒己见。得知后,我首先要求三个孩子讲真话,各自陈述事情的真实经过,然后用“善”启发孩子们的善念,告诉他们要学会和大家分享、谦让、友善。当矛盾发生时,希望他们做到忍让、大度。我还强调师父关于向内找的讲法:“就是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1999年《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第12页)。

听了法,孩子们都静下来了,三个自以为有理的孩子低下了头,相继主动表示: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不坚持……周围几个孩子也回忆起以前发生的类似的一些事情,自觉检讨当时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都在向外找。借此,我又告诉孩子们师父讲的,我们学员是一个整体,大家聚在一起是个缘,要珍惜这段时间,要象对待兄弟姐妹一样,互助互爱。做事要先想到别人,先人后己。很快,孩子们和好了,又欢快地玩在一起,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另外,办明慧学校与家长的联络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取得家长的配合也十分重要。与孩子四整天的朝夕相处,使我对每个孩子都有个了解。将他们存在的问题反馈给家长,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去掉情的修炼。我觉得,只要我一心为了孩子,不是指责、抱怨的态度,家长是可以接受的。由于注重了与家长的交流,通过对孩子问题的沟通,达到了我们之间的共识,这也是我与学员之间的一个难得的修炼过程。今年,费城、康州的学员也将孩子送来。有一学员每天驱车四个小时接送孩子。

值得提出的是,今年,有两个非学员的家长也将孩子送到我们夏令营,得了法的两个孩子日新月异的变化,对其家长是个很大的震动,使他们从自己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夏令营结束后,这两个孩子在家长的陪同下再次参加了我们的明慧课。再比如,一对学员夫妻的两个孩子,在参加夏令营前并不修炼,也不会讲中文。参加夏令营后,两个孩子真正开始了修炼,并有了明显的变化,在短短的四天内能熟练背诵七、八首诗,这对其家长的修炼是个不小的促动。从此,这对夫妻主动为今后夏令营的食宿问题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从事明慧学校工作以来,我深刻体会到,这个环境不仅有利于孩子的修炼,对我而言,也是个很好的修炼、提高机会。我们不只是简单地带一群孩子学法、练功,象常人学校那样,只是教与学的关系,我们的责任重大。我常常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那种压力来自于对我学法的考核。因为我们的言传身教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言行,我们自身的修炼状态,是对孩子的无声影响。当我们的心到位时,周围的场就祥和,讲出的话就有力量,孩子也变得听话。否则,单纯的说教与命令是徒劳的。

所以,我们自身的实修应是放于首位的。大法涵盖了一切,师父的法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只有我们平时多学法,头脑中多装些法,自己首先对大法有个较深的理解,那么,当各种问题发生的时候,才能恰如其分地运用大法的法理,并针对孩子的特点,以讲道理或讲故事的方式,来解决和处理这些问题。孩子如同一张白纸,没有大人那些观念,复杂的思想,一旦他们明白了法理,就会象师父说的“如果他们修炼那就非常快,他没有人在后天增长的任何执著(1998年《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

师父说:“我很喜欢看小孩儿,是因为小孩的思想、心和他的身体太纯净了(1998年《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所以,能够与纯真的孩子们一起修炼是我的荣幸。在此,衷心感激恩师为我安排的这条修炼之路。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能付出爱心与耐心,协调一致,充份发挥出大法弟子的凝聚力,一定会将明慧学校办好!让我们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在正法進程中真正发挥出大法小弟子应有的作用吧!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