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电话讲真象 慈悲救渡众生


【明慧网2004年7月29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王政,在电话线上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象已经走过了四年多的时间了,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我从不知怎样讲清楚真象到今天和同修一起组成了多伦多电话组,每一步都是在放下自我和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中不断走向成熟的。从看似平凡简单的买电话卡、准备电话讲稿和电话号码,到今天形成了集体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象,都是在实修过程中走过来的。在这个过程中使许多可贵的中国人听到了来自异国它乡的真、善、忍的声音,听到了大法弟子的肺腑之言,听到了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从而唤醒了那些长期被谎言欺骗和蒙蔽的中国人。

几年参与打电话的过程,使我体悟到打电话讲真象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智慧、勇气、慈悲和正念正行。这个过程是从人走向神的过程,是修去怕心和自身空间场许多不正因素的过程,是履行一个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渡众生的过程,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和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过程,是造就正法正觉的伟大觉者的过程,是对中原大地为法而来的生命的慈悲救度的过程。

下面,我给大家讲讲我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发生的故事。

2002年3月5日,长春大法弟子成功的在长春市有线电视插播了海外大法弟子制作的大法真象片,在当地引起了很大震动。同时,当地警察开始疯狂的到处抓捕大法弟子,为了减轻长春大法弟子的压力和受迫害程度,我开始全身心的向长春市公安系统打电话讲真象。那时,晚上下班回到家里,一种内在的责任感驱使我要赶快打电话,因为国内的大法弟子正在用生命证实大法。我一个区一个区的打,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打,有的电话打到了公安局长办公室。一次一个局长大吃一惊,说:你们海外法轮功的电话怎么能打到我局长的办公室?今天我要和你们法轮功唠一天!我用最简练、最快的语速把真象传递过去,他一看说不过我,就挂断了电话。更多的电话我打到了市区公安局长办公室、刑警大队、劳教所、派出所,在这过程中会遇到不同的问题和出现不同的情况,都需要自己用正念和智慧去处理,一个区公安局因为接到了很多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的电话,他们就改口说:我们这里不是公安局,是医院。当时我意识到他们说的是假话后,不放弃每一次接通电话的机会,把真象迅速讲过去,让那些公安警察感到大法弟子讲真象的智慧无所不在。

电话打多了,方法和智慧也就多了,讲真象的效果也就更好了,有的警察因为听到了真象,了解到了电视插播是为了揭露谎言的欺骗,让长春市人民看到大法的美好,被我讲真象的真诚所感动,善心出来了,态度很客气,有的警察还约我在人少的时间给他们打电话,以便了解更多法轮功真象,那时真的感到海外同修打电话讲真象对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是多么重要。

万家劳教所惨案发生后,全球电话组几次组织各地电话组同修向万家劳教所及哈尔滨市打电话。一天,我想我必须要和万家劳教所那个最邪恶的队长讲话,我要问它为什么这样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电话很容易接通了,找到了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队长,为了能让它听完我要讲的内容,我用正念和平和的语言向它提问题,我说:你们为什么不让法轮功学员吃饭?为什么不让他们睡觉?为什么长时间让他们做超体力劳动?为什么要毒打他们?你知道吗,你们的行为已经在海外曝光了。对方虚伪的回答了我的问题,说他们没有迫害法轮功学员,我感到揭露邪恶的迫害必须识破谎言的欺骗。

赵明在为第60界联合国人权大会而作的《谁让暴行如此“美丽”》一文中对当年希特勒迫害犹太人和今天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江魔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進行了对比,暴行和残酷被掩盖着,江魔控制下的媒体欺骗了无数的可贵的中国人民。

为了更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近两年,全球电话组组织了各地同修向一些城市家庭打电话,这个效果使我看到了真象遍中原的气势。怎样打好家庭电话对我们海外同修要求也是很高的,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把真象传递过去,还要让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和真诚。一次,我拨通了一个家庭电话,对方是一个中年妇女,她一听是法轮功打来的电话就准备放电话,我一边加强正念一边把最重要的大法真象讲给她听,她开始耐心的听起来了,我告诉她,我们都是女人,也是母亲,目前在中国大陆还有那么多妇女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非人的折磨,有的被强奸,有的被毒打,有的夫妻俩因为都炼法轮功,警察把他们关進了监狱,孩子无人照看,我说,我们中国人有句话,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父母兄弟,作为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应该站出来替那些修炼真、善、忍的妇女说一句公道话。最后我给她讲了监狱、劳教所是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对方非常惊讶,谁正谁邪在我们讲真象的过程中,世人会越来越清楚,20分钟左右的电话使我感到对方变化很大。

一次我打电话给一个家庭,听出对方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告诉他,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将会出现全民反迫害,他对我谈的话题很感兴趣,我从迫害真象,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诉江,社会与家庭的道德,法轮功修炼者在监狱里受到的酷刑折磨等多个角度给他讲真象,我一边讲,他一边说:谢谢你的提醒。我还向他提问题:人大代表会期间你们那里刮沙尘暴了吗?您想想,有那么多修真、善、忍的好人被打死打伤,关進精神病医院,这几年我们国家的天灾人祸有那么多,这是天在警示人。这位善良的人说:谢谢你的提醒。他还诚恳的对我说,要我们多给中国大陆打电话,让中国人站出来,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尽快给法轮功平反昭雪。

在给清华大学打电话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善良、单纯、愿意听真象的大学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大学生讲真象不同于一般的普通百姓,对讲真象的修炼者的智慧、知识、语言的条理性要求更高一些,这样学生愿意听,真象会讲的更深一些,更透一些。

讲真象,我们需要定位在常人社会看的见摸的着的真人、真事上,遇到有缘人和善良的人可打开他的思维,谈古论今,把佛道神引到我们的话题中来。

讲清华大学和教职员工受迫害情况结合海外诉江和东西方社会制度对信仰、人权、自由的不同,深入浅出。

讲魏星艳的遭遇,我会讲到对修炼法轮功的妇女儿童和老人的迫害就是对全中国妇女儿童和老人的迫害,唤醒学生的正义感。

遇到听几句话就想放电话的学生,我会说:先别放电话,我给你朗诵一首清华大学的诗,诗的第一句就是:对清华学子的迫害摧残着中国的精英资源。听的学生都不会放下电话,会继续耐心的听下去,因为他们感到我比他们更爱清华。

我告诉学生品德高尚在人的一生中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要象海绵一样,把身上不好的东西挤出来,让真善忍融在生命的每一个细胞中。一个年轻人问我,你是一个博士还是一个心理医生?为什么你讲的话会创造人的心理。

多伦多电话组的同修在讲真象过程中始终把海外诉江的消息穿插在讲真象的内容里,是电话讲真象的必谈话题。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中国人过去受儒教影响比较深,性格都比较内向,生气了不表现出来,高兴了也不表现出来,讲涵养,讲忍。因为已经习惯这样了,所以我们整个民族形成了很内向的性格。”(《转法轮》第249页)由于中国大陆人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和缺乏民主的空间,思想很保守,有时打电话一谈到诉江问题对方就不吭声或放电话,但是我们并不被他们这种情况所带动,持续不断的把江魔邪恶的本质揭露出来。一次,一个大陆人和我说出了心里话,他说:法轮功学员真伟大,利用国外的法律诉江这是最智慧的选择,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为什么要这样迫害人家,我们单位就有炼法轮功的人,都是非常好的人,抓到监狱里遭毒打,江××不是好东西,应该告上国际法庭,这些年江魔没干好事,把国家搞成什么样子了,社会道德急剧下滑,老百姓都在骂它。他说:你们不知道,很多中国人都佩服法轮功学员,真了不起,齐心协力把江魔告上国际法庭。

两三年前,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协调多伦多地区的信件、传真、电话,我主要是做一些准备资料的工作和收集大陆对我们真象资料的反馈意见,所以经常要打电话到大陆了解反馈信息和意见,这对我们讲好真象非常有帮助。一次,我把三张光盘寄给了一个熟人,告诉他这三张光盘非常好,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看,越多越好,你会有福报的。他似懂非懂我的意思,就把光盘借给了一些亲朋好友看,过一段时间,我打电话到中国大陆问他怎么样,他告诉我:你寄来的光盘小范围的人都看了,看完三张光盘后,对法轮功都了解了,以前看电视、报纸的宣传其实也是半信半疑,因为对法轮功不了解,这下全明白了,还说我们有一张叫《梅花诗》的光盘特别好,别人问他,从哪里搞来的这么高质量的片子,他说是从出租车上捡来的。

多伦多电话组每周一次集体向中国大陆打电话的效果是非常好的,不仅让不会打电话的同修拿起了电话,也为做其他项目的同修参与打电话提供了学习的机会,电话组的同修在集体打电话的过程中提高很快,真象越讲越好。师父在经文《环境》中说到:“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在电话组,同修之间没有指责,没有抱怨,大家互相学习,互相鼓励,因为我们深知我们的责任重大,我们必须修好自己,只有这样才能用纯净的心和强大的正念救渡众生。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我们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会体现到打电话救渡众生的过程中,所以我们必须修好自己。

在家里自己打电话和在电话组打电话环境是不同的,在电话组打电话就像在考试,同修听你一个人讲。我自己总有一颗心放不下,如果我讲不好,让同修听到了怎么办?我是电话组的协调人之一,电话讲不好同修会怎么看我,这颗心长久以来困扰着我,使我不能放下自我,在另外空间象有一团厚厚的物质抑制着我,无意中放大了自我。

在电话组听同修打电话是一种鼓励,也是学习,能看到自己的执著,看到自己的差距,同修发自内心的纯净话语深深打动着我,也使我随之升华着。

最后,我想读一下师父致纽约法会的部分贺辞和大家共勉:

“在历史的过去,你们创造了人类应有的辉煌;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渡众生的使命;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4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