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快起来!


【明慧网2004年7月29日】大连最近一段时间乱法“小册子”还有市场,就我个人知道已有好几种情形。第一种是他们都认师父,也照师父的去做(表面),但由于学法不深,被一些常人心(邪恶)钻了空子,听说他们中有一些常组织在一起去看什么电影,还有车接车送,(好像一部美国什么灾难片),同修啊,这已经是离开法的开始了。

修炼是严肃的,这不单单是一句话呀,为什么总是在犯了错之后才能认识呢?前一段时间我也传过一份不是师父发表的文章,在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菩萨对悟空说,我那么叫你敬师敬法,你怎么就不敬法呢,然后菩萨就哭了,梦中我是第三者,就像看电影一样。我想菩萨怎么哭了,怎么也动常人心了呢?于是我又看了看悟空,等我看的时候悟空已经没有了,我当时一念就是悟空不敬法被灭了,那一层都被灭了,然后我就哭醒了。早晨起来,我就想我敬法了呀!不知怎么,心里就是难受,后来一个同修说:你传的那一份有师父照片的文章对吗?当时我也没有细想,只知道问题可能出在这里。那一天就是5月27日晚,我们这一片的同修发一宿正念,针对(美国)芝加哥第七巡回法庭开庭的那一天,每一个整点我们都发正念,剩下的时间就看书,我那天看的是《精進要旨》(一),越看越明白。前40多篇经文,很多都是讲修炼的严肃和弟子要维护法,我最大的理解就是大法弟子之间所流传的,必须是大法里边的东西,不属于大法,哪怕关于大法、关于师尊的都不允许流传,因为那些都是乱法,干扰大法,今天你加一点明天我加一点,那后人就分不清了哪些不是大法的东西了。

打电话给同修收回那些文章,当时在难中,心想这下完了,破坏了法,罪太大了,还能修吗?正法都到了最后了没希望了,于是我到了一个同修家,把我理解的都讲给了她,她笑着对我说:“孩子,没事,摔倒了爬起来,别再想了”,我当时差一点哭了,这是师父对我说的呀!心里好过了一点儿。我又去另一同修家,去拿那些文章,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幼儿园里放着孙悟空的歌曲,“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五行大山压不住你,蹦出个孙行者……”歌还在唱着,我不就是那个悟空吗?五行大山压不住我,一定压不住我,我一定要冲破它,一下子心情几乎都好了,我现在讲出来象故事一样的,可当时在难中真的太苦了,因为你一离开法,那“恶的”就全力要把你推到法的对立面上去,从而毁了你,走过来后都觉得很难。

第二种是认师父,不照师父的做,这种人只是一时不清醒,有漏,不是说不照师父的做,很多都做得很好,只是在某一方面不好!例如新唐人那份光盘至今还有人留着,有一个人就这样说“谁叫毁也不能毁,师父叫毁你就毁呀,反正我不毁,师父讲话真真假假重在悟,那上面有师父”。

对于这份光盘我是这样理解的:师父讲的话就是法,那一次是新年师父对新唐人电视台的所有观众讲法,新唐人电视台也有版权的,我们随便刻录,没有授权就是盗版,你的“真”哪里去了,“善”就更没了,师父没有公开发行之前严格的说不是师父放入大法里的东西,所以不能随便在弟子中传,还有一些,师父在其它地区的讲法,如:元宵节讲法等,后来师父出书了,那么这些光盘,我理解就得销毁,因为他的存在对于书来说就是干扰。

第三种,根本不认师父,旅顺有一批这样的邪悟之人,很多,在大连马栏子地区、由家村等地,这些人很多,也到处窜,传什么不修他的就不能圆满,还说什么师父不是最大的,还有谁谁比师父大,到处传什么经,又说今年某月要有水灾,到处买粮,到时救济别人,我对这些人是这样看的,只要不认师父的,就不是我们的同修,从而它讲的一概不能听,千万不要给他们市场并坚决抵制,跟着它们跑的人如果还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赶快回头,静心学法向内找,给自己一个机会,反之将葬送自己的前程,修炼的成果将毁于一旦。

跌倒了赶快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