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大法弟子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7月3日】99年7月20日以来法轮大法被江氏集团迫害,多数大法弟子为了向政府讨回清白,依据宪法和平上访,却受到了不合理的诬陷和迫害。

2000年3月两会期间,松山区610头子贾爱臣带领松山区公安大队长良占廷、薛洪军、迟广民、何某某、同一所所长卢永春、恶警林廷志、刘森、高丽、汪景合等人非法绑架了一所管辖的大法弟子苏相珍、苏相琴、马万金、王海、刘文忠、杨晓光、赵玉琴、曹风礼等人,理由是怕两会期间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丢了他们的饭碗和权力,要大法弟子必须向他们保证什么不上京上访、不炼功、不串联、骂大法和师父、和法轮功决裂等到无理条件。大法弟子不签字,就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打骂电等恶劣手段,非法迫害20多天,最后叫家人拿钱往回保,不给钱就判刑,家人着急,也不管合不合法,分别交了3000、4000、5000、8000元不等的钱,恶徒才陆续放人,交了钱却不给任何收据。

后来恶警又多次上大法弟子家中骚扰,强迫写转化书、写保证。大法弟子为了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就被恶警多次绑架、拘留、敲诈钱财,最后又被非法送到劳教所進行法西斯式的迫害。下面是松山一所被抓被勒索钱财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刘文忠、王海、马万金、苏相珍、苏相琴、曹风礼、杨晓光、赵玉琴、刘风荣、代振芸、周志慧、周志杰、杜再丽、郑华、小尹、陈慧敏、曹风艳、苏相欣、刘孟春等这些人都被恶警敲诈勒索了不同数目的钱财物,有4000元、5000元、8000元不等,还有大法书、录放机、放像机等,有的人甚至被勒索几万元,还不放人,还要,不给就判劳教。

刘文忠:原松山区水上公园“好消息”商店老板,因坚信大法,2001年10月28日晚7、8点钟在自己的商店休息室学习大法时,被松山公安大队和一所恶警破门而入,当时刘文忠以为是来小偷,正想报警,恶警已闯入休息室,将商店一阵乱翻,绑架了老板刘文忠和他的妻子,还有两名在商店打工的大法弟子陈慧敏、周志慧。关押到松山一所,审讯毒打了一夜,关小号一天。次日晚间被送园林路看守所关押,刘妻被勒索几千元钱后第二天放人。刘文忠以前已经被恶警勒索近几万元的钱和物,这次拒绝勒索,恶警们就将刘文忠非法判三年劳教,送往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受迫害,因刘文忠还没解教,受迫害情况不明。商店被迫关门,给国家税收和个人财产造成相当大的损失(原来“好消息”商店是松山区的个体纳税大户),给老百姓购物带来很多不便,上百万元的货物积压,20多人失业,周志慧2000年因上京被非法判过一年劳教,这次又非法判了三年劳教,现在内蒙古女子劳教所受迫害(迫害情况以后再续)。陈慧敏被非法判二年劳教。周、陈二人在劳教所里受了很多迫害与折磨。

王海:从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被恶警绑架、抄家,抄走大法书、录放机、炼功带、放像带。2000年3月两会期间被抓,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最后恶警一所所长卢永春勒索钱财,家人没钱,只好将外人欠王海的欠条八千多元押上才放人。2000年5月7日,刚刚放回一个月,因和家人去森林公园游玩,山上碰见了几个大法弟子说了几句话,被恶人告密。第二天中午,王海正在家中睡觉,恶警自己开门闯入家中将王海绑架到派出所,说王海去公园串联,王海否认此事,后被非法关押在园林路看守所迫害。在这期间松山公安大队恶警良占廷向王海家人要一万元保金,王的家人不给,王被非法关押7个多月,后被非法判三年劳教送往内蒙古自治区图牧吉劳教所受迫害。王海在劳教所多次上诉要求无罪释放,上诉材料都被劳教所扣押,无处申冤,只好绝食抗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绝食83天,也没得到公正对待。

郑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配合恶警多次无理的敲诈勒索和迫害。2001年10月27日被红山区恶警绑架。恶警往郑华的头上扣一个铁桶,用劲敲打,用电棍电,后来又加大电流,把郑华的胳膊电了一个洞,腰被铁凳子卡破,手腕被手铐铐出很深的烙印,头发被恶警揪掉一把,后被非法判二年劳教。

苏相珍:因坚信大法,不向恶人妥协,恶人对她无奈,非法判苏相珍二年劳教,在内蒙古自治区女子劳教所吃尽了苦头。

苏相琴、苏相欣:姐妹二人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進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回赤峰,路上恶警骗她们家人钱,说回去就放人,回赤峰后还想勒索钱,因钱不到位,不放人,后非法判二年劳教,把苏相琴送到内蒙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二年,苏相欣家人被勒索近三万余元,才免于劳教。

杨晓光、曹风艳:因打电话被恶警窃听,被抓到公安局迫害,杨晓光不服被松山区公安大队恶警良占廷打了20多个耳光子,脸被打肿,后杨曹二人被非法劳教一年。

刘风荣:2001年10月中旬被松山区610和松山区公安大队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不许信仰“真、善、忍”,刘不服。松山区政法委书记贾爱臣利用敲诈大法弟子家属及单位的钱大吃大喝,故意将松山区恶警薛洪军灌醉。薛借着酒劲对刘风英大打出手,抓住刘的头发满地转圈,拉得头发象割韭菜咔咔响,头发被拉下一大把,全身打的青紫无数,最后薛手拿拖布的把使劲打在刘风荣的腰上,把拖布把打成两截,一截蹦上屋顶,一截还在手上,当时刘就起不来了。而贾爱臣骂咧咧的对刘风荣说:“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就不信收拾不老实你。”等等不干不净的话,还偷着拧刘的胳膊,怕别人看见他打人。最后刘的妹妹得知它们非法打人,它们才放手,刘在转化班被迫害近一个月,最后刘风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关押期间恶警仍不放过刘,又敲诈刘的丈夫要钱或离婚,刘不叫丈夫出钱。刘在劳教所被迫害二年后回家,恶警有时还在要骚扰,致使刘风荣有家不能回,在外流离失所,不能抚养自己的孩子。迫害大法弟子的除了贾爱臣、薛洪军,还有松山区公安大队的良占廷、迟广民、张英等人。

杨东:松山区鸭子河六队人,1999年7月20日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关在赤峰劳动教养院,释放后因看大法经文又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在图牧吉受到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被毒打、戴铁铐、蹲小号、强行转化连续17个昼夜不让睡觉、为了反迫害绝食数天。2003年2月解教回家后,恶警还不放过杨东,多次上家骚扰,杨东为了养家下井采煤,恶警又到矿井下把杨东绑架强行转化洗脑。杨东在第一次被劳教前,开了一家打字复印店,杨东妻子高雅路也是大法弟子。2001年12月恶警说高雅路印大法资料将其非法抓捕,两次把店里的复印机2台、电脑2台、打印机1台、速印机1台强行拿走,又先后罚款3千元,(没开任何收据)使杨东一家没有了生活来源,陷入了困境,99年盖了四间大房现在还没有门窗,原本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破坏了。

高海英、夏秀英:姑姐弟妹二人進京上访,被松山区穆家营二所恶警非法绑架,在二所期间恶警使用了各种刑法毒打她们、骂她们,拽头发向墙上撞,拳打脚踢,电棍等等的恶劣手段最后每人的家人被勒索了5千元钱,判两年劳教。送内蒙女子劳教所受迫害。高海英因家有70多岁的公婆,孩子上学,丈夫工作,没人理家,丈夫到劳教所要求放人,劳教所就不断的向高海英家人勒索10多万元钱和物才同意放人,可是610的贾爱臣不放,最后提前一年监外执行。

以下是2000年----2002年松山区穆家营二所大法弟子被勒索人的名单及钱数:
高海英5000元 夏秀英5000元 夏秀荣5000元 马瑞云4000元 杨 静5000元 杨素兰5000元
李风侠5000元 赵桂连3000元 杜桂英3000元 刘亚琴3000元 张桂芳5000元 苏桂珍3000元
杨景成5000元 王风云5000元 王桂君5000元 王玉环5000元 杨秀芝5000元 杨秀琴2000元
高雅路2000元 张秀英7000元
杜桂芝判二年劳教后因身体不行,提前放回被勒索9000元
魏老太3000元——5000元
杨东1000元还有复印机2台、电脑2台、打印机1台、速印机1台。
巩素芹 电视机一台

2002年8月7日,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610的指使下,以松山区国安大队为首,同赤峰市国安大队对赤峰市大法弟子周彩霞(原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徐振青、杨桂云、李雪、吴淑华、杨树华、郎树芹、吴淑君8名大法弟子進行了文化大革命式的非法游街迫害。

他们用三辆军用汽车分别将8名大法弟子戴着手铐绑架到车上站着,在赤峰市整个市区、郊区進行了近一个半小时的游街,前面有警车、摩托车开路,后面有警车跟随,中间是诽谤、诬蔑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广播宣传车,共运用了大小车辆20多台,这次遭到迫害的有10多人,其中被非法判刑5人,劳教4人,有的被非法罚款如下:郎淑琴9000元 马玉芬3000元 王风茹3000元 吴淑华4000元 李雪至少13000元
吴淑君6000元 张悦舫3000元 金文珠6000元 吴淑梅(不炼法轮功)3000元。敲诈勒索的恶警有松山区国安大队的张英、徐国峰。

2003年7—8月,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大队在610的指使下又对大法弟子的家進行抄家,绑架8名大法弟子,有潘德芝、张悦舫、陈桂兰、张守义、刘某某、王玉环、洪素芹(红山区)、金秀珠(红山区),还有一名是陈桂兰的姐姐,只因在路上和妹妹说了几句话也被非法拘留15天。恶警在审问期间施行了各种暴行和虐待,他们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把金秀珠的头发给拽下一绺,用电棍电陈桂兰并威胁说:“你要不承认,就把你家人找来,叫你痛心”。

经过一个多月的审问和关押,大法弟子承受了迫害,家人也不安心,开始找人,恶警看问不出来什么,就向家人勒索钱财,每人必须交3000元保金才放人,交钱时不给任何收据,有人问为什么不给收据,得到的是“理直气壮”的答复“这个钱你们还想要收条,等着吧”。在关押期间多数大法弟子的家属被恶警敲诈勒索3000元—5000元不等,还不包括保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