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清醒的做好每一件事才是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


【明慧网2004年7月30日】几乎每期《明慧周刊》中都有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迫害的文章,特别是今年以来,从沈阳(波及全省)、双城、河北等各地,惨痛的教训一桩桩、一件件,令人痛心疾首。每个写出迫害事实的同修,目地是让各地同修引以为戒,可是惨痛教训后,当地当事的同修自省,而其他同修如果真能引以为戒,这类事情就会减少、甚至避免,但实际上却还是屡屡出现,直到6月6日明慧编辑部用大量篇幅对此做了明确的论述、警告,同样的事情仍在发生,似乎各地照样存在此类隐患。

一次次惨痛的教训给本来在巨难中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在证实法救度世人的路上艰难攀登的我们增添了累累伤痕,直接干扰、影响了正法進程。所有这些归根结底都是我们大法弟子自身那千百万年在变异的旧宇宙中、骨子里形成的常人心造成的。“旧势力黑手钻空子就钻了三个字:名、利、情。出问题的人都是因为执著名利情而酿成大错。”(明慧编辑部文章“警醒:走正我们的路”)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新阶段,为什么我们还能被常人心束缚、表现严重呢?为什么总是在惨痛教训后仍不能很好的冷静的挖挖根源呢?为什么非得出现惨痛教训后才引以为戒呢?而不是在出现不正确状态时,用清醒、理智的头脑把隐患消除在萌芽中呢?

原因是有些当事者(特别是某些协调人或资料传递人)总是自以为是,不管是师父讲法中点到、同修的劝告还是《明慧周刊》的交流,好像没说到自己。他(她)在大法中做事,可是其背离法的行径已经给邪恶的迫害埋下隐患而不自知,而周围许多同修看到了不敢说、不想说,就像是常人的那种心态。

最近以来,我们地区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不正确状态:

一、自追查国际发出6月份要到中国進行调查、核实迫害真象,江泽民集团就故伎重演,放出烟幕弹,撤销了一些公开破坏、打压法轮功的组织,而用另一种方式更加疯狂的進行迫害。

可是有学员听公安放出风来说“公安局撤销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就完全放松了警惕,象和平时期一样,也不修口了,把跑资料的同修公开介绍给不相干的学员;把资料点的来源也说了出来;把传递资料的同修也公开了出来。在外面谈论一些资料及证实法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必要注意安全了(其实本地刚刚有几位同修被邪恶非法劳教)。

二、还有学员(或协调人)以“热心做事”代替学法修心、理智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千方百计地打听各地、各乡镇的同修,要么去开交流会、要么去调查材料。你想没想过,你的到处走动,给隐在暗处的邪恶留下了蛛丝马迹,况且忙于干事、经常不学法、执著于常人的口才,已经离法越来越远了。

三、前一段我们地区有学员在做真象时被邪恶非法绑架、关押、绝食后放人。当时大部分同修起了欢喜心。有同修去劝说原来因为怕心而未走出来的学员时说“你们知道吗?现在做事被抓着,只要绝食就放人。”没多久这几位绝食出来的同修被邪恶秘密的劳教了。

对上述出现的状态,个人认为可能就是一些潜在的不安全隐患:

第一,迫害五年来,邪恶最怕的就是真象材料進入世人中,所以它们最想破坏的、千方百计查找的就是资料来源和传递网络。保护资料点的安全和传递资料的同修的安全,确保传递网络的畅通无阻至关重要。不管你是随便说出做资料的同修,还是到各地同修家走动等不理智行为都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师父一再告诫我们“最好还是你们的安全为重,别叫旧势力钻空子,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别叫邪恶钻空子”(《2003年元宵节讲法》)。“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能够出自于对大法的考虑,我看问题就不一样了,情况就不一样了。”(《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第二,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每个大法弟子也都是活传媒。大法弟子都在主动的在自己的层次上做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有些事不一定非得谁谁做,不要“认为热心干事,做得多就是修得好,把修炼和做事混为一谈,常人心起来了,无法冷静清醒的维护大法的修炼原则。”(《明慧编辑部文章“警醒:走正我们的路”》)

师父在亚太地区法会上讲“你们是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一个人影响与其相关的一系列众生的得救与否;一个地区将影响多少天体众生的得救啊?所以我们不能不为他人着想,不能不为众生着想,让我们真正时时刻刻学法修心,站在法的基点上,理智清醒的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同修间互相提醒,互相借鉴,共同精進,把一切隐患解体在萌芽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