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讲清真象”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4年7月30日】师父要我们讲清真象,怎样才能讲得“清”?同修打来电话,说快到7.20,一会儿要出去挂条幅。我告诉她要小心就挂了电话。一转念,不对劲,马上回电话:我的建议是先不要挂条幅。根据同修那边的情况,最需要的是真象传单,能让人看了明白,而现在挂条幅,不一定有好的收效。同修立刻表示同意,其实她也觉得不妥,但是点上发下来的,有点不好意思不挂,我说那就先收起来。

有两件事情使我写出这篇体会。

一件事在去年,我们地区及邻近地区就在这点上的做法不同,效果也不同。我们经过切磋,认为要少挂条幅,条幅主要起到镇慑作用,如果邪恶猖獗,搞了破坏活动,那条幅就不可少,真正“镇”到实处;其余时间多用精力做传单,更让人清楚很多为什么。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地区注重发传单、光盘,邪恶也拿着光盘到处搜查,但没有结果。过不多天,听说邻近地区抓了好几个学员,原因是那里出现好多条幅。不同的情况,引起我们的注意,也后悔为什么没及时同那里的同修切磋一下呢,反映出我们整体的大漏洞。

第二件事在几个月前,一天晚上,一位不修炼的朋友打电话来告诉我,最近出去做资料小心点,说听一起吃饭的警察说,因为我市公安局门前的大柱子被喷上了大法标语,所以市公安局长暴跳如雷,叫嚣发现喷涂标语的学员,要判重刑,而且向各派出所下达了抓捕指标。从而掀起我市一次邪恶的疯狂抓捕,我们地区的几名优秀的大法弟子先后被教养,造成严重的损失。听到这件事,我立刻想起,之前我同一个同修交谈时,他若有所思的谈到要找一个谁也不敢去挂条幅的地方做,是不是他喷的标语呢?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了同修那里,谈到这件事,他说知道这件事,并没有说是自己喷的。

我想,如果喷标语的学员真的是出自救度众生的心,而不是显示心和标新立异的心作怪,别的大法弟子不敢去的地方他敢去,那当然好,但也要考虑方法和形式,能不能起到真正的讲得“清”,而不是给人一种捅马蜂窝的感觉,那个马蜂就是毒,就是邪恶,我们的作用是化解掉它的毒,使它不再害人,所以要先“化解”。针对公安部门,我们首要的是怎样使他们先了解我们,清楚这场迫害真象,在这个过程之后或之中,它们行恶了,那时条幅和标语的力量才会发挥得更好。

前几天,和另一同修的一次谈话,我知道是他喷的标语。他的想法非常简单,一路走来喷了一路标语,到了市公安局门前,有人,稍微有点怕让人看见的心刚冒头,就正念灭掉了,这里也应该喷上。就这样简单,没有杂念干扰,看得出他正念正行。所以这件事还不能说是他的错。我也同他切磋交换了看法,就是象师父说的做事尽量考虑全面一点。多从整体上考虑,别让旧势力钻空子。

总之,我想,我们讲真象,没有千篇一律,不能太机械去做,最好是先仔细分析这个地区怎样才能使人能真的清楚真象,注重从世人的角度去考虑就会有好的想法产生。师父告诉我们每当做一件事情时,首先考虑别人能不能接受得了,就不会出现问题(请听大连讲法)。有的时候,我们只在想:我发资料就是想到救度世人才去发的。而往往忽略了要讲究形式和方法,更好一点,才能达到目标。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对你们很有意见:有人敲门,一开门,掉进来一张传单,人咚咚跑楼下去了,这叫干什么嘛。我想,引起他反感的是因为学员的这种举动不够恰当造成的,学员尽可以稳稳的把传单贴到门边,他开门时自然看到,不必敲门再跑掉,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做传单我认为要学员先认真看一遍,内容有无增删的地方,尤其是有些以前从网上下载的文章,很多字句要从新审定。我从捡来的传单看,有重段重句的现象,印象不好。

不妨想想:楼道里资料贴到哪不容易引起反感?如果贴到了对联上,一揭会把对联弄坏,那样效果不会好。很多同修把传单装入福包,效果真好!到农村撒传单再加个小塑料袋,以防下雨淋湿……多想点,会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