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丈夫受折磨含冤离世


【明慧网2004年7月30日】我叫栗秀臣,女,55岁,河北省南宫市人,97年10月一家三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生活变得轻松、踏实。可是,1999年7月,邪恶的720来临了,当权小人江××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指使人间的邪恶之徒迫害修炼人。我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丈夫受折磨含冤离世。

1999年4.25我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到北京去上访,99年7月30日被南宫市西街派出所所长高达志、丰海腾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将我抓走,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0天,并且勒索300元。

我给不法警察讲我们都是好人,他们不但不听,所长高达志还说:你打、砸、抢行,练法轮功去北京不行。上边有指示:(1)如果发现有一名去北京上访的,开除派出所所长。(2)有两名去北京上访的,双开公安局局长。(3)如去三名,市长免职。为了我一家人的饭碗,我才干的。

从那以后,在江××小集团的淫威下,不法警察不管白天、黑夜经常去骚扰大法弟子的家。恶警经常砸锁、毁门、爬墙、恐吓等。我丈夫王其昌也倍受折磨,于2001年5月5日含冤离开人世,恶警夺去了他51岁的生命,恶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厂子里只给了400元的安葬费。家里只剩下我和16岁的儿子孤苦度日。

然而丈夫刚死一个月,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培国带了三名恶警傍晚非法闯入我家将我、儿子王力、来看我的两个侄子(大侄18岁、二侄11岁)一块抓走。我给他们洪法、讲真象。半夜12点以后,李培国带着几个恶警和高达志、丰海腾和西街办事处的王成旗共七、八个人爬墙第二次闯入我家,把我家翻了个乱七八糟,到了夜里1点半才走,抢走了大法书。夜里两点半才把我儿子和侄儿放走。

不法人员逼我说出所有的事,4天4夜没让我合眼,仍没问出一个字来,于2001年7月1日晚把我投入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刚進去就把我仅有的8元钱给搜走了。

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恶警7天灌食一次,每次灌完后我都被折磨得鼻口出血,痛苦无以言表。好几次的灌食以后,只觉得气管、胃部都被插伤了,气管部位一阵阵地疼痛,胃部强烈的感到恶心酸胀。有时灌食完以后,胃部强烈的发热、心跳加快、全身发烧,还伴随着阵阵的瘙痒,真不知道他们在食物進里放了什么东西。第二天起来时,口里没有一点唾液,喉咙发干嘴唇像被烤干了似的,说话时口中喷出来的异味令周围的人都感到恶心。副所长李保欣说:这就是江××救死扶伤的手段。

不法人员两个半月没让儿子见我一次,2001年9月20日早晨,强行劳教我三年,让我签名,我不签。恶警张连海说:不签也得去。我一路上讲真象、发正念。车坏到了半路上,又换了一辆。张连海邪恶的说换100辆车也得送你去。我说你说了不算。我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被拒绝接收。下午4点我又被送回了南宫市看守所。我继续绝食抗议。

9月22日下午,李保欣带着几个恶警把我送到了南宫市育才路急救中心。几个恶警把我放到床上,按住我的头、我的胳膊、我的腿,使我动弹不得,一名女医生将塑料管子朝我鼻孔里插。有时一次没插進去就再次插,直到插到胃里去为止。抽出来时,我口里呕吐出来的都是一块块的血团,鼻孔里凝结在一起的也是血团,鼻孔完全被插破了。

大概10月7、8号下午3、4点钟,不法人员看我瘦成了一把骨头,害怕我死在监狱里,又把我送到医院去输液。到医院后,我从车上下来,对围观的人说:我今年50多岁,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没有病,指着不法人员说,它们是江××的帮凶,硬把我拉来输液,输死法轮功算自杀。天安门自焚就是这样造的假。邪恶开了药也没输成,又把我按在车里,送回看守所。

10月12号上午公安局怕我死在看守所里,让我妹妹把我接出去了。進看守所时106斤的身体,出来时仅仅剩了70斤。

2003年5月27日晚上7点左右,南宫市公安局命令大屯乡派出所的邴汉贵带着四名恶警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又将我绑架,5月29号刚送回家,5月30号又被市“610”劫持到了洗脑班。不写“三书”,就连日连夜的不让你睡觉,不准上厕所。不法人员利用犹大,对被抓進去的大法弟子轮番轰炸洗脑,肆意改动师父经文上的关键字句,欺骗大法弟子。

由于中共决定在三年内撤消“610”办公室,层层签定限期必须“全部转化”的责任状,所以不法人员用尽了各种卑鄙手段,但也没能改变一点我对大法的坚定正念。一个半月后,它们一看实在转化不了我,想勒索我1500元钱再放我。我坚决抗议。

到2003年9月5日下午5点半,不法人员看到从我身上捞不到一点油水,我在那儿学法炼功、发正念,还影响一大片,就让南宫市公安局把我接回家。警察们把我扔到离家20多里的一个路口就走了。

以上所有的这些都是我所遭受的迫害,然而遭受迫害的原因只有一个:仅仅是因为我信仰了法轮大法,仅仅是因为我向世人宣扬了“真、善、忍”好。这一切迫害都是江××为首的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一手酿制造成的。江××的帮凶恶人们在迫害中玩着花样,变幻着面孔,时而凶相毕露,时而装出伪善的嘴脸。无论它们怎样表演,它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是不能饶恕的,它们终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我的遭遇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的大法学员遭遇的真实写照。在此我衷心希望中国大陆同胞、海外华侨和世界其它各地所有有正义感和良知的人都来谴责人权恶霸江××给中国人民造下的罪行,共同制止这场悲剧的延续,争取能早日把这个人类的人权公敌押上历史正义审判台。为了人类永远的幸福、安宁,让我们来共同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