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岭大法学员王玉梅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我叫王玉梅,今年36岁,吉林公主岭市秦家屯人,住韩泡子村。由于我依法上访,四年来遭到恶人的残酷迫害

98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大。99年江××非法取缔法轮功后我去上访,在北京前门大街遭绑架,后被押回公主岭看守所进行迫害。在从北京返回的途中,秦屯派出所所长申传伟不给我饭吃,他还给巨元纸业厂厂长周贵仁施压,在我爱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非法从他的工资中提走人民币1000元。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申传伟和常明磊常用污言秽语侮辱我,对李老师不敬,被我义正辞严制止。一个月后,没有履行任何手续,没经我本人签字却将我劳教一年(走时一姓张女管教不给我办提款手续,勒索我128元)。这期间很多人受到株连,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第一个受到株连被迫害的是我的丈夫刘建国。他在巨元纸业当推销员,工作稳定,可却在江氏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恶令下被厂长开除。我爱人领着年仅四岁的儿子过着没有经济来源的日子。第二个受到株连的是我的哥哥王忠彬,他是××厂的副厂长。亲人告诉我,他一个月中就被唤来唤去的跑镇委、镇政府十多趟做所谓的深刻“检查”,否则饭碗难保。第三个是厂长周贵仁,他被弄到镇政府失去人身自由一上午,最后强行无理的开除了我爱人,使我们的生活陷入窘困之中。第四个是佟家屯的村干部于喜龙。当时我们租的是于舅哥的房子,镇里却说他“失职”,让他“检查”。他最后在压力面前赶我爱人和孩子。

由于我被非法劳教,本来就年迈体弱的老父亲更不堪这巨大的精神打击,含恨辞世。而我正在狱中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导致我不能给父亲床前尽孝、身后送终,甚至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这期间我承受了巨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头发掉了、白了许多,腰围由2尺8寸瘦到2尺1寸2。

2000年10月22日,我获释回到家中。因上访已无门,12月24日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和平请愿,被便衣绑架(在公主岭住京办一姓邢的负责人勒索我250元)。后秦屯派出所闫偃辉和镇政法委书记鲁英军把我非法押回市拘留所。为了维护《宪法》赋予公民依法上访的权利,我绝食表示抗议,遭到所长陈小伟等人给我注射不明药物及两次野蛮灌食,导致我得了心脏病及其它病症,他们第二次把我非法劳教一年。

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我因不昧着良心说假话,致使我在肉体和精神上承受了非人折磨,但我没向强暴妥协,没有屈服,那种迫害人间没有言语能形容出来。就这样我又经历了一年毫无人性的摧残后,2001年12月29日回到了家中。

这期间我的家人也同样承受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和经济损失。我爱人才37岁,人家见了却喊他“大爷”,弄得他哭笑不得。我回来后决定把这个被迫害得一贫如洗的家支撑起来,可恶人仍不放过我,总来骚扰,我告诉他们新闻在造谣、欺骗民众,他们不听。有一次,来三伙人到我家中骚扰,其中一伙有鲁英军和610的刘义博,事务所张永清、张洪福来了让我签字,我在上面写上了“坚信‘真、善、忍’做好人”,按了手印。

刚过完春节,我和爱人去长春办回来点日用小百货,因为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爱人拖个孩子无法赚钱,维持生活借了不少外债,想赶集赚点钱,把这两年欠的外债逐渐还上,过安稳日子。谁知恶人还是屡次干扰,不让我们过好日子。2002年3、4月间韩泡子村治保主任王中华带人强行给我照相,我给他们讲真象,王中华却蛮不讲理。后来我见到那个照相的小伙子的母亲,她告诉我说“我儿子说‘炼法轮功的王姨说的真好,我没给她照上’ 。”

没过几天,派出所刘洪军和常明磊在晚饭时又来到我家提出一个无理要求,让我们把户口起出秦屯,怕上边搞株连影响到他们,被我拒绝。他们还说,我多年的同学来我家串门没告诉派出所,也要给我治罪。交往自由也是受法律保护的,我据理力争,他们恼羞成怒,在我家气呼呼的写了一篇材料,恐吓说“你们受罪的日子在后头呢,等着……”然后气势汹汹拂袖而去。我们一家人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直到四月下旬的一天,爱人去吉林打工走了,我领着孩子离家出走,去过那种没人来骚扰恐吓的流离失所的生活,摆脱恐怖的生活环境。

我刚离开家,恶人就找上门来了,发现家中没人,于是整个公主岭所有的城乡派出所都接到了“全体出动”的命令,四处抓捕我。所长闫偃辉被逼无奈进京抓捕我去了。同时王中华又带人去了黑龙江伊春我婆家骚扰。但他们皆未果。于是他们往吉林打电话把我爱人追了回来,并信誓旦旦的承诺,回来后不但不抓人还要给我们两口子安排工作……我爱人比较正直善良,信以为真,开始四处找我,见到我后告诉我他们承诺的话,我告诉爱人这是他们的骗局,我不能回去。我爱人已在物质和精神上承受了两年多,总算把我从狱中盼了回来,有了生之希望,而邪恶之徒却在我们夫妻之间制造事端,挑起矛盾,扼杀他生之希望,卑鄙至极!我怕他真想不开出人命就随他回去了。

回来后的第二天鲁英军和刘文博来探风,我一点没怕,坦然镇静,因为我没有任何错,没犯任何法,我爱人却害怕了,后悔把我逼回来,怕出危险。果然半夜12点多村干部赵洪洋带着警察又来搜查一趟,天亮以后闫偃辉和鲁英军带领数名警察又到了,当时我正在小园种瓜,闫偃辉进屋后先冲我大吼一阵,说进京找我又苦又累遭透罪,嗓子发疼,把气全撒到我头上了。我笑着告诉他,这是江氏残害民众,搞株连,是它在害你们,而非我。闫偃辉又说,你不知道昨天市里、镇里的领导研究过了,决定给你判三年劳教,今早送走。没想到A出面在B面前保了你,把事给拦了过去,要不今天就把你给送到劳教所了。可是你知道吗?这次四处找你花了两万多块,都株连到韩泡子村了。我再告诉你,如果陈国(大法弟子)前脚进去,后脚也把你塞进去……

父老乡亲们,看到这里您是否多了一些思考?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几个××党的干部往那一坐,研究研究就把一个没有犯任何法,没犯任何错的老百姓判劳教,投入监狱,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这又将给国家、社会、人民带来什么?您想过这些问题吗?他们公然超越《宪法》的违法行为,完全说明了江氏流氓集团眷养的各级贪官们在任意以权谋私,以权代法,任意欺压,残害善良的百姓。任意践踏法律的尊严,其结果必将导致人民对执政党的不信任,败坏着××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派出所的人迫害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使假的、恶的、暴力充斥社会,使腐败滋生,道德一日千里下滑,使黎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父老乡亲们,擦亮您的双眼,用您理智的头脑仔细思量一下,我说的对不对?我们按“真、善、忍”法理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大家去上访也是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何罪之有?我带着孩子离开家不也是他们逼的吗?不敢在家呆,他们总来要这个,限制你那个,只要说一句真话又是拘留,又是洗脑,又是劳教。可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能昧着良心撒谎啊!所以不是我不想在家。这就是很多法轮功学员不呆在家里到外面流离失所的原因呐!

父老乡亲们,只要你明白了法轮功真象,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就是遭受再惨重的代价,我们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因为乡亲们没有被欺世谎言蒙蔽,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有自己的主见,能分清善恶,这就够了。愿父老乡亲们都能因此而有正念,获得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也奉劝那些被动而又麻木执行邪恶迫害命令的人,为你的将来想一想。善恶必报是天理。下面仅举几例:

恶报:

吉林四平市辽河农民管理区恶警李洪军,经常攻击大法弟子和谩骂大法创始人,对所辖区内的大法弟子非法跟踪抓捕,十分卖力,对进京上访回来的大法弟子杨东吉、于子军、王成贵等人进行残酷迫害,2002年6月,在一次去梨树看守所送大法弟子返回途中所乘警车与一小农用四轮车相撞,司机受伤,躺在后排座睡觉的李洪军当场毙命。

福报:

一、湖北某市一个姓刘妇女患子宫瘤,加上家境贫困而陷入绝境之中。一位当地大法弟子到她家去讲真象,明白真象的她在当天就把贴在她家墙上的诋毁大法的标语和图片全撕掉了,恶人问是谁撕掉的。她理直气壮的说,是她干的,还劝恶人以后不要再贴那些不好的东西了。后来她发现自己下半身不流血了,到医院检查发现肿瘤不见了。

二、一位同修的婆婆叫赵凤英,患有顽固性头痛,两侧肾脏都有肿瘤,同修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受益。她婆婆每天都念几遍,没过几天,婆婆惊喜的告诉她:真神奇!头痛好了。婆婆还帮同修做豆腐脑,每天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同修告诉她:是法轮大法救了你,是师父慈悲救度。

劝公安

江氏迫害法轮功,追随恶首罪不轻
江氏海外成被告,它还能逞几时凶
你说镇压是工作,请你三思而后行
他日奇冤昭雪时,有谁替你担罪名
善恶必报是天理,悬崖勒马惜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