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经文《修改》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4年7月31日】见明慧文章有几篇谈“改字”的,也想谈谈自己的一点认识,以与同修切磋。

古汉语里没有现代汉语之说,就是两大类词:“实词”和“虚词”。有实际意义的词为实词,没有实际意义的词为虚词。“地”这个词在古汉语里是有实际意义的词,就是“天地”和“地方”的意思,除此没其他的含义。

现代汉语历史很短,是由吕淑湘等人从英语里边移植的。里边有一类词叫结构助词,1955年以前,结构助词只有两个:“得”和“的”。修饰词在前,中心词在后的,中间需要结构助词的,用“的”; 补充修饰语在后,中心词在前的,中间需要结构助词的,用“得”(古汉语里中心词和修饰语结构严紧,一般不用结构助词,直接结构在一起)。1955年,全国开了一次语法会议,把结构助词确定了3个:“的”“得”“地”。定语(修饰语)和名词(中心词)中间加结构助词用“的”,如“漂亮的衣服”;状语(修饰语)和动词,形容词(中心词)中间加结构助词的,用“地”,如“认真地读”“非常地漂亮”;从此出现了“地”这个结构助词;再一类就是中心词(等词或形容词)在前,补语(修饰语:补充说明)在后的中间加结构助词用“得”,如:“走得快”“美丽得很”。

结构助词是无实际意义的,是虚词。可是,现代汉语把古汉语的实词“地”,拿来用作虚词。这在内涵上就变异的天壤之别了。师尊《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要求搞艺术的大法弟子从“在这些正统艺术的功底上走回来。”。师尊在经文《修改》中,要求大法弟子把“现代人否定中国古文化内涵造成的”“改变了内涵”的汉字改正过来。我想,这都是在文化领域里的正法,都是给后人给宇宙留下来的。所以,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要按照师尊说的认真去做好。可是,我发现我周边的大法弟子,并没有认真的去学法改字。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干扰大,凡事多,无时间;再是“地”这个字认不准,不知改哪个字,怕改错了。因此,我就写了上面的话。我个人认为,主要原因是没有认识到他的深远意义。

“原来的大法书,大法弟子可以改过来。用小刀刮掉后,用手写或铅字印上都可以,但是最好是大法弟子来改。”(《修改》)从这段讲法中我还悟到另一层意义,就是通过“修改”,大法弟子要把所有的讲法逐字逐句的通学一遍。这内涵是深远的——在现阶段大法弟子普遍感觉干扰大,凡事多,无时间,动不动就出个事弄得没空学法、发正念,就是学法,发正念也难以静心。有人说:“现在疲劳得很,学法也不感觉那么亲切,有那种饥渴感了。”这个情况很严重,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是黑手的最后垂死挣扎,我们一定要警惕,重视学法和发正念。不進则退,我们不能在疲累的不知不觉中掉下去。一定要主意识清醒,正念足,意志坚定,精進不止,重视学法和发正念。师父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期间大家能保证多学法是最好的办法。”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你们不注意学法的时候,肯定这些东西就会助长。”所以,我们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在多学法的基础上做好发正念和讲真象。

我自己的感觉,在疲累、心不静、身体不舒服时(病业现象),只要静下心来多学法,一切都恢复正常。当然,这必须是在你主意识清醒,正念足,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其黑手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在《转法轮》中师父也讲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分这种思想业。” “能坚定者,业可消。”

那么,为什么多学法就能够排除干扰、消去思想业呢?师父讲:“我的书字字都是我的形象和法轮”“ 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在正法时期,意识清醒,意志坚定,全盘否定旧势力,坚决铲除黑手,就是正法修炼。你只要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正念足,多学法,修好自己,师父的法身就会给你消去大部分的思想业,就能排除一切干扰。

从另一角度讲,宇宙中层层叠叠的生命、物质,都是“真、善、忍”大法把各层次的本源物质组合成层层粒子而成的;反过来,法也可以把各层次败坏的干扰正法的生命、物质,化归本源。所以,修炼人在学法中,正念足,主意识强,能修自己,只要心性达到了那一层次,法就会给你净化到那一层次。师父说:“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层次所限,错误难免,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