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仇恨犯罪诉讼案新進展(图)


【明慧网2004年7月31日】于2001年在芝加哥中领馆前殴打绝食法轮功学员的两名罪犯在2002年相继服法认罪后(刑事案),又于日前相继接到民事赔偿的诉讼状。他们被控告犯有仇恨罪、殴打罪、合谋犯罪等多项罪名。此(民事)案自2003年9月5日由库克郡法庭法律部受理后,已经过多次案件管理庭议,原、被告双方的正式交锋即将随着本案的发展而开始。

原告方霖、鹿丰于2003年向库克郡法庭递交民事诉讼状,指控参与殴打的三人蓄意策划了对他们的殴打,是由于受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恶意宣传,在仇恨心理下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仇恨犯罪。随后原告多次依法律程序将诉状送达被告,被告虽以各种借口推托,但终于在2004年5月所有三名被告全部被送达。其中在领馆前行凶殴打法轮功学员的郑积明被送交诉状次数最多,最后一次在直接面对送状人时,他仍然坚持否认自己的身份,不肯接受诉状。当原告向送状人确认被告身份后,送状人证实完成了递交程序,同时感慨的说,“He is a great liar! (他是一个大骗子。)”

原告律师李欧纳德·贝克将于2004年7月29日向法庭提交一份诉状补充案。被告郑积明的律师则须于8月30日以前对此做出回应。

此案与其他殴打犯罪不同之处在于,受害人与被告无冤无仇,除对法轮功的仇恨以外,被告没有其他作案动机。所以原告认为,被告的犯罪行为不是针对原告个人的偶然事件,而是针对法轮功群体的犯罪行为。案件发生地点是芝加哥的中领馆前,在事件发生以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地点已受到形形色色的骚扰,其中最严重的是发生在2001年7月13日的由华联会主席邱超廉带领下的攻击与性骚扰。两个月后,在同样的地点,在法轮功学员绝食请愿期间,又发生了更为严重的9月7日郑积明与翁玉俊打人和死亡威胁事件。两起事件是否有着背后的必然联系不得而知,但两起罪行的被告都同样与芝加哥中领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邱超廉所在的华联会本就是中共在海外的臂膀,曾多次在中领馆官员的督导下对法轮功進行毁谤攻击。华联会主席邱超廉自从对法轮功学员攻击(battery)后,很快由副主席升任为主席,并连任历届主席一直至今。同时他由此“业绩”而一跃成为“爱国侨领”,受到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的亲自接见,被北京政府多方鼓励,被聘为国务院海外侨联顾问,邀请参加中国人民代表大会等诸多嘉奖。

与“爱国侨领”略有不同的是,郑积明与翁玉俊于2001年9月打人事件之后迅速逃离了现场,很长时间内无声无迹。直到2002年6月被捕后,被告郑积明与翁玉俊的身份才逐渐大白于天下,这两人都隶属于其同乡郑礼光在芝加哥成立的美中福建同乡会的主要成员,都是自助中餐馆的老板。被告郑积明被捕后,曾谎称自己不认识原告,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还谎称自己没有工作。他想方设法逃避法律责任,委托同乡会的副会长林增新和Sing-chok Kwok去调停,曾试图出钱15,000美元贿赂,想以金钱为代价阻止对自己的法律起诉。林增新称郑积明患有高血压,不愿家人为他吃了官司而担心,同时担心自己的避难移民申请因此受到影响,诸如此类,希望得到停止起诉的宽宥,但拒不承认自己与中领馆的任何关系。

此同乡会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是偷渡来美,以避难取得美国身份。包括会长郑礼光也是以避难取得的美国绿卡。然而包括郑积明,郑礼光、翁玉俊在内的3位中国难民们,虽然是背井离乡,为逃避迫害偷渡来到美国的,但他们仍然是非常“爱国”的。郑礼光先生和副会长林增新都受到过江泽民的亲自“荣誉”接见,翁玉俊先生曾摇着红旗在大街上迎接江泽民访问芝加哥。郑礼光先生曾比喻自己的同乡会就象襁褓中的婴儿一样,是在中领馆的关怀爱护下长大的。

自从两名案犯的身份在2002年6月暴露后,虽然两罪犯本人甚至回避了包括赌博在内的许多社会日常活动,非常低调的回避与中领馆的直接关系。但是中领馆仍然投桃报李,从不忘记对郑礼光先生的福建同乡会给予了多方关怀与安抚。譬如2002年的同乡会感恩节餐会上,芝加哥中领馆的主要领事们和华联会的邱超廉主席全部到场。当时的芝加哥副总领事、自谓的代总领事沈伟廉讲:在美国,感恩节是家庭团聚的日子,而芝加哥中领馆和美中福建同乡会今天在一起就是一家人的团聚。(事实上,芝加哥另有一个福建同乡会,并没有在领馆的影响下做出什么仇恨犯罪来。即使是郑礼光先生的美中福建同乡会里面,参与此案的也仅是极少数的这几个人而已。)

2004年4月华联会的第四届大会上,在邱超廉又一次连任主席的同时,作为华联会裙带组织的美中福建同乡会的会长郑礼光先生也终于不负众望,被吸收、而且一跃升职为华联会的副主席。在对诸位华联会主席及副主席的介绍中,寓意深刻的指出郑礼光先生“克服困难”带领福建乡亲旗帜鲜明的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与法轮功作斗争,爱国爱乡,积极参加爱国活动……

不错,被警察抓捕、接受传票、请律师、上美国法庭对于在美国的难民来讲的确是困难。郑礼光先生为了“带领福建乡亲与法轮功作斗争”真是要克服不少困难。好在,郑礼光所能带领的,不过是号称的“福建乡亲”牌下的那么一小撮几个人而已。

另讯,参与2001年7月13日邱超廉骚扰案件的主要人员雷国鸣已经于2002年底突患心脏病而死。近来又传言被告郑积明已身患肝癌,不过从其接受诉状时的机敏反应来看,他应该还可以坚持到本案的结果呈给世界观众们的时刻。


2001年9月7日打人者郑积明(右)在马路上向方霖冲来,翁玉俊(左,车内)推车门冲出。

2002在8月27日郑积明(右) 和Kwok, Sing-chok(左)在進法庭时遮脸回避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