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六安地区部分法轮功学员2001年前后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2004年7月4日】2000年3月中旬的一天早晨,法轮功学员邵必霞、李永珍、周巧仙等人去烈士馆炼功,被坏人偷偷的摄像,接着由公安局一科彭局长等警察将和平炼功的学员团团围住,强行将晨炼的法轮功学员带往公安局非法审问。一警察嘲笑她们说:“今天晚上你们的大名就会家喻户晓了”。法轮功学员说:“我们又没做坏事,修炼法轮功都是做好人的。”随后她们被劫持到了看守所。

在此之前,法轮功学员李昌华、田莉亚、吴启荣、陈礼芬已被关在看守所里面。仅仅因为他们在一起看李洪志老师的照片,正好被恶人张群撞见,张就打电话叫来了警察,将他们全都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还有李昌伦、李祥、霍山县的罗世文。

法轮功学员李永珍、李昌华、周巧仙、吴启荣被非法关押在3号房;张永珍、邵必霞、陈礼芬、田莉亚、孙宜淑被关在4号房。田莉亚坚持炼功,被指导员廖××戴了脚镣手铐,她的母亲李昌华也被强行戴上了脚镣手铐。周巧仙、吴启荣也因为炼功被戴手铐。每次都是韩姓所长和廖姓指导员给加的刑具。

2000年4月25日,李昌华因手铐戴得太紧,肉都快被勒开了,同号的其他犯人看不下去,不修炼法轮功的号长王康华看到学员们都是好人,所以向干警反映,结果被所长狠骂了一顿。

“五一”劳动节那天,李昌华手铐还没有给松开,肉被勒破。3号全体人员绝食抗议,要求给松手铐。恶警只给松了开两个齿,一个星期后才将手铐松去。号长王康华向管教反映此事,被非法加刑两年。她被送去服刑时全号房的人都为她难过。

从4月份开始,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高强度劳动,主要是穿小彩灯。学员们很多都是50岁左右,白天还凑合穿,到了晚上,简直没办法,工作量又大,且灯光又暗,拿起一个只有小拇指一半大小的小灯泡,凑到眼前,半天才穿上一个,眼睛痛的直流眼泪,恶警还摧着加紧穿。

没有多久,学员李汝琴因为保存师父的照片,被送到霍邱看守所“隔离审查”。不久又被送到六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3号房。

法轮功学员因为炼功、背书被干警侮辱。有一次孙宜淑正在背书被干警看见。邪恶的警察立刻将电风扇关上了。此时正是暑夏,而且又在高强度的劳动着。很多其他犯人热得大吵大闹,可是恶警就是不开风扇。有时恶警还关掉自来水,电风扇。

2000年9月的一天下午,警察突然叫张永珍去接见,她感到有点蹊跷,因为当时炼功人被非法关押的很少有叫家人来接见的,除非恶警们发现了有空子可钻,变相的来迫害我们。那天接见时特别宽松,在接见室里看见她的妹妹和母亲,见了面,警察讲了几句话就故意走开。妹妹说:师父的经文又发表了。家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她们写个东西(指不修炼的女儿),你签个字就可以出去了(大意是:不上访,不外出)。另外你再告诉其他同修们也这样做。由于当初不知道这是恶警们的变相迫害的手段,大家以为这样做没有错。恶警采用这种形式,让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这样一一接见,然后签字。农历八月十五前后,她们被放回。

回来后没有多久,这些学员们才知道:上当了,都被干警骗了,警察造假了。她们在同修家聊天,被恶警盯梢,邵必霞和张永瑾又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9月前后,学员田莉亚送了几份讲述法轮功真象的资料给商之都会计看,没想到被告发,几天后被关入看守所。

那时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有皖西联大的大学生桂祖瑶、周友鑫、韩守纯、张雪、李敏、蓝润琴和她的女儿王梅等人。听说她们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被恶人残酷的灌食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去找警察张群,要求见见看守所里绝食的学员。张群也想叫她们不要绝食,所以也同意了。看见她们时,有几个已经停止绝食了,但李敏、王梅等人还在绝食。张群说:如果你们把她们劝不绝食了,星期一就放她们。其实不是这回事,她们绝食时检察院、公安局的人看了之后,准备星期一就放她们回去的。

2000年11月之后,纺织厂的医生王培新和本厂职工陈除、淠史杭总局的技术员陈方来因为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周先霞和一位散真象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关押在看守所里。

2000年12月份,610头目陈昌国,办公室负责人冯新在市公安局(六安市云露桥东边)办洗脑学习班,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信仰。在这之前他们到淠史杭也办过这样的洗脑班,在李昌伦家里也搞过一次。610不法人员找来了各个行业的所谓专家,对张永珍、张永瑾、和陈礼芬强行洗脑,法轮功学员们告诉他们学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的,对国家和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2001年1月11日,张永珍在单位给厂里的几个办公室领导们看真象资料。下午就被金安区一科科长王美全、潘军、王传如、沈××带到公安局,审问资料的来源,直到深夜一点多钟,又将她关入看守所。

2001年1月23日,江××搞天安门自焚来栽赃陷害法轮功,看守所里的广播一个劲的播放。此时比较宽松的环境马上紧张起来,恶警们恶狠狠的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认真听,还要每个人表态。所长问法轮功学员田莉亚对这事怎么看,她说不可能,自焚者绝不是炼法轮功的。

2月初的一天,学员黄应芝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送回来,劫持到看守所。她说胳膊在北京被警察拧脱穴了,当时骨头戳得多高。来看守所里的那天晚上看见他的胳膊又乌又肿,在看守所里什么药也不给敷。

2月21日夜间约1点钟,干警大声叫杨伟俊的名字,才知道韩守纯的哥哥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他也是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1年2月16-22日间,邵必霞、李永珍、周巧仙因写严正声明:声明在强迫中违心写的保证书作废,表示继续修炼法轮功,因此而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彭艳芳和周先霞因为打电话聊天被非法关押進来了。

看守所每天都强迫所有在押人员静坐,2001年3月初,邵必霞不配合,被廖××叫到院子里,强行给反铐双手。3、4号房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迫害,高声背经文,整个看守所被震惊了。恶警硬说她们在闹狱,把武警也调来了。晚上公、检、法的书记和公安局长全都到了,逐个问话直到深夜2、3点钟。之后对两个女号房严加看管。武警在女号房的窗子上24小时看着。没过多久,从这里调走了20多人,把原本2个女号房,分成了3个女号房。

没几天,听见刚刚被调往8号的田莉亚喊:我又戴上铐子了。大家才知道她炼功被恶警戴上了手铐。听到这个消息后,法轮功学员们绝食抗议,直到管教跑过来对大家说田莉亚的铐子已经去掉了,法轮功学员们才吃饭。

不久之后,法轮功学员彭艳芳、周先霞被送到女子劳教所。2001年4月17日,张永珍、李永珍、邵必霞、韩守纯、周友鑫也被送去劳教。

以上是安徽六安地区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在2001年前后被迫害的简单情况。希望善良的人们帮助早日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
犯罪恶人名单:
六安市政法委书记陈昌国,宅电:0564-3309168   
六安市610办公室电话:0564-3224810
六安市公安局长郭德逸 、叶辉,专职迫害法轮功,值班室电话:0564-3221479
看守所电话:3313325
金安区政法委主任陈久铎,手机:13034048811,家电:0564─3317415 办公:0564-3312745
金安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王美全,手机:13956130635,宅电:0564-3284230
金安区公安分局一科干警潘军,手机:13014027806 ,宅电:0564-3223247
裕安区政法委:0564-3213747
裕安区公安局一科:0564-328593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