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程


【明慧网2004年7月5日】我的送行汽车不得不离开主干线,和车队告别了。满载着小弟子和自行车的汽车队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外。突然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多伦多和蒙特利尔小弟子“制止迫害,营救中国大陆受迫害的孩子们——多伦多至华盛顿DC自行车之旅”,已经上路四天了。因为路程不远,所以每天完成预定骑车路程都还可以用汽车接回来。似乎他们还没有真正出发。可是今天,他们将很快跨越国境,真的与加拿大,特别是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同修们作一次短暂的告别了。

正法时期的大法小弟子,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对正法的理解怎样?他们究竟在怎样参与?他们的使命是什么?同修们说,这一次,孩子们真的心动了,他们正在走出我们成年弟子们的影子。

以前,小弟子人的这一面有孩子的顽皮,贪玩,天真,烂漫。成年人往往也比较多的看到了这一面,只是把他们当作孩子。甚至对他们的事情关注的很少,以致想回忆一些事情却觉得不甚了了。我只好拣我熟悉的说一点。

孩子们学了法,他们懂了多少?法就是“真善忍”,他们是怎样理解的?一个小弟子到商店去,他爸爸把一个商品碰到地上,包装弄脏了,孩子说:“爸爸,咱们就买这个,不能让别人吃亏。”

一个更小的弟子,就是在电影《沙尘暴》里饰演孩子的那个,当电影剪辑完成之后观看时,看到邪恶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场景,孩子忍不住哭泣起来。

一个女孩子和妈妈爸爸一起给中国大陆打电话,连着打了好多个小时,一边打一边发正念。为啥呢?让中国老百姓明白真象别受江XX的骗。当她在法会上谈体会时,感动了许多成年修炼人。

小弟子听到母亲的呼唤,立即跑到计算机前,那是师父“忍无可忍”经文发表的时刻,平时贪玩、做事不主动的孩子,这时候突然在屏幕前一下子哭出声音来了。

“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钢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忍无可忍》

太久了,弟子们都在盼。小弟子们也在盼。盼望“法正乾坤”。

今天,他们终于上路了!

自行车旅行并不新鲜。横跨一千多公里也不是首创。车挺新,头盔、短裤、几乎每一个人有一部对讲机(对讲机现在很便宜),还有带手提电脑的,还有成年人支援小组,开着几部汽车协助。已经联络到的沿途的大法弟子给予了非常大而且实际的支持。

那么,他们飞转的车轮蕴含了怎样的意义呢?

在学校里,有不少孩子在炫耀自己的户头上有了几百、几千元存款。而他们,拿出了自己仅有的零花钱(当然父母得出大头了,还有同修们各种方式的支援)。

他们周围的孩子们吃喝玩乐,夏日中绿波荡漾的泳池,沙滩,迷宫般的游戏乐园,网络上的虚拟世界使孩子们着迷,即使是对成年人来说也是充满了诱惑的世界,五光十色,光怪陆离。

而他们在烈日炎炎之下,就是接力般的一蹬一踩,横跨从北京几乎快要到上海那样一个有风雨有山路的一千多公里。

大一点的常人孩子男男女女卿卿我我,黄色、低级充斥的现今人类社会里,孩子们越来越早的失去了清纯,这样成长起来的一代又一代,没有了传统的道德,淡漠了社会家庭的责任,丧失了人类的尊严,丢弃了做人的行为准则;而他们,一群修炼中的男孩女孩,去见媒体,在绿地上向过往的人们展示法轮功功法,当一个路人微笑的接过他们手中的真象资料时,他们高兴的呀,健康、向上,善良、慈悲,圆容在他们青春的灿烂笑容里,

常人的孩子们远远尚未触及“人类将向何处去?”这样一个极其现实然而却过于沉重的主题;他们却已经懂得无限苍穹的宇宙与每一个生命的关系,“真善忍”的光辉映衬出那个全新的无限美好的未来,对于修炼者真正生命的意义已经不是一个理想,一个信仰,而是最真实的存在。

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还会孩子般的哭笑、戏耍,还会时不时的偷个懒,撒个娇。可是你问他们,他们都知道,师父就在身边。孩子们都有这个心愿:做得更好一点。

他们也在给未来留下什么?

短短的几秒钟里,望着他们远去的车影,我感叹了。目光在湿润眼眶的晶莹之中有点模糊了。套句老话:孩子们踏上了征程,用一句有着修炼内涵的说法:他们踏上了真正的归程。回归到最美好的境界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