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恶警对我的凶残折磨


【明慧网2004年7月5日】前一段时间电视中总是宣传美国士兵如何虐待伊拉克战俘的事。我曾在自己的国家被警察虐待过,而且遭受的虐待远比伊拉克战俘惨痛。

由于我家住在路边,進出比较方便,炼功的同修们上下班或上市场路过都爱到屋里坐一会,时间长了,就被附近的恶人举报了。2003年春天的一天晚上,有两名同修刚从我家出门,就被蹲点的警察绑架,然后他们就闯到屋里翻东西,就连被子、枕头都撕开扔了一地。最后警察把我的法轮大法书和一些大法真象材料拿走了,还拿走了我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四百多元钱,其中有硬币、成角的、也有几分的;一套新内衣、两双新袜子,这都是过年时儿子媳妇们买的,我没舍得穿,还拿走了我上大学的儿子的一本集邮册,价值一、二千……。然后把我和我的家人(没学法)和几名同修全部绑架到公安局。

接着,恶徒们在我家蹲坑,几天内,陆陆续续的有很多人被绑架,有同修,也有来我家串门的亲戚朋友。

不法人员把我们几个关入看守所,有的被打得用担架抬回来,有的把大小便都打出来了。一天下午2点,恶警把我提了出去,审问资料的来源,其中有一份它们认为重要的资料,问是从哪里来的。我不说,恶警们就打,有三个男的,其中一个人打,另两人看,打人者是二十多岁,中等个,有点瘦,他说他们是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专门迫害法轮功。

这些人非常狠毒,对我这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一点都不留情,先是左右开弓打嘴巴。然后用皮鞋踢,至今我的腿上还有当时被踢时留下的疤痕,满屋子都是“劈”“叭”的打嘴巴和“哐、哐”的踢人声,把我头打得嗡嗡的。不一会,我就全身抽搐。听到有人要取电棍,说我是装的,有人扒我眼睛,看到眼珠不会动了,就用凉水泼,然后又把我抬到床上,放我嘴里一片药,被我吐了出去。恶警们看我清醒了又继续审,我仍不说。又找来了我的家人劝我,家人没有配合这些恶徒。后来我才知道,为了审问资料来源,恶徒们把我的家人非法关押了好几天,头发都给剃光了。

就这样审了一宿,打昏过去就用凉水浇,第二天天亮仍继续审,不知为什么当时我浑身哆嗦,说话不成句。这时有个恶警说:“你们不是能发正念吗,我允许,你现在就发吧。”

我就盘腿立掌发正念,一会儿平稳了。可恶徒们仍继续踢我、打我,打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时,就用塑料袋套在我头上闷。憋得我不行了拿下来继续打,恶警们整整连打带审我28个小时。

以后,每天都非法提审我,但是换了人,是当地公安局的,说我反对××党、反对江××。我说:“江××也代表不了××党,更代表不了国家,将来它得上历史审判台。”有人说:“真的吗,老太太,这回你可大面积弘法了,你的这些材料多少人看哪。”我说:“那你们就好好看看吧,都是救你们的。(其中一份真象材料是给大陆公安干警的一封信)哪有反党、反政府的事呀!”

他们说:“我们也知道没啥,但不这样做不行,还得吃人家饭呢。”还有人说:“我可没打你呀”,看得出来,他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害怕遭报。

在当地关押我一个半月后,不法人员又把我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时不合格,被退了回来,可公安局还不放人,非得叫我家交3000元钱,家里人现在都不开支,实在拿不出这么多,亲朋好友大家凑了1500元钱交给了它们,它们也没开收据,这才把我放回家。

我挨了那么多打,至今打我的人没有一个向我赔礼道歉,我看到在中国警察打死人都不受法律制裁;美国士兵虐待伊拉克战俘,除犯罪者受到法律制裁外,就连布什总统还公开道歉呢!可中国的警察虐待善良的大法弟子,江××是总后台,还说什么“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哪有一点人性。

我奉劝那些还有良心的警察们,别紧跟江××干坏事,否则哪一天让你们当替罪羊,陪葬品,到那时不仅害了你自己,也害了你的妻儿老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江××受到全世界公审那一天,很快就会来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