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


【明慧网2004年7月5日】江氏集团在对“真、善、忍”的迫害中继承了当年文革的血腥。在洗脑班,这些被抓来的修心向善的好人遭受了人们想象不到的精神迫害与肉体折磨,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或精神失常,也有的学员因躲避抓捕而流落他乡。

在这场对好人的迫害中,锦州市的不法官员们先后举办了几次洗脑班。比较典型的有三次:1999年末古塔区洗脑班;2000年锦州市洗脑班和2002年锦州市洗脑班。本文披露的是这三次洗脑班的内幕。

一、1999年末古塔区洗脑班

最先追随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制洗脑的是锦州市古塔区。1999年10月末,古塔区政法委与古塔区公安分局联合在市收容站三楼的一个大空房间里开办洗脑班,当时这里关着许多收容来的精神不正常的非修炼人。古塔区街道和各派出所联手将管区内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抓到这里,并将他们与这些理智不健全或精神不正常的人关在一起,晚间上厕所警察不给开门,有的人憋急了只能便在洗脸盆里。一天晚上,一个被收容的人死在男号里,没有人来认领,晚上来不及处理,警察们就让男号的人都睡到了女号里,任意侮辱人格。古塔区北街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骗到这里,北街派出所刘指导员在她身上搜走现金1500元,窃为己有,至今未退。洗脑班里的工作人员十分卖命地“转化”法轮功学员(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据说有奖赏),一边上洗脑课,一边采取强制手段,并搞人人过关。一个王姓警察作笔录,一个叫卢少川的警察逼问口供。这卢少川异常凶狠,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打耳光、用电棍电击学员的下颚和两脚的脚面、用皮带抽打。有个北街的学员手指被他打破,下颌全是大泡,满身是伤,有的学员承受不住毒打说出了违心的话,过后他们痛哭不止,内心十分痛苦。

有一天卢少川打累了,他气喘吁吁地对学员们说:“再不转化就找刑警队的人打你们。”并描绘刑警队的人打人怎么怎么狠,说完他又歇斯底里地叫道:“我要打断你们的腿!打断你们的……!”一次他欺骗坚定的学员说:“你们中有一个人家里出大事了,外地亲属都来了,家属不让我告诉你。”每当学员的家属来探视时,他便有意在亲属面前使劲折磨、毒打其他学员,以增加这些亲属的恐惧心理。

古塔区的不法之徒们还在经济上進行勒索,每个学员要交300元的伙食费,临走时交500—1000元的管理费,否则不放人。学员由街道领回时,街道的负责人还要求家属交500元的押金。层层的盘剥,使经济困难的学员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二、锦州市的两次洗脑班

2000年以来,锦州市政法委与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联手先后办了三次洗脑班,每次期数不等,抓捕法轮功学员数百名,导致学员刘智在洗脑班上被害致死,罪行累累,铁证如山。

下面重点介绍一下2000年和2002年锦州市洗脑班的恶行:

2000年7月,锦州市政法委书记贾宁超与市公安局“610”办公室的李协江等人在太和区辽西驾校培训学校二楼,举办第一次洗脑班。6月下旬开始,各地区开始抓捕学员。

家住凌河区铁新南里353—5号,52岁的法轮功学员魏秀云,修炼前患淋巴癌,已到晚期。95年开始修炼,不久疾病痊愈。2000年7月3日,一辆警车开到他家,铁新派出所所长范学刚、警员董玉明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被她拒绝,这两人便把她强行绑架到该洗脑班,这里跟监狱一样全封闭管理。学员王芳正在单位上班,学员公素贤正在家中做饭,都被强行拉来。开发区于素珍等5名学员被当地派出所所长王云祥和片警李刚先骗至派出所,然后强行扭送到洗脑班。

把人抓来后,这里的不法之徒们整天给学员播放诽谤大法的录相片,看完后逼着学员逐一表态。学员们当即指出录相片漏洞百出,移花接木,都是不实之辞。凌河区政法委李书记说:“别说你们的理,上边让你怎么说,你们就怎么说,按照上边的讲。”第三天,他们请来一个什么教授给学员上课,这个不务正业的教授满嘴都是诬陷之辞。法轮功学员们开始背师父经文表示抗议。这时学员姚素春被“610”主任李协江叫進办公室毒打,回来时姚的嘴都被打肿了。随后李协江又把年龄最小的法轮功学员廉勋(天津南开大学学生,因炼功被停学回家)送至看守所。有位不知姓名的学员在单位从事财会工作,上班期间被强行拉来时,警察从她身上翻出一本大法书《洪吟》,遭到警察毒打,致使胳膊骨折,几天后,不得不让家人接回。

一天,恶人们又开始诽谤大法,学员们捂着耳朵不听或背师父讲法,市政法委书记贾宁超揪住两位女学员就往外拖,一边拖一边喊:“你们两个精神病,送精神病院去。”第五天,又开始播放攻击大法的录相时,有些学员站起身来表示抗议。李协江气急败坏地举起拳头便打,不论男女老少,拳头打疼了,他就找来饮料瓶往学员头上砸,学员王芳的头上被他砸出鸡蛋大的肿包;魏秀云挨了好几拳,腿又被推撞在桌子上,一块青紫;一名男学员被李协江揪住头发狠狠地往外拖。打累了,李协江、贾宁超和手下人又把学员一个个都拖到外面的走廊里,命令学员面墙而站,嘴必须贴着墙。一位女学员不从,凌河区的一位女警察用扇子把猛击该学员的头部;由于长时间罚站,学员杨秀华晕倒在地……

这次洗脑班从7月13日至8月16日,历时35天,抓捕法轮功学员100多人,其中有30多人被送到市看守所,已知姓名的有:王英华、陆昆、杨琢、戴平、王冬新、赵连英、鲁秀敏、刘立军、李亚军、邵金华、公素贤、姚素春、韩英。另外,于素珍等数名学员被非法劳教。

魏秀云的女儿当时正值高考,因她坚持信仰不妥协,她女儿考入正规大学后,铁新派出所不给迁户口。无奈,孩子只得念自费大学。魏秀云从洗脑班回家后,一直受到监视,派出所所长范学刚伙同街道居委会刘主任常到她打工的地方查看她的行踪,她的正常生活受到骚扰。2001年9月16日,铁新派出所企图再次绑架她,事先得到消息后,魏秀云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7、8月份,锦州市政法委书记贾宁超、市公安局“610”办公室主任李协江、刘占路等人联手又开办新一轮洗脑班,位址设在地处铁北的预备役师三楼。在这次洗脑班上,大法弟子刘智被迫害致死。

这次抓人的手段亦重复上一次的做法:诱骗加绑架。8月22日,家住凌河区文政园2号楼的大法学员华玉奎正在所在单位——锦州焊条厂上班,正大街道主任祖立军带着两个人来到该厂,祖立军亲自动手将华玉奎劫持到洗脑班;市城管支队的王立凤正在单位上班,被本单位主要领导纪茂增、吴书华伙同龙江派出所将她强行送至洗脑班。6月24日至7月15日,锦州铁路局先后将锦铁东车辆段的苗建国等5名学员骗進洗脑班,有的学员事先知道消息后离家出走;家住铁新里的刘智、凌安里12—21号的王素清、国和里的李素芬均在家中被非法绑架。抓李素芬时,李素芬不从,当地派出所警察回派出所取来手铐,将李素芬铐上强行往楼下拖。李素芬只有一个女儿,娘俩相依为命,母亲被抓走后,扔下一个15岁的女孩无依无靠,李素芬赖以为生的早点摊从此倒闭。7月1日这天,锦华里大法学员周华正在去铁路医院住院部护理住院的老母亲,在医院大门外被锦华派出所指导员刘玉鹏、户籍员周华林和警员王某三人非法绑架,还有王英、刘忠林等学员也是被当地恶人强行送来的,其中包括三位70岁以上的老人。7月16日这天清晨5点,敬业派出所几个警察带着枪,来到学员张红家,为抵制迫害张红拒绝开门,这伙人便找来防暴警察将门撬开,为躲闪带枪的警察,张红爬上窗台,这时警察像狼一样扑过来,张红便从五楼摔到楼下,造成重残。住院多日,至今生活不能自理,由于生活贫困,丈夫被迫与她离了婚。

当时市内各地区学员听说洗脑班正在抓人,纷纷离家躲避,有的至今不敢回家。

这次开班后,不法之徒们仍像上次一样,天天播放诬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录相、光盘,请助纣为虐的所谓“学者”上洗脑课,使尽浑身解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有的学员为反抗迫害以绝食的方式表示抗议,也有的学员满怀慈悲地劝说恶人停止作恶,还有的学员试图走脱。以避免被送去劳教,2002年8月23日晚,华玉奎、陆琨两名学员趁看守人员看电影之际,撬开卫生间的铁栏杆用绳子往楼下顺,由于中途绳子断开,华玉奎摔到楼下,脚和腰部严重挫伤,但他怀着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忍着巨痛,在功友陆琨的搀扶下逃离了魔窟。事后华玉奎卧床达半年之久,并从此失去了工作。

这次洗脑班最悲惨的一幕就是学员刘智被迫害致死。

刘智,女,61岁,1941年5月生,家住锦州市凌河区锦铁里67—73号。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心受益。99年7月20日以后三次進京上访,为法轮功伸冤。2000年5月被非法绑架到市公安局政法处,铐起来审问了一天,没给吃饭。晚上恶徒向其丈夫敲诈两千元钱后放回。

2002年6月,锦州市“610”恐怖组织又开始绑架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刘智得到消息后被迫流离失所。8月18日她回到家,为上大学的儿子开学准备衣物。8月20日早上8点多钟,锦铁派出所警察李长明(男,40多岁)带领派出所和街道五、六名干部闯入刘智家中,将刘智从床上拖上警车(连鞋和外衣都没让穿),送到锦州市洗脑班。

25日上午9点,锦州市“610”办公室的刘主任和街道通知家属说刘智死亡。刘主任对刘智的丈夫和儿子说:8月24日晚,刘智把晒衣服的绳子绑在厕所暖气上,从三楼顺绳子滑下,企图走脱,中途绳子断裂,刘摔到楼下,用120急救车拉到锦州市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刘主任说:“刘智以前就有肾病,从楼上摔下来时,肾又摔坏了,导致死亡,尸体存放在殡仪馆。”刘智的丈夫说:“刘智从来就没有肾病。”并质问:“为什么摔后抢救期间不及时通知家属?”并要求看现场,或现场照片,亲友要求看尸体,以便查明死因,遭到“610”刘主任的拒绝。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银根(男,50岁左右),强迫家属:1、必须签字同意火化。2、火化时按指定路线送葬。3、不准搭灵棚。4、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参与送葬,否则后果由家属负责。并威胁说要想查明死因,那就把尸体一刀一刀拉了。刘的丈夫不同意火化,拒绝签字。27日下午3点55分,街道通知刘智的丈夫、儿子:下午4点火化。因只提前5分钟才通知家属,所以家属无法赶到现场,警方在家属没签字,又无一人到场的情况下将尸体强行火化,骨灰现在也没给家属。

不仅如此,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银根找刘的丈夫和儿子谈话时还强词夺理、破口大骂。好好的一个人被警察从家中绑架走,几天后却送来了死亡通知书,家属不但要承受失去亲人的悲痛,还要倍受恶警凌辱。这些人民警察花着人民的钱迫害人民毫不手软,他们到底是公安还是公害?刘智生前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一次她拾到400元钱,由于无法找到失主,她把钱交给了锦新派出所。请问锦新派出所的警察们:这样的好人能对社会造成危害吗?你们抓她比抓真正的罪犯还“勇敢”。刘智的突然逝去,给她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她的挚爱亲朋们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思念亲人的悲痛笼罩着这个曾经美满幸福的家庭…

在这次洗脑班上,贾宁超、李协江等人将坚持不妥协的苗建国、王立凤、周华等数名学员送至看守所,然后又判了劳动教养,致使一些学员家人骨肉分离、妻离子散,造成多起人间悲剧。这些恶行对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其家属造成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在几次洗脑班上,不法官员们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以便向上级邀功请赏,还软硬兼施。在后期的洗脑班上,他们往往先以伪善的面孔出现,并实行包夹制度,即几个人围攻一个学员,他们先是好话说尽:“你怎么这么死心眼,为自己想想、为孩子想想,你父母为你多操心,他们不想你吗?”“转化就回家,转化就没事。”“说一句假话能咋的?”“你写个保证不炼了,回家再炼没人管。”“你不是讲善吗?你看我们天天陪着你多不容易,你也得为我们想想。”“你是不是炼傻了,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工作也不要了。”“你看你有家不呆,有班不上,跑这儿来了。”“你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等等。

对此学员们的回答是:“我们修炼‘真、善、忍’自觉做好人,难道做好人犯法吗?非得让好人转化吗?好人往哪儿转化呢?非得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吗?我们在家里、在单位事事为他人着想,处处体谅别人,是你们把我们绑架来的,谁不要亲情?做人应该堂堂正正,说假话骗人的事我们做不到,难道我们的子孙都应该在谎言中生活,都得学会欺骗他人才能生存吗?”

对软硬不吃的学员,不法官员们便卑鄙地利用亲情来动摇学员们的意志,以达到转化的目地,他们将学员的家人找来,让家属央求学员转化。有的学员父母年事已高,由家人搀来痛哭流涕;有的学员儿女哭着求父母回家;有的学员的配偶以离婚相威胁。女儿河纺织厂有位王姓学员,她丈夫也是修炼人,夫妻二人同时被抓進洗脑班,一天她婆婆来见她,老人哭着一手拿着敌敌畏,一手拿着纸,逼着儿媳写保证,说:“你们两个得回去一个,你不写我就死在你面前。”魏秀云的家人全来了,女儿正值高考,全家人连哭带闹将她围住;学员王冬新的女儿只有两岁,一天婆婆带来探视时,孩子的嗓子都哭哑了,孩子一看见妈妈,张开两只小手扑了过去…。面对家人的哭叫,邪恶之徒们便开始说风凉话:“你真是冷血动物,没有亲情,你真自私。”等等,学员们心如刀绞。法轮功学员都是法轮大法的身心受益者,我们炼功前患有各种顽疾,久治不愈,有的人为了治病已经倾家荡产,已没有钱再去医治,而有些病则是花钱也无能为力的。修炼后,我们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既不用花钱,也没有了病痛,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新生,我们的健康是大法赋予的。特别是“真、善、忍”的法理熔炼了我们的心灵,使我们远离了自私与争斗,我们生活得踏踏实实,祥和幸福,那种源于心灵深处的愉快是不修炼的人难以体验的,所以我们万分珍惜这部高德大法。让修炼人诋毁使自己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的并被视为重于生命的信仰和无限敬重的师父,人性被扭曲到了极点,尊严被摧残到了极限。逼着人说假话、逼着人出卖自己的良心,这就是在历次运动里中国人性恶的一面受到充分鼓励的恶果。政治高压与利益诱惑使众多的中国民众在道义与利益之间选择了后者,积极参与、推波助澜,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岳飞风波亭上的浩气忠魂,大禹治水的高风亮节已在国人心中淡去,谈起来似乎是神话,古人能为一句承诺而牺牲自己的性命,今天的人却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视为座右铭,舍身取义者早已不被国人理解,认为是傻子、是精神病,这才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我们给大家发传单,是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表明我们清白的一种方式,因为“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同时也是为了让国内民众了解历史上今天所发生事件的真象,认清江氏集团的邪恶与伪善。不要再被谎言所带动,理智冷静的思考会使您不受蒙骗。其实,是科学还是迷信、是正的还是邪的,不是由搞政治的人所能裁决的。也许你我曾经是同学、同事、朋友或亲人,您不要无缘无故的对我们产生敌视。

今天精神迫害的幽灵——洗脑班再现锦城,惊悉今年6月初以来,锦州市政法委书记王伟国与市公安局维稳办主任李协江、刘占路等人联手又在市铁北水文大队(辽宁工程勘察院)招待所二楼开办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已抓捕学员数名,已知姓名的有:牡丹里的段淑凤;北街的张立风;太和区的杨慧玲;保安里的曾桂云。学员周玉珍在洗脑班上绝食被抬走,下落不明。6月下旬他们又到各县、镇、乡、村非法绑架大法学员,家住北宁市青堆子的武桂清等4名学员已经被抓。锦州市的父老乡亲们:让我们行动起来,共同抵制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洗脑基地的罪恶,告诫身边的亲朋好友不参与非法抓人、不参与迫害,为早日结束这场令人心碎的民族浩劫尽一份力量。善待修炼人不会使您失去什么,只能给您带来美好的未来。

祝全市人民身体健康,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