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大爷的药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施大爷是一位外地来京的打工人员,一生的劳作落下了一身的病,特别是心脏病尤为严重。我认识他时,他说正准备回老家去,不能再干了,因为走一站地得歇两次。当他得知我爱人是搞药品的时候,非常高兴。我说:“有一种不用吃药就能使身体变好的办法。”他急切的问:“什么办法?”我说:“炼法轮功。”他马上说:“好,我炼。”于是我立刻回家取来了《转法轮》,施大爷急切的看了起来。那天正好是1998年的中秋节。

这以后,我就经常去施大爷那儿(他给别人看库房)。这时我才知道,每顿饭后隔半个小时,他都要吃上一大把药,而且吃药比吃饭更重要。因为师父没有说学了法轮功就不能吃药,所以每次看到他在那儿数药粒,我就在旁边咧嘴。

施大爷得法27天时跟我说:“我怎么吃药没什么感觉了?”我说:“要是吃不吃都一样,那就不用吃了。”于是他不再吃药了。停药后的施大爷,通过认真学法炼功,身体变化的速度更快了,变得红光满面,而且还长出了许多的黑头发。本来就勤劳的他,整天忙个不停,他说:“现在感觉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他老家也在此打工的许多年轻人都连连称奇。于是,他决定不回老家了。

等待着施大爷回老家的老伴儿,没等来施大爷,却等来了施大爷不再吃的近千元的药。老伴儿搞不懂了,带着亲属千里迢迢的、急急的赶到了京城,一看,哦,原来如此。于是,老伴儿也炼起了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