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自我膨胀 学法正悟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我是97年得法。修炼中摔摔打打,侥幸、外求、各种人的观念和心理在每一次的关和难中被显露出来,有时都觉得自己不行了,但是心底里一念始终坚信师父和法的威力,知道是自己不好,过程中挣扎着和自己企图在师父的法中找借口来证明自己的妄念斗争,最后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过来了。此时此刻不自觉的泪流满面,因为这一切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和法的慈悲,我没有做任何事情,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拽着我、看护我、原谅我,只因我这一点点向上的心。我的生命、我的话语、我的笔都远远的表达不了我的感激和敬仰。

我周围的同修和我说,希望我写出自己的经历和体悟,坐在那里真真切切的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师父在给与,所以每一次想写的时候都觉得无话可说,现在在同修们的再次鼓励下尝试着整理一点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1)

从开始修炼的那一天我就深深的记住了听师父的话,至今虽然那么多那么多的地方做不好、很差劲,但是从未想过自己是怎么样子正确,唯恐一个不小心膨胀了自己。每次学法尤其是师父最新的讲法,有的时候觉得第一遍看好象不自觉的在找“证实”自己对的地方,我很害怕,觉得不能顺着自己的执著去想什么,就先学习《转法轮》,然后再重新看师父的新经文。

虽然看师父的讲法那么多都是就好象师父在直接说我一样,心里也有一种“蠢蠢欲动”隐隐的念头好象还想辩解:我是因这样、那样,不是就是这样不好的……可是经历了那么多,看到了那么多可以说触目惊心的表现和事情,深深知道一个这样的心容许它发展下去就是很可怕的,当时看起来很小、不易察觉,可是一个点就会成一个面、一个面就会成一个洞、最后吞噬了自己的主念。所以这几年修炼中我心里默念的、也是默默的和师父说的最多的就是:师父,在我不行的时候、在我不自觉的被什么带动失去自我的时候,请师父一定救我!我要和师父回家!

我个人对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理解还不是那么清晰,只是觉得师父告诉我们的就是我无条件的该做的,而且这些年来我深深体会到了听师父话的幸福。师父开始告诉我们是那样子修、现在告诉我们做三件事情;师父告诉我们要我们把住《转法轮》修,我理解《转法轮》在我们修炼圆满以后也望不到边。就好比师父开始传法时对炼功说得相对的多一些,后来逐渐的告诉我们学法的重要性,后来告诉我们法中背后有无数的佛道神,是我们修到了那一个层次书中背后的佛道神点化给我们法理,而不是我们聪明自己会思考、推测出来什么。后来师父告诉我们关于我们久远的来源、告诉我们旧宇宙、新宇宙,告诉我们旧势力的存在以及我们如何不承认、否定旧势力,告诉我们我们的誓约和如何实践自己的誓约,直至如何走好我们最后的路……

这些都是师父随着师父正法的進程逐渐的给我们知道的,并不是师父开始告诉我们的就是“过时”了、和现在矛盾了呀,这就是我们修炼的过程、是循序渐進呀。没有前一个时期(个人修炼)的基础,正法修炼也做不好。《转法轮》学不好,后面师父的经文也理解不好。

试想我们知道的这些、我们现在做的哪一个是自己想出来的,不都是师父逐渐的在我们该做什么的时候告诉给我们的么?而我们不都是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告诉我们的就是对我们最好的么?我们不都是深深的体会到了修炼的幸福么?那么还强调自己悟到了什么、体悟到了什么、進而陷在自己所谓的“体悟”中出不来,其实不是害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么?正法时期就是看着众生对正法的态度,偏离法的原则之外还哪里有什么体悟?真正的旧宇宙历史结束的时候那一切都是在法的原则之内的,背离的不就是淘汰掉了么?为什么不抓紧这段时间按照师父的法修正自己、努力做好师父告诉我们该做的事情呢?

(2)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三件事的重要性,我理解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在做三件事中产生。我们修炼中需要什么时候暴露什么心、去什么样的执著、我们需要救度什么样的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只有师父知道、师父安排,靠我们自己在那里思来想去,恐怕只能说是痴人说梦了。

就是这一个时期可能明白了什么,紧接着又不明白了,因为我们是需要不断提高的,也就需要不断的学法、以法为师,哪里有比如刚刚入了修炼的门明白的道理能够指导以后要求越来越高的修炼的呢?个人修炼中一时一刻是不是演化出来的假象还很难说的事情,能够明明白白的以此“指导”我们现在正法时期的修炼么?师父不告诉我们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该做什么了,凭那些想象和推理就能够明明白白的走好正法时期修炼的路么?

试想我们那么多的不好的和旧宇宙相对应的东西,不都是在师父告诉我们做三件事情中逐渐的自己学法、讲真象、发正念中暴露、意识、抑制,然后师父给我们一点一点、一层一层的去掉么,我们自己坐在那里这么思考、那么分析就能够“明明白白”么?在法中的明明白白是生命的修炼实践,越来越多的同化师父的法,不好的东西越来越少,自然生命的本性就是明明白白,那是宇宙法给与生命自然的状态,不是人为的怎么想到、总结、归纳出来的。

好多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都有这样那样的被精神和肉体折磨后的身体上的表现,好多的也都是以这样的形式走了出来,在劳教所那些邪悟的人确实身体表现很好的很多,他们“转化”我们的一种说法还是“转化后身体变得好了”。记得一个所谓的现身说法的出去以后搞安利的人大谈特谈他的濒死的病症是怎么样治好的……

确实表现形式各种各样,不是说看谁“转化”了,都变得看起来怎么样不好了,那么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怎么样在那样恶劣的环境、在目前对大法弟子要求高的环境中以法为师衡量自己所遇到的一切问题呢?那就需要学法、以法为师衡量一切。

记得听说一位从劳教所走出来的同修,他在被强制洗脑的时候,他们举的一个例子就是有一个曾经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攻坚战”中妥协“转化”了,可是他原本的头顶上的一块非常明显的没有头发的地方,在之后的第二、三天奇迹般的长满了黑发,而且和周围的头发并无不同。那些邪悟的、“转化”的人还高兴的了不得,以此为理由高兴了一段时间呢。

修炼真的是不易,邪恶、执著、思想业都可以演化各种各样的假象,“真真假假重在悟”也确实时时刻刻体现在不同的方面。大法修炼就是要多学法、以法为师才能在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表象中走稳、走正自己的路呀!

(3)

修炼的人也都是旧宇宙坏灭时期的生命,具有这时期的心性和特点,那么也就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执著,而且如果不是师父慈悲,也是随着旧宇宙解体的生命。那么这样的生命修炼了,也不是说修了大法了就什么都好了,师父告诉我们了,那些执著我理解就如花岗岩一般难动,那么需要每一个人一点一点艰苦的努力,师父才能给消掉。一点一点的消、一层一层的消,而且有一秒钟合格了,师父就给隔绝开了,剩下的又是有各种各样的执著了,又需要有各种各样的环境、条件的考验,那么又需要在那一条件下看看是否能够严格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能否走出修炼人的一步,合格了师父就给隔过去了,就是这样子不断的努力直至圆满的。

在人这里修炼,人心多了,各个层次表现的不好的东西也是在这个空间以人类生存、生活这种方式表现出来,修好的一面不会动念,动的念都是没有修好的一面,也就是需要我们严格的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什么时候发现了执著、什么时候抑制克服。不是有什么规律说我不产生执著了、我不执著了,那不是我们自己能把握、说了算的,是久远就已经形成的和这坏灭时期对应存在的东西,只有通过不放松的艰苦的抑制和努力才能一点一点的减少、师父一点一点的给我们隔绝开、保护起来的。

至于说另外空间具体的存在形式和状态我们现在无法知道,也不是依靠什么逻辑推理可以分析、推断出来的。师父告诉我们法理,我们就是老老实实、踏踏实实、不打折扣的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去做,我们就是一点一点的纯净、更纯净、达到更高的境界。

让我们记住师父告诫我们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