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被绑架,七月婴儿两日无人照顾皮肤大面积溃烂

河南周口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及其家庭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河南周口人都还记得,今年二月二十日,正是阴历二月初一,周口市普降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是夜,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大雨如注。彻宇的霹雳,慑人魂魄;倾盆的暴雨,令人心悸。周口完全隐没在暴风骤雨中……。

二月二十日晚八、九点钟,法轮功学员谭智强和妻子许丽(谭智强是湖南省湘潭市江南机器厂的下岗工人;许丽是河南省太康县三中教师,因二00一年一月底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趁机脱身,一直流离在外)冒雨去沙北物资局二楼送电脑等设备(这些设备价值两万多元)。当时二楼屋里亮着灯,万万没有想到这里已经被恶警蹲坑了。谭智强先上去,许丽在下面等。许丽见谭智强迟迟不下来,感觉不对劲,正准备离开,突然被身着便衣的恶警黄金启抓住,黄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并拳打脚踢的把许丽按倒在地。许丽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并向许多围观的群众讲大法的真象,吓得恶警赶紧撵群众走。因奋力反抗邪恶的非法抓捕,许丽的身上全是泥水。当许丽再次见到丈夫谭智强时,谭被打得头破血流,满脸是血。

那天他们夫妻俩从家里出来时,他们才七个月的孩子正在屋里睡觉。

随后,他们被劫持到周口看守所。谭智强被关在6号监室,编号12;许丽关在1号监室,编号11。

二十二日上午,黄金启来到看守所,许丽强烈要求见孩子,要求给孩子喂奶。她的孩子已有两天没喂奶了。黄金启声称:小孩在他们那里已喂了两天了,若不老实交代,不准见小孩。下午,许丽再次强烈要求见孩子,黄仍以“不交代问题”为由,坚决不准许丽母子相见。

到了二十三日下午,看守所突然以“哺乳期”为由放了许丽,由黄金启开车押回太康县公安局。晚上十点左右,又由县公安局封金林、城关镇教育组组长(余某)等开车押到县人民医院。许丽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已三年未见女儿了,搂着女儿便失声痛哭:“你怎么搞的,孩子的屁股都快烂完了……”。当许丽進入病房时,她一下惊呆了:三天前还健康、可爱的小正正此时躺在病床上,雪白的被子盖在他小小的身上,他的小脸上罩着氧气瓶,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头上扎着针滴着水,小眼紧闭,昏迷不醒。这时,她才知道,黄金启口口声声称“小孩很好”完全是撒谎。

许丽一阵揪心的疼,她慌忙冲向前去抓住小孩稚嫩的小手。小手是冰凉的:“正正、正正……”,可能是母子连心吧,在母亲欲哭无泪的声声呼唤中,孩子的小手渐渐有了热气,小正正终于慢慢的睁开微弱的双眼,吃力的把头向母亲这个方向挪:“啊,啊……”他悲哀痛苦的啼哭着,哭声脆弱得像小猫在叫,当她给小孩换尿布时,真是让人触目惊心:小正正的大腿根两侧、屁股蛋上已大面积溃烂、化脓,让人看了惨不忍睹。后来小孩屁股伤愈合后,留下一些暗色的疤印。

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小正正父母出事那晚,恶警搜走了钥匙,私自摸進了他们在颍河小学家属院第二单元六楼门朝东的出租房,屋里有衣服、被子等杂物,还有七千元现金。二十二日下午,县公安局封金林等人把正正送回太康县逊母口镇姥姥家。当时小孩反应迟钝、不哭不笑,还以为是个傻子。当他姥姥接过他时,一看小孩脸色青白,小嘴起了一层干皮,哭声细弱,一个劲的吐。再看小孩的棉衣、棉裤、小包被,被屎尿浸得臭气熏天,小棉裤浸得沉甸甸的。当他们给小孩换尿布时,他们一下惊呆了:小孩稚嫩的屁股因无人换尿布,已被屎尿浸泡的大面积溃烂,化脓,小便头上及肛门是又红又烂,他穿的尿不湿裤头把他的大腿根两侧细嫩的皮肤都磨出血了。

可怜的小正正,才七个月的婴儿,在市公安局那两天,失去了父母和应有的照顾,他的一个小指甲不知怎么给弄掉了,还发着高烧。

想想看,才阴历二月初,数九寒冬尚未尽,那几天又下雨,才七个月的婴儿,正需要父母加倍呵护,可父母被抓了,身边又没有别的亲人,他是多么孤苦伶仃!

姥姥赶紧抱他去打了退烧针。小正正一夜不睡,又哭又闹。他姥姥和舅妈一夜没合眼,轮换着哄他。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到了二十三日上午,姥姥抱着他到镇北焦医生那里打吊针。正滴着,小孩突然脸发青,眼看不行了。姥姥吓坏了,抱着他拔腿就往镇医院跑,找到正在吃饭的小儿科大夫李国兴,求他给小孩输氧。接着又拨120救护电话。120医护人员来后,看小孩状态不好,恐怕半路死了,不愿拉。经许丽家人再三哀求,才同意拉。在路上小孩的眼都翻上去了。

拉到县人民医院,医院不收,劝转至开封医治,姥姥恐怕小孩太小,才七个月的孩子,禁不住颠簸,便苦苦哀求,医院才同意收。收在住院部三楼新生儿区第七病室11床,署名谭孩儿。由于小孩太小,屁股大面积感染、溃烂、化脓,呼吸衰竭,昏迷不醒,有好几次出现呼吸停止,由于特护及时,方才转危为安。小正正的父母被非法关押;小正正的姥姥、姥爷身体都不好;心脏病、脑血管病……万一小正正救不活死了,那可咋办?怎么向他父母交代!

危急中,许丽的父母便向周口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求放回小正正的父母,孩子报病危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敢担这个责任?一开始公安局不肯放人,许丽的家人急得使劲打电话。迫于无奈,市公安局才放了许丽。

正正输氧气约有一个星期。由于打吊针,他前面的头发都刮光了,满是针眼,以至于护士扎针找血管都很费劲。氧气拔掉后,小正正开始发高烧,随后开始拉肚子,小脸瘦的没有肉了。小正正的亲人们为他的病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安,身心疲惫不堪。住院期间,县公安局封金林等人假惺惺的来探望。十二天后,也就是三月六日,受尽精神、肉体百般折磨后,小正正出院了。医疗费,加上其它费用一共花了两千多元。由于小正正的母亲自二00一年流离失所后,为避免邪恶迫害,一直没回家,如今回家了,没有生活费,学校不准上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好回逊母口化肥厂家属院,由年迈的父母养活。

三月十日,小正正才出院四天,便高烧到38度。没想到自称是县公安局的两女一男开着白色公安车找上家门,让许丽写“保证”交代问题。当时许丽心急如焚,慌着抱小孩看病,来人竟然想让许丽留下来写材料,遭到许丽的拒绝。又过一段时间,县公安局封金林等人又上门骚扰,逼许丽写材料,当时小正正发烧到38度。

许丽的家人曾要求见小孩的父亲谭智强,不许见;要求要回七千元钱,不给;要求拉回周口出租房的衣被,不让拉。

四月十日,自称是周口检察院、太康公安局逊母口镇镇长、镇派出所的几个人开着一辆白轿车和一白色公安车找到许丽家,声称她和谭智强的案子已由市公安局交给了川汇区法院,找许丽记录一下口供。而他们对小正正出事前还健康、活泼、可爱,可是在周口市公安局才喂了两天,竟然呼吸衰竭、屁股大面积溃烂、化脓,生命危在旦夕却闭而不谈。小正正虽捡回了一条小命,可出院后身体很弱,三天两头发烧、拉肚子。

许丽的家人为此吃不好睡不好,特别是许丽的父母都六、七十岁了,身体多病,整天为小外孙的病提心吊胆的。在小正正出院才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些不法之徒竟三次上门骚扰,这对许家更是雪上加霜,搅得全家惶恐、四邻不宁。

由于不堪邪恶的不法之徒无理迫害,许丽忍痛离开白发苍苍、体弱多病的双亲,离开嗷嗷待哺才九个月的儿子,流离失所。

一个柔弱的女子,只是因为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就被逼得走投无路,只有飘零他乡。泱泱中华,竟无一申述说理之处,怎不令人痛心疾首、椎心泣血。

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请伸出双手,紧急援助小正正一家,紧急援助那些还在深受江××流氓集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使恶人得到严惩,正义得以伸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