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辽宁抚顺市洗脑班的欺骗与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

题记:

无辜的人们被偷偷的绑架到那里,被24小时轮流监视,失去自由,并被告之:你要转变思想,否则…。每个被绑架者还必须为这一切付钱给他们……他们告诉这些被绑架者:这都是“为了你们好”,谁说我们在“迫害”你们?——这就是抚顺市“关爱学校”(洗脑班)的“逻辑”。

抚顺市“关爱学校”,是辽宁省2003年成立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洗脑班),位于抚顺市郊的罗台山庄度假区,地理位置偏僻。

在2003年,共举办了七期转化班,每期转化班为一个月,据称转化率在90%以上。洗脑班工作人员包括:抚顺市政法委人员和教养院的警察、犹大、外请一些所谓的“教授”,并雇用社会上退了休的常人做陪护人员(监视工作),其中犹大为骨干。每个被抓去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还必须交大约几千元的“学费”(洗脑费)。

它们的欺骗性在于:过去的洗脑班经常对大法弟子施以暴力,强制转化,而它们这里通常没有。用它们的话讲:“我们是用平等、互助、关爱等一系列的方式,使法轮功学员转化。”其实是因为邪恶没有那么强大了,是由于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深入,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清除的缘故,所以,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正念很强,按照大法去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能完全否定这种邪恶的安排,看穿它们的险恶用心。

它们最普遍的做法是:在学员被绑架到学校后,它们分别把学员用隔离形式分配到各个房间中,然后由一个助教和一个(或二个)陪教進行“包夹”(监视),这些陪教寸步不离的“看护着你”,使你失去人身自由,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它们的用心就是想摧毁修炼人的意志,让你放弃修炼,这也充分暴露了它们的伪善及险恶用心,以及对人权的肆意践踏。就在这种环境下,它们用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与学员“谈心”(摸底),可以呈现一种宁和的氛围,有时还让你看书学法。这时,有的学员如果被它们的假象所迷惑的话,就会认为它们不象网上说的那么邪恶,没有暴力,个个都很善良,那样你就走入了它们设的圈套,离转化就不远了。(其实,不妨试想一下,一个自由的人被置于这样一个境地中,还要“转变”思想,还要自己为这一切“付费”,这是“善良”还是“邪恶”?!)

实际上,这段时间它们是在了解每个学员的心理动态、修炼深浅程度,然后针对不同思想类型的人采取不同的办法,分门别类的开始做转化工作。它们首先对学法不深或执著心强的人重点攻击,用犹大的说法就是“以法破法”,它们有一套邪悟的理论,歪曲大法、否认师父。

当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進来时,大多数学员都能做到发正念,清除周围的一切邪恶因素。但随着学员长期被邪悟人员的灌输,再加上周围空间场不纯净,正念不强的,就会被邪恶因素所控制,自认为自己悟到了一个理,感觉写不写“三书”也无所谓了,走入误区,迷迷糊糊的就被转化了,这样的学员很多。究其原因就是法没有学好,对师父的坚信程度不够。

如果学员20多天没被转化,它们就会集中精力整宿的轮番谈话,2-3天后如果还不行,它们就象泄了气的皮球,嘴里叨叨咕咕的说你啥也不是、学法的混子(即:混事儿的),然后露出一脸的无奈。据说,在2003年针对沈阳铁路局办的最后一期班中,这样的坚定学员占了一多半,由于他们对法的坚信和无所畏惧的表现,当时对那个邪恶转化班打击太大了,犹大们个个无精打采的,走到哪里都碰壁,怨声载道,它们说:“以前办的班没有这么困难,半个月左右就基本上都转化了,这一期太顽固了。”有的都不想干了,准备回家了。

从这一状况来看,如果前几期学员都做得好,正念很足,邪恶的洗脑就不会存在到今天了。其实洗脑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学员的各种执著。

在转化班里,它们最后还有一招,那就是让你不用写“三书”了,写个保证就行了,如果不写,那它们就会威胁你:“如果你再不写,我们就教养你。”或许几天后它们真给你拿来一份教养票,看你动不动心,有的学员在这最后一关中,由于“怕”没有走过去。

在转化班里,它们还利用亲情施加压力,它们会让你的家人、单位三天两头来一趟,压迫你,单位还用开除公职来威胁你。就看你怎么去把握了,你说我就坚信师父,坚信法,你这一念就一定会走过来。

同修们,走好最后一步吧!不能再摔跟头了,用我们的正念正行去摧毁一切邪恶因素,抓紧救度,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与使命啊!

附:
1、有一个问题需要强调,个别学员由于受观念的影响,间接收集了一些转化班的学员被迫害成如何如何了的不属实资料,也没有去核实,就发给明慧网发表了,被转化班利用来攻击大法网站,给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许多负面影响。此类事件虽属个别,但应引起特别注意,作为大法弟子,时刻应站在维护法的角度去证实法,不应给大法抹黑。

2、在转化班中,有一部分学员绝食、自残。我个人认为,这种行为表现不太适合于当前师父要求的以救度众生为最根本目地的。我记得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到了:“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它们还拿不到奖金。(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恶数量相当少了,越消灭它们就越少。”而转化班的这部分学员不是,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如何能回去,忘记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你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应该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放在首位,在上面我提到了,转化班中的工作人员大部份都是常人,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都受到了宣传媒体的毒害,再加上我们学员在绝食、自残等行为中的痛苦表现,他们就误认为媒体的宣传是真实的,因此给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带来了无可挽回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