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利用真象电视片讲真象谈起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我妹妹家是中国当前非常典型的一个城市知识分子家庭。一方面她和我妹夫的家庭收入还是比较可观,所以物质生活比较舒适。另一方面,他们也可以看到中国社会的种种不如意,所以对中国政府的一些做法也是不太同意的。但是因为他们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常人生活中所必须面对的烦恼,还有在中国那个大环境下无形的怕惹事的心态,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她一直回避在电话中和我進行深入的交谈。虽然我妹妹也从来没有对我讲过对大法不敬的话,但是我还是能够感到她对法轮功还是有些误解的。

我曾多次试图给她邮寄一些真象VCD,但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全面细致讲清大法真象的节目,所以一直不能如愿,直到近来放光明推出了“风雨天地行”这个节目。该片是专门针对中国人制作的一部全面讲清大法真象的VCD节目。整个节目令许多看过的同修感到非常成功,因为它汲取了历史上众多的放光明真象片的经验和教训,融入了国内外许多大法弟子在过去几年来讲真象的智慧结晶,在表现手法上也是力求完美。我感到这个节目讲到了我希望给我妹妹讲到的所有真象,而且讲得非常适度,给她邮寄去这样一个VCD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当我从电子邮件中得知他们已经收到我邮寄的VCD后,就立刻打电话询问她的观后感。原本以为她看完一定讲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正面认可,甚至赞扬的话。可是出乎我意外的是,她的回答却是:“看完这个片子,我感到非常害怕。”我问她为什么害怕,她说她也不清楚为什么,只是感到非常的害怕。而且她告诉我她丈夫是前一天晚上一个人独自看完的。看完以后,什么也没有跟她细说,只是小心的告诫她:“千万不要把这个给外人看。”听了这些反馈,我难免有些失望的感觉。但是,我还是不甘心的问:“难道除了害怕,你对这个片子就没有什么其它的印象了吗?”她说:“主要就是害怕,就感觉中国这里好像什么都是假的,警察就象土匪一样。”我一下明白了。我问她:“是不是那种害怕的感觉就像是在一个昏暗舒服的房子里忽然有人拉开窗帘,外面刺眼的阳光引起的不舒适的感觉。”妹妹沉默了一会而,说:“好像是这种感觉。”然后我顺着这个思路,重新把片中讲到的一些真象回顾了一下。发现我妹妹其实还是记住了片中的许多真象点的。而且,以前我和我妹妹谈话中,对她来讲非常抽象的概念,例如:“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非常残酷。”“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等等,现在看过“风雨天地行”以后,对她来讲也变得有了一定的感性认识。有了这样的一个非常好的基础,我这次只要顺着她的心结把许多地方点一下,我妹妹就想起来了,或者是一下明白了。我们非常融洽的交谈了很长时间。后来,我给我父亲打电话的时候,从我父亲那里间接的了解到我和我妹妹那天的谈话对她的触动是非常大的。

这个经历对我有一些启发。其实,许多同修都和我一样对真象片,特别是非常成功的真象片,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这么好的真象片,该讲的真象都清楚,而且这么有说服力,常人看了这个片子总该都明白了吧。但是却忘记了非常关键的一点:不管考虑多么全面的真象片,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打开所有人的心结,人,特别是中国人的观念是非常复杂的,甚至往往是超出我们想象的。而且,如果产生一种过分依赖真象片讲真象的执著,因而放弃在有机会的情况下,配合真象片针对每个人的特点更加深入讲清真象,这个执著就会被邪恶钻空子,邪恶会控制一些常人在看过我们的真象片后,故意对我们讲一些不是我们所期望的反应,从而把我们推到另外一个极端上去:这个片子看来制作的还是不够好,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效果。当我们心思都花在针对个别常人的反馈努力去改進我们真象片的一些细节“问题”时,我们却没有注意到,在这种消极心态下,我们往往看不到真象片已经给该常人所带来的思想上的冲击,而不能抓住现有的这个机会彻底给该常人打开心结。

一个成功的真象片所能够发挥的救度众生的作用毫无疑问是巨大的,它有着其它讲真象形式无法比拟的优势。从我个人把“风雨天地行”邮寄给我国内亲朋好友的经历看,有大约70%的人在看过片子后就立刻通过电子邮件或告诉我他们的“震惊”或感谢我给他们带来的“新思想”。同时我们也应该对真象片的作用有个全面的认识,对常人对我们真象片的反馈有一个清醒的分析。坚定的抓住一切机会深入的讲清真象,使真象片对每一个人都能够发挥到它的最大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