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母女所遭受的折磨和侮辱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我的母亲今年64岁了,她是1995年秋天经亲戚介绍开始学习法轮功的。当时她身患颈椎增生,胃炎、严重失眠、痔疮、妇科病等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要数有一次脑细血管破裂,晕倒在厕所里,好几分钟才清醒过来。当时把我父亲,还有我们几个孩子都吓坏了。经医院检查,母亲的身体需要休养,最好不要生气,上火,否则易发展成脑硬化或其它病。而且最好有人陪着她。就这样我们几个孩子,都不敢惹母亲生气,而且只要母亲出门,我们就跟着,生怕万一。可是疾病折磨着母亲,她的脾气还是一天比一天暴躁。在这个过程中,中医、西医、偏方和好几种气功都尝试过,可是还是于事无补,相反,各种药吃得太多,胃的毛病更重了。不仅如此,父亲的那点工资几乎全部花费在母亲的治病上了,一家人整日愁眉不展。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开始学习法轮大法,一开始我们绝对没有想到法轮大法会使母亲出现生命中的奇迹与大的转折,但只见她的身体从修炼后一天比一天强健,脾气也慢慢变得柔和了,满满一抽屉的药,不知什么时候全被母亲扔了,修炼至今8个多年头了,母亲一粒药也没吃,不仅气色好,健康,而且性格开朗,心胸宽广,乐善好施。受母亲的影响,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被大法深奥的法理所折服,深深地陶醉在“真善忍”大法里。我们一家人幸福和睦的生活着。

可是,我们的好生活刚开始没多久,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于1999年7.20发动了大规模的抓捕、关押大法弟子的邪恶行动,我和母亲也不例外,我们被派出所轮番看守、抄家,不许出门,不许联系任何人。我们的人身自由被剥夺了。经过我家门口的人,都觉得奇怪,他们做错了什么,派出所轮番看守,骚扰。我们的心理压力很大,父亲生气的说:“这个家简直像个贼窝,每天都有人探头探脑的。”后来的两三个月中,几乎随时派出所的那些人都能撞進家中来--不管你在干什么。

后来,我和母亲商量: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只是凭着一本《转法轮》就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心灵的升华,这样的高德大法怎么能被定为×教呢。这样一位不求名、不求利,只教我们做好人的师父--李洪志老师,怎么能被平白侮辱、定罪呢?我们没有错,错的是江××及其帮凶。本着对中国领导人的信任与责任,本着对社会、对人民的负责,1999年冬天,我和母亲抱着我那未满两周岁的孩子,毅然踏上去北京的列车,我们要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我们不能让错误继续下去。

可是信访办已经被江××集团所操纵,我们根本就進不了国务院信访办,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就被带了回来,当地公安把我们关在镇政府能容纳几千人的大礼堂内,孩子被抱回来,数九寒天,晚上不许躺下睡觉,只穿件外套。晚上一觉醒来,看看年迈的母亲缩在外套里面,远远的坐在那儿也在椅子上打盹,再想想孩子,离不开妈妈,我的心如刀绞。双脚被冻的已经不听使唤。我有点茫然了,江××到底哪根神经不对了,非法关押我们这些好人。在镇政府非法关押的二十多天里,我们被迫劳动,干农活,打扫卫生,还被罚站,用板子打手,把我们赶到大街上跑步,对我们人格侮辱。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那是一个冬天的傍晚,南术镇政府人员顾金臣让我们十多位大法弟子列队站在瑟瑟风中,用柳条抽打我们后,又逼迫我们围着花坛跑步,抬起头我看见白发苍苍的母亲跑在我的前面,挪动着略为肥胖的身子,我感到一阵心酸,如果不是修大法做好人,母亲今天断然不会受这种侮辱与打骂,可是如果不修大法,用母亲自己的话说“死也不知死几回了”。终于我们跑不动了,可顾金臣又用木板边打边问我们学不学了,我们都坚定的说“学!”顾金臣又用脚狠踹母亲的阴部,踹的时候都不许我们站起来,让蹲在那儿。政府人员张春光用脚踹我的后腿弯,直到打得累了,没劲了,我的腿上至大腿根,下至脚脖子青一块、紫一块,走路不打弯,将近一个月才好。这就是江泽民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这就是江泽民的追随者、爪牙的面孔。

有时,早晨他们让我们坐在雪地上,晚上不许睡觉,还把窗户打开,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吹得我们直打哆嗦。后来,家人担心我们身体吃不消,违心的交了10000元血汗钱,才放我们回家,离别多日的孩子,见了我竟不叫妈妈,父亲也苍老了许多,一家人好凄凉。

我们回来后,双脚红肿数日,不能穿鞋,踩在地上脚钻心的痛。可就在我回家的第七天,派出所又把我骗到市公安局,非法拘留我7天。从此,每逢节假日,江××及其帮凶认为的敏感日,我们都被无理骚扰,派出所人员上门,村中有人监视。这样过了大半年,我和母亲再一次上访,后来我们都安全回到家。

但就在我们回来后不久,有一天半夜12点钟,顾金臣领着派出所,政府一帮人,在叫门不开的情况下,爬墙的爬墙,撬门的撬门,闯進母亲家乡的十多个青壮年,要强行带走母亲非法关押,当时家中只有母亲和70岁的父亲。母亲宁死不从邪恶之徒,一直僵持了很长时间,顾金臣一伙担心睡梦中的人们听到他们的邪恶之举,灰溜溜的走了。踹倒的大门躺在那里,撬坏的锁至今也在那里,这就是江××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简直与土匪无异。

2002年5月13日晚,我到母亲家中串门,恰巧有几个亲戚在,我们聊了一会儿,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派出所李冰雷带领一伙人,抄家,非法将我们送到看守所,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30天,母亲因送看守所身体不合格,被送往青岛洗脑班非法关押了40多天,后来家中亲人上下“打点”(地方语:指花钱、送礼等),我们才得以回家,这就是江氏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为官者几乎没有不贪、不腐败的。

2003年10月1日前夕,顾金臣又带领一伙人,闯入我家,要送洗脑班,家人坚决抵制,他们才走了。这些江××的陪葬者,至今还在死心塌地的追随着它,干着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只希望更多的人们知道我们修炼人的真实故事,一起将江××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