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警察一起算算账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6月初的一天上午,片警要家访,妻子(同修)不想让他進门。我一边对片警发正念,一边示意妻子让他進来。

片警是位中年人,進门后显得很尴尬,便说:现在警察到哪都不受欢迎。妻子随口说道:多做好事、善事到哪都会受欢迎。片警又是难堪的一笑。妻子接着说:我上警察的当太多了:带人抄我的家,骗我说是家访,要给我解决困难,等我门一开,又变成另一副嘴脸了,翻箱倒柜,跟强盗一样;还有……片警苦笑着说:这都是前任干的,我可没那么做,我知道你们炼功人都是好人。我听片警这么一说,走上前去,招呼他坐下。妻子也热情起来,要给他倒水。气氛立即融洽起来。妻子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真象,讲大法在世界上60多个国家弘传的盛况,又讲江氏在国外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被多国起诉。他听的都很耐心,不时还微笑着点头。他说:我们当警察的也难呀,两边都不是好人。我说:讲难做,其实也好做,关键看你怎么做。真正为好人着想,为好人办事,大家就会欢迎、支持你。他说:是的。只是你想做的上面不让你做,不想做的硬要你做,上面讲的是服从,要你听他的。我说:服从不是盲从。怎样才能做到不盲从,重要的是要弄清情况,作出正确的判断。从他的表情上,他对我的话题很感兴趣,很想听我讲下去。

我说:你刚才讲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那么迫害炼功人的当然就是坏人。其实,直接受迫害的是我们炼功人,间接受迫害的是全国人民,甚至是全世界性的。他不解的说:有那么严重?我说:这样吧,我给你讲几组数字,你算一算。炼法轮功的有一亿人……他有些怀疑说:有那么多?我说:有的。就是退一步,按你们公安部门在7.20前后说的7千万人计,江氏凭手中的权力把这么大一个数字的炼功人当作镇压的对象,迫害的对象;每个炼功人都有他的妻子儿女,最保守的算,每人按3口之家计,就是2亿一千万;那么又有父母和兄弟姐妹,这又是多少亿;还有亲戚和朋友呢;你再算一算,数字庞大呀。先贤说: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这是至理名言,你江氏还有什么资格,用什么嘴巴说代表这、代表那的,说白了它是盗用国家、民族的名义,真正代表的是它自己(片警直点头)。再一组数字,迫害法轮功以来,江氏集团动用了占整个国民经济的四分之一(他又是一个惊讶)。

我接着说:你看到的只是国内的,还有一大笔用在了国外。大法在60多个国家弘传,他们就要向60多个国家派人打压法轮功,国外可不象在国内,要去行贿收买、拉拢人家,甚至出卖国格,方方面面,不择手段,不惜血本。你算一算;还有那些外派的人员在国外一旦明白江氏的迫害真象,知道了法轮功是好功,炼功人是好人的时候,他们还会去做缺德的事,还会去为他卖命?不会的。这样就会反复派人出国。这些人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挥霍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此是不计血本的。你想一想要用多少钱(他点头表示认同)。

接着我又问他,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警力增加了多少?他沉思片刻说:警力包括警察和协警两部分,合在一起约增加有四分之三吧。我说:还没有把武警算上,我告诉你,从解放军那里要来了20多个师呀,这是一个什么数字?!你还可以继续算下去,把江氏集团用在镇压法轮功的经费用在发展国民经济上,用在城市建设上,用在资助下岗再就业工程上,又是一个什么情况?那就根本不存在下岗失业这一说。还有,为了镇压法轮功建设了多少座监狱,多少劳教所,再把那么多的警力用在经济生产上,这又是一个什么概念?

还有比这几组数字更可怕的是,他们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使人们的道德沦丧,又败坏了民族和国家的形象,而这些又是无法挽回的损失,是一笔不能用数字计算的账。更可恶的是他们误导了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你想一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它却去栽赃、陷害、残酷镇压,残害了多少人?伤害了多少人?影响阻碍了多少人得大法?数不胜数,罪行罄竹难书。比当年的希特勒法西斯更希特勒法西斯。你说说,受迫害的还不是全国人民乃至全人类吗?他连声说:是的、是的。

此时,他抬腕看表,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们师父到美国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我说:这最正常不过了。要说出于什么考虑,我的理解那就是有利于弘传大法。你要知道,大法是属于世界的、全人类的。因为这个大法好嘛,是真理,是科学,是最高的科学。让最高的科学弘传全人类,让更多的人享受,这更显师父的伟大慈悲。我记不得是哪位先贤说过这样的话:知识是没有国界的,科学是属于全人类的。从这方面说你就完全可以理解了吧。师父出生于中国,这正是中国人的偏得、福份。师父92年把大法传出,95年结束在国内传法,就到了国外。在这里有两个问题你要搞清楚:一是师父出国传法的时间是96年,而不是国内媒体造谣说的99年江氏镇压法轮功时,更不是什么畏罪潜逃、叛国等无稽之谈;二是师父到美国,不是江氏诬陷的什么有政治图谋、反华势力和投靠什么的,炼功人没有任何诉求。大法一传出,师父就谆谆告诫弟子:不关心政治,不参与政治,不干预政治,修炼就是修炼。江氏集团硬要把师父、法轮大法和炼功人往政治上拉,那是出于它邪恶的用心和栽赃陷害的需要。凡事要用自己的双眼去观察,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不要当别人的附庸,更不要当别人的传声筒,自己做事要对自己负责,说话也要说对自己负责任的话,“文革”的教训太深刻了。我原单位有一位姓王的人很聪明、很能干,就是干部提不起来。原因是跟着别人瞎造反,受人指使,把一个老干部打伤了。后来查到他头上,谁打谁负责呀,他几乎要坐牢。这个罪是自己找的,别人不同情他,背后还指指点点的。

警察说:我今天这个家访很值得,听老首长上了一堂课,胜读十年书。我说:我不是老首长,是一个普通的炼功人。如果我说的话对你有帮助的话,那也要感谢师父和大法,是无边的法理开启了我的智慧。警察说:您一定要保重,现在对你们炼功人监视的很严,发现一张传单、一张“小牌牌”都要一查到底,轻则劳教,重则判刑。

我问他:你是怎么对待这事的?他说:我发现了就悄悄收起来,从不上报。不忍心上报,这些好人关到笼子里,于心不忍。再说,你上报了查又查不出来,没完没了揪住你不放,累死了不说,还说工作没干好。担心就担心别的片警在你片区发现了,那就惨了,加倍罚奖金。我们市局那个局长是个典型的地痞流氓,不懂业务,整人有一套本领,动不动就除名。警察这一行我都干厌了,这年头没办法。

我说:你已经有办法了,你的办法很好嘛!你善待大法,保护大法弟子,会得到福报的,一定会的。他说:我懂,我懂。我会继续做好的。我很愿意听您讲话,有时间我还会来的。现在我走了,马上回去交班。我说:欢迎你来,我妻子也走过来说:欢迎你多来。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都是为别人着想的,你应该相信,应该放心。

临别时,他热情的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我拉着他的手说:你也可以和你相处得好的片警说说,联合起来,善待大法,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他连声说:我会的,我会的。我最后紧握他的手说:警察得大法炼功的也不少呀,你……他向我招手说:我相信自己也会的,再见!

修佛

人生大世界
龌龊无一清
佳境何方寻
修佛是福音
圆溶真善忍
放下名利情
他日飞天去
已成佛道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