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开平劳教所凶残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2001年唐山开平劳教所四中队(男队)在医院楼内非法关押着200多名法轮功学员。

2001年春节,按说过年该是个高兴的日子吧,可是劳教所的恶警们在过年的当天就象疯了一样到各班寻衅滋事,动不动就把法轮功学员连打带踢吊到走廊大厅冻着。大年三十下午,董树桂刚刚打了一会儿坐,处长张建忠带着两个随从就闯進了屋,让董树桂把腿拿下来,董树桂没动,一个恶警上前就踩住董树桂的头发往地下拽,马丽丽、朱连娣、陈明霞、付燕飞、孟德稳等几个上前制止,恶警们就又把马丽丽打了几个耳光,打得马丽丽耳朵嗡嗡作响,它们踩这个,打那个,只要法轮功学员上前劝阻恶警就大打出手,最后被打的6名大法弟子都喊:“不许打人!打人啦!”,恶警们才灰溜溜的走了。过后,董树桂的头被踩得出了大包,疼了十多天。大年初一,处长王建忠带着随从又到各班滋事,在二楼四班它们用电棒电付燕飞、孟德稳,最后把这一班人连踢带打绑到大厅(把棉袄强制脱下去),到了大厅,里面被绑着四五十个法轮功学员。大年初三,我因为炼功被叫了出去,到了楼外,外面已经站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那天,董树桂因为喊口令带头炼功,被三、四个男恶警踢打的脸、眼都青肿了,其他二十几名大法弟子也都挨了好几脚。法轮功学员们在劳教所受着非人的折磨。为了抗议关押迫害,楼上楼下100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然而,法轮功学员绝食后虚弱的身体并没有引起恶警们的同情,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迫害,强制“鼻饲”灌食,不配合灌食的就挨打、骂。有一次,所长许德山亲自动手打不配合灌食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张会青骑在马丽丽的身上用电棍电马丽丽的脸、脖子、乳房。

2001年6月份,唐山开平劳教所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所谓“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的任务,在江××下达的“打死算白打,死了算自杀”的邪恶命令下,劳教所陷入了白色恐怖。劳教所恶警们虎视眈眈,而且又从石家庄、保定劳教所学来了一套整人的方法,使开平劳教所邪上加邪。

我当时在四中队一班,法轮功学员们由于长期绝食身体都非常虚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对我们打、吊、铐、冻。到了6月8日,干脆不让我们回班,整天整夜的在冰冷的大厅铐着,而且都是非常痛苦的姿式,有的被强迫蹲在椅背后背铐着,有的站着铐在椅子上,而且腿不能打弯,只要有一个人腿打弯恶警就踢全班人一人一脚。当时范亚雄(已被迫害致死)不配合,王建忠和另一恶警就连踢带打,一直打到范亚雄躺在地上不动弹了才罢手,然后又把范亚雄绑在椅子上。为了要挟我们写遵守所规所纪保证书,它们不让我们上厕所,不但不让上厕所,还每天三次灌食,灌稀水一样的饭,一次灌两盆(以前一天灌两遍,一次一盆面粥)。那天,董树桂从晚上7点就憋尿憋得够呛,要求上厕所,恶警史××就是不让,不但不让,又给灌两次凉水(不配合的就三、四个人掐鼻子强制灌水),还把全班人弄到操场上坐小板凳给冻半宿,一直到10点多又给铐到大厅的椅子上,董树桂憋得直跺跺脚,恶警王建忠、张建忠、史××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写遵守所规所纪的保证书,就是不让去厕所,最后史××一看董树桂无论怎么憋得慌都不会写,干脆就把铐子的钥匙拿走了,到了深夜2点多了,董树桂一看邪恶的恶警们不会有人心的,她急中生智,把铐子拽到小臂外(把小臂卡出了很深的血沟,以后结了疤),凑合着把裤衩扒下,在大厅的座位下解了小便,也因此使恶警们的“不让上厕所”这招以失败告终。6月10日开始,恶警又强制我们每天坐20个小时的小板凳(从早上6点至深夜2点),而且不准打盹儿,谁一合眼,恶警田××就用小棍打,那几天正赶上下大雨,法轮功学员们穿着单薄的背心、裤衩,又冷又困,但是谁也不写遵守所规所纪保证书(谁写就让谁回去睡觉),几天下来,人冻得、困得不成样子,屁股都坐肿了,一挨板凳就疼,象长疮一样。4天后,恶警们一看这招不行,又伪善的谈话,一看不行,凶相毕露,开始大打出手,专门准备一个屋子打人、电人(三四个男恶警一起上)。当时我就是被强迫10天10夜没让睡觉。而且王建忠还扬言:如果××党允许活埋人的话,第一个就把我埋了。电视上说“教育、感化、挽救”,对法轮功学员们、如何如何好,其实真实的情况就是我描绘的这样。

江××现已被多国起诉,被告上了国际法庭,“全球大公审”已指日可待。在此正告少数不法之徒,赶紧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赎回自己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