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襄樊大法弟子自述一家人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7月8日】我家在湖北襄樊,现年45岁,以前患有胃下垂,鼻炎,四肢关节炎,偏头痛,失眠症,家务事干不了,饭吃不下,拖着沉重的身体,到处求医没有好转,精神几乎崩溃,对生命失去信心。96年8月我有幸得到了高德大法――法轮功修炼不到一星期,以前的症状全不翼而飞了,使我获得了新生。我时刻按照“真 善 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遇到矛盾向内找,处处为别人着想,心胸开阔没有病痛,也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生活,行走如飞身体轻飘飘的,难以用语言表达其中的美好!

在99年7.20风云突变,狂风四起。电视电台新闻媒体蜂拥而起,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進行污蔑性打压。因我炼功,单位对我暗中监视,门卫对我出入时间做详细记录,并向上级汇报,变相撤职,取消了我的部门先進称号,同时也取消我参加选举的权利。

在种种不公的对待下,我不能再沉默了,2000年3月我去了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带回后并進行审讯,并关押在襄樊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承认对我的迫害,坚信大法,5月我被无条件放回。回家后单位24小时派专人在我家门口看守,并把我家装上锁不让我出门,家人出门需要叫他们开门。单位积极配合610,多次在上班时间对我進行绑架、抄家,抄走我的大法书籍和磁带及收录机等。一次我出门买牙膏,同事叫我坐一会,我顺便坐下与同事说话。突然厂政保科科长带两门卫冲着我说:你赶快回家,你不能坐在这,你犯法了。边说边把我拖起就走,把我四肢拖的鲜血直流,在场围观的人很多,你一言我一句的对他们進行指责。我80岁的老母亲卧病在床,单位也不让我去看望,直到逝世也没让我见最后一眼。我就这样失去了自由,只因我炼法轮功。

2000年7月至8月,我被绑架到襄樊驾校洗脑班,单位派两人、派出所一人,对我進行监视,他们吃住的一切费用由我承担,强行从我工资中扣除。因此我上半年工资一分没拿。在洗脑班,樊城区政保科科长冯友贵指使一位姓李的干警对我進行毒打,抓着我的头发打了我十几巴掌,我下颔脱位,脸眼嘴鲜血流了满地,陪我的小干警和单位的同事被这种景象吓哭了。

由于我坚修大法不向邪恶妥协,逢年过节或开什么会,他们把我强行绑架关在襄樊看守所。因非法关押多次,我开始绝食抗议。看守所恶警伪善的让我吃饭,强行灌食,插胃管和用钳子把嘴撬开,戴脚镣手铐,两个犯人按着灌食,不让睡觉,把手脚用绳子捆上,关小号,用麻布阻嘴不让讲真象。一次,给我插胃管20多天,脚镣手铐卡入肉里,手脚肿的发紫,痛的钻心,失去知觉,一年多才恢复。

几年中我女儿也受到精神上的迫害,没有安定的生活,在家骚扰不算,还到学校進行迫害,女儿拒绝与他们交谈。她常常遭到不明真象同学的欺辱、轻视。一次放学,我女儿被同学连车带人撞倒在地,腿受了伤,回家也没告诉我们。2001年春节,我夫妻因讲真象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腊月二十三那天女儿和同学一起玩,当晚上同学们欢欢喜喜回家团圆,女儿却含着泪想:我往哪回家?几年中我们全家一直这样生活着,被迫搬出单位,失去自由。一切都只因为我们修炼,为什么连做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在大陆象我这样失去信仰自由和生活自由的权利的家庭数不胜数,可我们大法弟子没有一个人抱怨。看到那么多不明真象的警察所做的一切,我们着急,我希望参与迫害的警察不要再做那助纣为虐的事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直接负责单位及个人:樊城610,庞公派出所,庞公办事处石家庙村委会,湖北江华有限公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