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博士弟失踪一年 上海公安:很清楚不能说(图)

在美国亲属谴责公安黑社会式的绑架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江西省万安县法轮功学员黄雄,在当局镇压后,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遭公安四处追捕,于2003年4月19日在上海失踪,至今生死不明。黄雄在美国和国内的亲属四处寻找,非常担忧他的生命安全。

据大纪元新闻网报道,上海公安官员最近对记者表示,黄雄的情况他很清楚,但不能说。江西省公安官员仍矢口否认知道黄雄的下落。


黄雄2003年失踪前近照

失踪逾一年

据黄雄在美国亚特兰大的哥哥黄万青博士提供的资料:黄雄,1978年生,身高约1米63,比较瘦,大专文化,家住江西省万安县芙蓉镇。1996年学炼法轮功。1999年镇压开始时,黄雄在北京一家电脑培训中心学习。因为为法轮功上访,2000年2月在北京被抓,随后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劳教2年。

2001年夏天,黄雄被关押将近1年半,被放回家「所外执行」。因为要经常向公安進行所谓的「思想汇报」和洗脑,黄雄被迫离家出走。出来后,为了躲避追捕和迫害,他化名袁宽,一直没和家里联系。他在各地讲真象,发传单等,遭到公安多方追捕,辗转流浪。

2003年4月19日,黄雄在上海跟唯一有联络的哥哥黄万青打电话后就杳无音信,亲戚朋友没有人知道下落。失踪前,黄雄因为散发法轮功资料,上海公安正在设法抓捕他。黄雄失踪前在上海同济大学招待所使用化名袁宽登记住宿。

公安四处追捕,骚扰亲属

黄雄出走期间,江西省从省、地区、县的公安派了多组人在外面搜捕。公安和政法委等对黄雄国内所有的亲属频频骚扰、非法搜查。其姐夫曾被单位停掉工作一个月,强迫他到外地去找黄雄的下落,其姐姐电话遭监听、经常被公安传讯、非法审问,造成亲友极大的精神压力。

2000年2月黄雄在北京被抓,万安县公安局马上被通知了,但一直瞒了一个月,直到拘留到期,要家里领人才通知家属。公安去北京接人,还问家属索要3千人民币差旅费,家属最后给了一千,公安没有开任何收据。万安县有不少法轮功学员,也有上访的,被劳教的,判刑的。当地公安抓法轮功动则罚款要钱,以各种名目3千,5千,从不开收据。

当地一名公安分局局长对记者表示「我们这的法轮功只要有人举报、炼就抓。」「我们一个人看一个法轮功。」

2003年黄雄失踪后,家属非常着急。他哥哥在网络、报纸、电视等媒体上呼吁寻找弟弟,给国际人权组织写信呼吁,也曾经给上海市国安、公安,江西省公安打电话,报失踪。上海国安和公安推到江西,江西公安则说他们也在找,没有下落。但黄万青说公安并没有花多大劲去寻找,与过去抓黄雄那个劲头形成鲜明对比。

上海公安:很清楚,不能说

最近从中国公安内部的消息透露,公安部都审过黄雄了。大纪元记者進行了采访调查。上海杨浦区(黄雄失踪地所在区)公安分局国保处(一处)胡处长表示很清楚袁宽的情况,但不能告诉你。记者问:抓人为什么不通知家属?胡处长说,「我知道,但我不能说。」「我们这样做有我们的道理。」据称,黄雄在上海同济大学招待所住过的房间,2003年9月已换成女生宿舍。

专管法轮功问题的江西省公安厅一处及610办的田主任和万安县公安局一大队队长张学华对记者矢口否认知道黄雄的下落,说是「失踪」。不过追查国际调查指出,有关部门透露江西省公安厅完全掌握黄雄的情况。

下面是记者对上海杨浦区(同济大学所在区)公安局国保处(一处)胡处长的采访纪要:

记: (021-6543-1000转31090)请问贵姓。
胡: 我姓胡,你有什么事说吧。
记: 你就是胡处长了?
胡: 是。
记: 我有两件事,第一,在给你打电话之前,我打内勤科(31091)的电话,一个小姐接的电话,听说我是大纪元的记者,马上拿出谩骂的腔调。我希望你的下属,国家安全局的公务人员应该知道最起码的文明办公、礼貌待客。
胡: 我会过问这件事。
记: 第二件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胡: 什么事?
记; 请问你们为什么抓了袁宽(黄雄为躲避追捕一直使用的化名,失踪时携带的唯一身份证件)一年多不通知家属,你们这样做是根据国家哪条法律?请问你知道袁宽吧?
胡: 我当然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们家属是怎么和你们报社联系上的?
记: 其实我还没和袁宽的家属联系,因为他们大概还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美国有一个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吧?他们每周都有报告,我是从那了解到的。请问胡处长,你们为什么要抓他?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呢?
胡: 我不能告诉你。袁宽的情况我很清楚,但我不能告诉你任何情况。
记: 为什么?
胡: 我不能在电话接待你。
记: 我不会占用你很长时间。你是执法人员,法律条文应该比我更清楚,抓人不通知家属是不是违反法律规定?
胡: 我们这样做有我们的道理。
记: 但「道理」不能有违法律。
胡: 你不要跟我谈法律的事情,这方面我比你清楚。
记: 是这样。那你们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呢?
胡: 我知道,但我不能说。我们接待采访是有程序的,你可以向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宣传处申请采访,如果他们同意,我就接待你的采访。

哥哥:黑社会式的绑架

在美国的哥哥黄万青非常着急黄雄的下落。他感到愤怒:我弟弟明显是被上海国安、公安绑架了,他们为什么这样瞒着家属,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地。否认也好,隐瞒也好,不知道也好,黄雄被劳教一年多,几年被迫流离失所,公安四处抓捕他,骚扰家属,最后黄雄失踪一年多,生死不明,公安都应该负责任。上海公安作为大都市的政府部门,采取这种黑社会的绑架手法,与恐怖份子有什么区别?

尤其最近法轮功学员在南非遭到雇凶枪击,明慧网报导的死亡案例已经超过一千了,黄万青非常担心弟弟的生命安全。他说,中国检察机关目前在全国查办公务人员侵犯人权犯罪案,希望政府能够好好查查我弟弟被绑架一案,这是有国际影响的。在西方社会,失踪等同于谋杀,不能用失踪来搪塞。黄万青准备更大面积的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黄雄和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经发出追查通告,将江西省公安厅、上海市国安局、上海市公安局、江西省万安县公安局、吉安市看守所等列为重点追查对象,追查黄雄遭绑架一案。


黄万青(右)2004年2月在洛杉矶呼吁营救弟弟黄雄。


黄万青2003年11月在亚特兰大呼吁营救弟弟。


黄万青(前排中)2004年4月在纽约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呼吁营救亲人。

附:相关单位电话

上海市杨浦区01186-21-6543-1000(杨浦区公安局)转31090 找国保处胡处长(正处长)或赵处长。他们有一个专管法轮功的部门(021-6543-1000 转31095)
上海市公安局:63294000,63723030,64723150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01186-21-64334040(总机),预审科分机33162,总值班室33041,63232001(信访办)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62751200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64726956
上海同济大学总机:21-6598-2200
上海同济大学招待所:21-6598-3310
上海同济大学学校公安处:21-6598-1441

江西省610办田军主任,0791-7288-698(办)
江西省公安厅其他部门电话:0791- 622-7270,680-1558,682-3388,682-3988,683-9888
张学华,江西省万安县公安局一大队队长,0796-571-0601(办)
吉安市公安局 0796-822-8049(总机)822-2022 (办) 821-6358 (一科高科长)
吉安市看守所(也叫公安局看守所)0796-8280-203(总值班),8280-330 副所长, 8280-331所长, 8280-133指导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