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巴黎中国领事馆换新护照的经历(图)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我叫王红,现住法国巴黎,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于2004年3月3日到期。当日下午两点半,我去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领事部办理护照更换。领事部的一位在“护照(1)”窗口负责办理的女士收下了我的申请表、两张照片、护照原件、护照及法国长期居留的复印件,告诉我3月17日取新护照,我说我马上就要出国,希望在最快的时间拿到新护照,于是在我的要求下她给我开了加急的收据,让我于3月9日来取新护照。(见收据)


王红的护照

办理更换的收据

3月8日上午,收到领事部一位先生的电话,通知我就更新护照一事去领事部“谈谈”。我说可以马上去。他说下午来吧,到了就说找刘秘书。下午快3点,到了领事馆,刘秘书把我带到会客厅开始谈话。以下是对话主要内容:

“王红女士今天我代表使馆领导跟你谈一下你换新护照的事,你的护照到期了,但是延期又没有空页了,所以呢就一定要换新的。但是我们要报到国内去审查,等着国内的决定,所以明天你就不用白跑一趟了。”

“那我想问您一下,这种审查的程序是不是针对所有人的?”
“不是”

“那是什么原因要对我進行审查呢?”
“……”(刘秘书没回答)

“是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
“是”

“那根据什么来审查呢?”
“你知道了,国家有针对法轮功的政策,当然是根据国家的政策了。”

“国家对法轮功的镇压政策是违反宪法制定的,按照这样的政策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实也是违法的。”

我又说“那我的护照到期了,我等着的结果只能有两个,一个是给我,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在等的这段时间有什么证件证明我的国籍呢?如果不给我,那国家想通过这种做法向我传达一个什么信息呢?是不是想警告我因为你炼法轮功,就没有权利做中国人?因为你炼法轮功,作为一个境外的中国人,你就没有行动的自由,否则你就选择回中国遭受迫害。据我了解,只有一个公民可以自己放弃他的国籍的,一个政府部门是没有权利剥夺一个已经持有中国护照的公民的这一权利的。”

我向他讲了法轮功学员不反政府,更不反对中国人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大家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尽早制止这场危害国家、危害民族的镇压。对方一直认真的听着,没有表示态度。我跟他说“这场镇压不仅是法轮功学员遭到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迫害,很多无辜的人也被卷進这场镇压,在压力下做着违心的事。我很理解你们所处的位置,但是只要您心里明白,您还是可以选择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他说“这样吧,如果你愿意呢,你可以把你的护照先拿回去,我们也只能等着国内的审查,我一开始就已经讲了,我代表使馆领导告诉你呢,是怕你明天白跑一趟,你说的我也听明白了,你的态度我也知道了,好吧?”

第二天我又带着收据去了一趟,又是刘秘书接待的。

我问他“如果我把护照拿回来,收据又交还了,那您能不能给我开一个我曾经来办理换新护照手续的证明?另外使馆不能马上给我换新护照,能不能出据一个书面的理由?”

回答是“现在做证件不象过去,现在一切都是电脑操作的,任何一个人,不管是哪一级的领导,他都没有权力随便自己写一个纸的。”

我说:“当时来办理的时候,在窗口那位女士并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当我把表格和照片交進去之后,她就给我开了收据,并在我的要求下在收据上写了加急,让我到时候来取。也就是说一个正常的手续应该是这样的。”

刘秘书答道:“肯定的,你说的对,不可能这几十万侨胞办护照,每个人都经过国内批准。”

我问:“那为什么认为王红的材料需要送到国内审查呢?这个审查是从哪一步开始的呢?是谁去决定的呢?”

“这个我不能跟你讲,你也没必要问那么清楚的。”由此可见,中使馆的人也觉得他们的做法不是那么光明磊落。

“如果这是普通的公务上的程序,那我是没必要问,但是您也讲了,不是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个审查程序的,那我的情况又是跟国内对法轮功的政策有关的,也就是说是在镇压法轮功这个背景下的做的决定。”

“我已经跟你讲过了,让我怎么做,我就给你怎么做,刘秘书是做工的。”

“那您能不能告诉我在使馆里是哪位秘书或参赞专门负责法轮功的事情,我可以跟他谈谈吗?”

“这个我不能跟你说,我无可奉告。”再次表明中使馆的行为不可见人。

“我现在明白,这个结果不取决于您。但是我为什么要问您谁能负这个责任呢,是因为这涉及到镇压法轮功的这个背景,由于一个公民炼法轮功就剥夺她的国籍,这是严重的侵犯人权的事情,我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国际人权组织、法国政府和媒体,还有专门调查迫害法轮功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所以我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个负责人的电话。我还想告诉您,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孙家正等等都在海外被起诉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都知道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每个这场迫害的参与者最后都要为他的行为负责的。”

刘秘书说:“我明白。但是我只是跑腿儿的,我也只能说让你回去等着。”

“那您能不能给我一个电话,我可以跟您联系。”

“不用,到时候如果国内有新的指示,我会跟你联系,因为我有你的电话。”

7月1号,在等了四个月之后,当我再次来到领事馆,向两位当时在接待室的工作人员问我的新护照的消息时,我说“刘秘书让我回去等着,现在已经四个月过去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其中一位打电话给刘秘书,告诉他王红来问换护照的事,当他在跟刘秘书通完电话后,他告诉我给我办证件的人今天不在,改天再来吧。我指着收据上的“L”问他是不是刘秘书给办的,他说不是。我又问那可不可以见领事馆的其他负责人,他们不理我。我就跟他们说,中国使馆应该对中国公民负责任,不能不给换新护照又不给出据任何理由,不就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吗?你们自己也觉得理由不堂堂正正是不是,都不敢说出口。

我跟旁边排队的人说:“在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被残酷的迫害,现在在南非又被他们雇凶枪击,现在在门外的这些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不能再让这种暴行再继续下去了。”

那两个工作人员一个让我不要在这儿宣传,一个瞪着眼睛说:你有什么证据?

我说:“他们是去控告对迫害法轮功有重大责任的曾庆红、薄熙来的,受伤的学员身上穿着标有法轮大法的衣服,很明显开枪动机是冲着法轮功来的,谁迫害法轮功,谁最怕法轮功起诉,不是明摆着吗?”

我再跟他们说请他们找个负责人谈谈,他们再也没理我。

后来我到取件的窗口,我把收据递進去,窗口的人说,“我这没有,谁给你办的找谁去。”我问她,“那您从这个单子上看得出来是谁办的吗?”她脱口而出:“刘秘书!”可见刚才那个领馆接待人员撒谎张口即来。

中午快关门的时候,刘秘书从里面陪着几个人出来,我走上去问他我的护照的事有什么结果,他说“没结果,我能怎么办,等着呗。”

从我申请延长护照那一天起到现在,四个月过去了,事情就这样被中领馆毫无道理的拖着。

这些年来,我们清楚地看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仅仅为了个人的私利,可以残酷迫害上亿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可以残酷迫害六千万地下基督教会信徒、可以罔顾千万计的城市失业者乃至以亿计的贫困农民的生计、可以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施以机枪坦克、可以把如此众多的被迫害的民众的家庭不放在眼里,它们已经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国家、民族的威胁。我们呼吁全体中国人民、各国政府、议员、媒体、各国际机构认清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共同努力,全面制止其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