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龙口市大法学员: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我是山东省龙口市大法弟子,今年52岁,96年得法。得法前,我体弱多病,整天药不离口,面无血色,四肢无力,苦不堪言,四处求医,花了不少钱也不见效。后来听人说气功可以治病,我开始迷上了气功。凡是到龙口市来教气功的,不管票价多高,我都想尽一切办法参加,连跟数班不算,并还追随到烟台、莱州、招远等地,并且偷偷送红包给所谓的“气功师”,目地是想治好病,但花钱无数,病不但不好,反而加重。我由于身体不好,脾气也变坏了,犯病时家里人大气不敢出,话也不敢说,家里整天笼罩着阴云。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朋友给我寄来《法轮功(修订本)》一书,并告诉我这个功法很好。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看了这本书,并照图学炼五套功法。由于是自学,动作有的地方还不对,但奇迹出现了,我的头不痛了,脸色红润了,走起路来脚下象踩着弹簧一样,浑身轻。通过看书学法,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为什么有病,什么叫修炼……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功法吗?!当时我心中暗暗的想:这个功法我炼定了。于是我到处打听炼功点,找到了炼功点,辅导员耐心地给我纠正动作,晚上一起学法。就这样我没花一分钱,我的病全好了。

学法后,我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放弃执著心,心性提高了,身体变好了,欢声笑语又回到了我家。邻里之间、婆媳妯娌之间关系融洽,熟悉我的人都说我变了。在单位里,我连年被评为先進职工、先進科长。

可是就在1999年7月份,江××出于个人的妒嫉心,为了维护个人的权力,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铺天盖地的打压,利用所有的媒体反复播放诬蔑法轮功的谣言,毒害着世人,要求所有人表态,连几岁的小学生都不放过,搞什么“签名”、“批判”等等,如果反对,就要失去工作,失去自由,学生不能上学……并且自上而下成立了“610办公室”,直接受江××控制、指挥,江××推出恶令,要求对待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逼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真、善、忍”的信念。我也没有例外,我到北京信访局上访,想用自己亲身经历说一句真话,要求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半路被恶警截回来,由外贸局局长王德月把我押回单位办“洗脑班”,逼我说出组织者,写出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批判书、并叫交出大法书。

我耐心的跟他讲真象,从身体、思想的变化到社会的安定,大法能使人心归正,道德升华,对国家、对政府是百利无一害的。可王德月一句也听不進去,反而恶狠狠的说:“这是上面的通知,你再不写就把你送到‘610学习班’,强化洗脑,看你写不写?”他强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相、电影、文章等。这期间公安恶警到单位找我审问两次,用警车把我拉到派出所又進行两次审问。他们问我:到北京谁是组织者?我告诉他们:是自发的,法轮功没有组织,只是强身健体,做一个好人。他们没有办法,就把我丈夫叫到单位進行恐吓,并叫他监视我的行动。威胁他我如果再不写就定为“反革命”,送到“610洗脑班”、判刑。人们被历年的运动搞怕了,弄不好就要株连九族,丈夫整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我心软了。就在这时,又来了几个犹大说客,自称是长春大法弟子,编造谎言……我动摇了,违心的写了悔过书,并交出了大法书。过后我马上认识到错了。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放弃了信仰,违背了誓言,我觉得掉進了万丈深渊里,悔恨交加,痛不欲生……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做了一个卑鄙的小人。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谁也不接触,把自己封闭起来,每天生活在阴暗的悔恨之中。我,又回到了修炼以前的状态,阴云又笼罩着我家……

是师父又一次慈悲的救了我,是同修伸出了温暖的手,一次次给我送来了大法书,送来了师父的国外讲法。师父慈悲的告诉我:“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师父的话照亮了我的心,赶走了我心中的阴云,我认真的读了师父的讲法,明白了这是旧势力的迫害,这也是最狠毒阴暗的,让我觉得写了保证书了,放弃了修炼,背叛师父,师父也不会管我了,使我长期处在消极、悔恨、黑暗之中。通过学法,我看清了邪恶的嘴脸,我要振作起来,揭露谎言,向世人讲清真象,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写出了严正声明:在洗脑班里所做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又汇入大法修炼的队伍中。

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修炼的不足,和未去净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今后我一定让师父放心,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念,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人类在觉醒,邪恶因素在被铲除,恶徒受到了惩罚,人类的未来是美好而光明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9/78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