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马三家集中营摧残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

沈阳马三家集中营摧残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2004年8月1日】

(一)王文娟连续被铐四个月

2002年4月7日晚,王文娟默写经文被“四防”发现并告诉大队长。大队长让王文娟去办公室,王文娟拒绝。第二天早上,大队长找王文娟谈话,要求她答应所谓的“条件”,王文娟又拒绝。4月8日,王文娟被带到一楼,日夜不分铐在暖气管上。铐到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恶警把她弄到了床边上,这时王文娟才能躺在床上睡觉,但手还是铐了,有时铐一只手,有时铐两只手。一天,队长张艳看到王文娟正在坐着,恶狠狠的说:“你坐着还挺自在。站着!不准坐!站着睡,站到晚上!”并让人把凳子拿走了。3点多的时候,王文娟实在受不了了,就用脚把一个军大衣勾过来,垫在地上坐下了(手被铐的位置距离地面太高,直接坐在地上坐不了)。王文娟就这样被铐了4个月。

2002年12月,马三家开始对坚定大法弟子進行所谓“强制转化”,那段时间,马三家给辽宁省各地都派了所谓“帮教团”。转化时,王文娟不听他们的,他们就让她蹲着,5天后王文娟仍不“转化”,就被送回了分队,分队继续对她進行强制转化:先是让她蹲着,王文娟拒绝后,恶人报告管教说王文娟“不听话”,让管教把她吊铐起来。她们把王文娟铐在暖气管上,手铐位置很高,王文娟不得不将胳膊直直的向上伸,即便如此脚也是刚刚能挨到地面,就这样吊铐了一夜两天。之后恶人又变着法的折磨她,把她弄到床上,将她双手分开用绳子绑上,绑了好几天,大概第3天开始不给她饭,这样饿了3天之后给她灌食,然后又变换了折磨的招数:强迫王文娟蹲在地上,将她双手背铐在床边,这样蹲了1天1夜,然后又用绳子把她的双腿双盘捆上。

(二)王素霞被吊铐 多日不让睡觉

2002年12月强制转化中,恶人把王素霞的双腿用绳子绑了一夜。第二天恶警把她吊铐在暖气管上,手铐位置很高,脚刚刚能挨到地面,这样铐了很多天也不让她睡觉,每天只准上一次厕所。王素霞非常坚定,始终不妥协,邪恶之徒就一直把她关在一楼(一楼都是坚定修炼、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但不做她的转化工作了。

(三)潘静双腿被绑26小时

2002年11月潘静被送到马三家,2002年强制转化中,恶人把她的双腿用绳子绑了26小时,把她的腿绑坏了。还曾强迫她蹲着,用手铐铐她。她的腿到现在也没好。

(四)夏宁被关小号40多天 臀部溃烂、化脓

2001年7月夏宁被送到马三家。强制转化期间,恶警让她顶水盆、跪洗衣板、把她上衣扒光了(裤子如果不是她自己拽着也被扒下去了)使劲往外拉她。恶警曾一个星期不让她睡觉,几个人使劲拉她的手让她在邪恶的三书上签字、按手印。

2001年开始,夏宁不再配合邪恶之徒的要求,被关小号一个月。这期间她一直背法、发正念、炼功。她戴着手铐发正念,中午吃饭时恶警把她的手铐打开,夏宁就炼功。恶警把她铐在床上让她站了一个星期(日夜站着,腿肿得很粗)。夏宁背法时恶人用袜子堵她的嘴,把她的嘴都弄破了,恶人用毛巾狠命堵她的嘴,堵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喘不上气来。恶人还用绳子绑过她,强迫她在厕所呆着,还把她关在小号好几次,最长一次40多天,臀部都烂了、化脓了。不管什么刑,夏宁都毫不妥协。

夏宁去北京上访时还曾因不报姓名被北京的警察打过一夜,恶人轮换着打她、用凉水往她衣服里灌,然后让她在外面冻着,还用烟头往她脸上烫(现在脸上还有印),她也没报姓名。

(五)辽宁省邪恶的“帮教团”强制转化刘宝玉时,4个人强行把她的腿反盘、并用被单绑上,他们按着不让动,还邪恶的说“你不是炼功吗?我们帮你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