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发正念说起(二)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每次看到网上关于安全问题的讨论我总觉得老是停留在一个层面上在讨论,其实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安全问题,不能一概而论的。比如某种行为在这个层次是做到了安全,可层次提高后就成了执著,也就不安全了。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修炼,而不是常人的工作。是修炼就要不断的提高,那么要提高就会有不同层次的法来要求我们。

我们这里做资料的人从来都只是大法中的普通一员,没有一点特殊的“待遇”。就是说,别的大法弟子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不会比别的弟子特别。至于安全,只要符合常人中的理,不是拿着书在大街上喊就行了。我们不会把什么特别化,因为只要你特别,邪恶就会特别来考验你,而我们还在人中修,不可能做到绝对的无漏,在它们持续不断的攻击下,总有一天会被攻破。

我们就是一个整体,攻谁都是在和我们这个整体作战。那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是在这种整体下个人的修心却是非常激烈的。记得有外地的功友来参加我们的法会,在会上听我们对功友谈的心得体会有不同看法时的发言后说:“你们可以这样直接的发表自己的看法而不会担心得罪了对方,在我们那里是不可能的。”我们这里没有权威,无论你是大家公认的修得好的还是什么,只要你说了偏移大法的话,哪怕是80岁的一字不识的老太太都会站起来发表看法的,如果表达不准确会有别人补充,但不会因此而藏在心里,因为我们认为那样做是对同修不负责。

我们这里也遇到过有同修被出卖的事情,所以我也想谈谈这方面的看法。

首先我觉得这样的事情牵扯的方方面面的人都需要用自己所在的层次的法来要求自己,大家都可以指责出卖同修的人是犹大,但我的看法不太一样。曾经有同修问过我:你对某某同修那样做是不是怕她一旦承受不住说出你来。我说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功友在他那个地区做了很多事,一次和他联系的同修被抓了,一时承受不住供出了好几个她认识的同修,就唯独没有说他。那个同修出来后,别人都不愿意去找她,但他还是去看了她,交谈之中他问她:你为什么没说我呢?我和你联系是最多的。她说:我当时没有想起你,要是想起你了,也肯定说了。

我们理解,事情一旦发生再去指责谁、怨谁都不是师父要的,我们应该用更积极的态度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其中也有做了错事的同修。因为“犹大”也是旧势力安排下的牺牲品。我们既然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然也包括被安排来出卖同修的“犹大”。要改变“犹大”的安排最有力的就是不让后果出现;其实只要事情一发生旧势力对“犹大”的安排就失去意义了,“犹大”也就容易恢复良知,所以历史上的犹大就是在恢复良知后悔恨交加之下上吊自杀的。我们要尽量不让我们的昔日同修走那条路,至少我们不能有意无意的推昔日同修走上那条路。

我们就曾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被出卖的同修安然无事,出卖同修的功友在大家正念的加持下跳出了魔掌(她自己已经向邪恶承认了给明慧上传文件的事),虽然出来后她还有一段路要走,还要为自己没做好的地方负责,但毕竟没有走旧势力安排的“犹大”那条路。

最后我还想谈谈对于发正念的一点认识。我觉得发正念是师尊赋予我们的神圣而伟大的能力,念动正法口诀那是威力无比神圣无比的。在发正念的初期,用这种能力来做定住恶人、脱开手铐、让恶人看不见自己等等以自保为目地也是对的,可是如果到了今天还把正念理解为就是这些内涵那就……说严重点,就有点辱没了这种能力。

常看到有同修写到:居委会或派出所的人上门来查问在不在家等等,然后怎样正念否定了,其实为什么不直接发正念根本不准他们上门呢?你想想,他是以什么身份来敲门的?他在心里把我们当做什么人了?他以这样的身份带着这样的一种认识来盘查我们,他以后的未来会去向何处?为他这个生命负责我们难道不应该慈悲为怀不让他来敲这个门吗?

我们这里做协调工作的人都是榜上有名的“重点人物”,但这些年来别说来问问,连“想一想”它们都不敢。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放松过清理操控“人”的邪恶生命,这样“人”就不会或少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少造业。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始终要记住:是我们在救渡世人,而不是用我们的承受和悲惨来让世人同情,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位置。而只有站在主和王的位置上才配使用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的能力——发正念!也只有这样才能发出真正的令一切邪恶胆寒、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的正念。如果一个地区的同修都能这样发正念,那会是什么样?如果全中国的同修都这样发正念,那又会如何?要是全世界呢?迫害还会存在吗?

一点认识,与同修切磋,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