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迫害的教训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各位同修:最近我身边有两位94年前后得法的老学员E与F,在一个星期之内相继被病魔迫害死亡,而且都不同程度的给法带来了负面影响。那几天我真的感觉心里很乱,三件事都受到很大干扰,随着学法,心才慢慢静下来。这里,我只是想把我看到的一些现象写出来,与同修互相交流,共同认识,共同提高。

关于E:

E今年49岁。20年前曾得过传染性肝炎,住过医院。94年得法,以后再没上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粒药。他曾经是我们点儿的辅导员,凡是认识他的同修,没有人认为E不精進,我也觉得真是这样。E对师父和法从来没有不敬过,从修炼一开始就每天给师父上香,迫害5年来都没间断过,警察骚扰频繁时,白天把法像收起来,晚上再请出来,一直到现在。

想起99年7.20以前,我们每周一次集体学法,早上4点就到炼功点上,他总是提着录音机第一个赶到,无论严冬还是酷暑……。

从小组交流上得知,他心性修炼上做的也很好,一次小偷把家里偷光了,他说真能做到一点也不动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名利情都放下了”。平时的方方面面做的也挺好的,看上去很是祥和,真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儿,我们许多同修都很佩服他,4.25万人大上访、此后的天安门请愿的队伍里,一样有过他的身影,他与所有师父的弟子一样,沐浴在大法的阳光下……。

7.20以后,炼功点被邪恶破坏,形势越加险恶,同修们便开始各自走自己的路了。随着片儿警、地方610没完没了的骚扰,他胆子越来越小,也许是因为当过辅导员、也许是因为在炼功点上曾经公认的、法学的好的老学员,E本人不愿承认自己有怕心,而是想法掩盖,例如,在一次写保证书之后,同修建议他在网上发声明,否定这个与旧势力的契约,可他是这样解释的:“虽然在那个保证书上签了我E的名字,但是我意念中给那个E圈上了一个圈儿,这样就说明不是我写的了……”

可是,怕心能掩盖的了吗?能逃过神的眼睛吗?在另外空间里我们想什么师父法身能不知道吗?“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他们都知道。”“ 师父就是能看到缺点,就是能看到问题。就说你们的一言一行,我都知道包含着什么。”(《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那么最后只能是自己骗自己了。

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就成了E走向懈怠以致出问题的转折点吧,发展到后来干脆就真的在家“坚定实修”了(事实上,在迫害初期,他还是做了不少大法的事情,但抱着什么心去做的,基点又放在哪里,这个就不知道了。)

E妻也是大法学员,能够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但由于放不下情,害怕拖累孩子,较少讲真象,也不太情愿支持丈夫做证法的事。从她的言谈举止,明显感到有时并不在法上。而是停留在做好人、求师父保护的境界中。E明知自己做洪法的事没有错,也不肯努力去改变家庭环境。

比如:家里一年的收成换了两台电脑,可是电脑并没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而是一个孩子把一台,而且还设了密码。(有时孩子也帮助下载大法资料什么的,正的负的都有,但我看到负的方面还是多一些。)

家里电话放在孩子屋里,同修电话找E,必须得先经过孩子,说话交流很不方便。同修给他送资料,孩子有时表现出不耐烦。后来同修去他家就少了,(师父经文还是一直能看到)特别是近两年,E本人要看大法资料的心情越来越不迫切,常常表现为有没有都无所谓(师父经文除外),致使E不能及时了解大法形势。实际上已经脱离了集体修炼的大环境,不知不觉中过上了常人日子。

听说家门口要修路,为了多得国家拆迁补偿,常人家家户户盖房子,他在妻子孩子的闹腾下也象常人一样的把个大院子盖的水泄不通。家里本不缺房住,纯粹为得到经济补偿而盖房子,6、7间大房子,从购买各种建材到雇工干活,得花多大的工夫,耗费多少精力。作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谁会舍得占用师父给安排的这么宝贵的时间呢?更加严重的是,为得到经济补偿而盖房子,这不是常人的贪心吗?在常人中都是非常不好的心。况且如果真能得到这份经济补偿的话,那不是得用德来交换吗?我们“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转法轮》)“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个人修炼的基本要求都做不好,是不是就很难有正法修炼的心了呢?

师父说“不是说炼了功就什么病都不得了。”“ 他得真正去修炼,重视心性,真正去修炼才能祛病的。因为炼功不是体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东西,那么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标准来要求炼功者,必须做到才能达到目地。可是许多人都没有这样去做,他还是个常人,所以他到时候还要得病。”(《转法轮》)如果是到了天定年龄,思想上再出现偏差,那注定就要出问题了,比如,E得法前已经是3、4个加号的肝病患者了,从现代医学上说,完全治愈的案例极为罕见,用E自己的话说,“如果没有大法,我早就進大烟筒啦(死啦)”如果是这种情况,师父在《转法轮》有明确论述“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

房子刚盖好,E炼功前的肝病症状出现了,开始是口苦、四肢无力,继而拉肚子,一拉就是一个月,人瘦得没法看了,这种情况下,E妻打电话找来了同修。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紧急切磋。我们发现,E的的确确出现了思想偏差。形式上看,E天天捧着《转法轮》,每天坚持读一讲,但是,根本上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要求是什么,为什么要学法,怎样去学法,修的到底怎样,关键时刻那一念就是试金石。

(E是10年的老弟子了,当然正念是有的,这里主要写的是他不正或不够正的念。)

房子刚盖好,E首先想到的不是把耽误的证法时间补回来,而是要“从今天开始,好好歇它一个月了”,也许是与妻的一句玩笑话,可事实上E就真是拉了一个月的肚子,那是真歇了,浑身没劲儿,功都炼不动了,什么活都干不了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书学法”。这哪还象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呀!

当妻子不愿伺候发牢骚抱怨他时,E是这样“悟”的:你也许是我世界里的众生吧,也许就是我的道童,你这生命就是伺候我来的,到上边你也得伺候我,你也是大法弟子,我这不是给你威德吗?真修弟子都知道,这哪里还是师父讲的法呀!师父无数次的告诫弟子修炼不是儿戏,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可是E在这些问题上,的确是不够严肃的。在这些常人的等级观念(这其中还有追求享受的心、还会体现出来妒嫉心、会使人的正念变得很脆弱)的支配下,真的就是邪悟了!

开始拉肚子时,E认为:我就是愿意精神上少承受些,身体上多承受些。认不清旧势力迫害的本质,成了被动的承受。而且说话口气很大,认为自己没有漏了,名、利、情早放干净啦。可事实上,情况越来越糟。身体出现了水肿,开始承受不住了。

同修指出: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正念不足,基点没有放在法上,没有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没有跟上正法進程,而被邪魔烂鬼、黑手、坏神钻了空子,达不到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师父说“作为你们每个大法弟子,讲清真象这件事情是必须做的。这一点我再一次告诉大家,任何为其辩护、没走出来过的都是错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于是,E终于“悟”到,我要开始“讲真象了”。给人的感觉是把讲真象当作救命稻草了,根本不顾大法声誉了,肚子肿胀的象面鼓,手脚肿胀的象馒头,整个从头到脚都没人模样了还给别人讲,“我跟师父10年了,我受了什么什么益,……。”真是理智不清了,谁的话都听不進去了,手里还捧着大法书,心里不知道想哪去了。同修看了这样的事,心在淌血:这不是明摆着破坏法吗!

后来,E一步都走不了了,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身体虚弱到可怕的程度,E求妻子:“我还是喝点王八汤补补身子吧。”在这样极其关键的时候,一念之差,人神分明啊!师父在《转法轮》210-211页写道:“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

再后来,坐都坐不起来了,书也拿不动了,妻帮他放师父讲法录音听。

再后来,什么都看不见了,也什么都听不见了,依在妻子怀里,他是睁着眼睛走的。……前后不到3个月。

下面是F的大概情况:

F今年36、37岁,95年得法。小时候得过严重的精神抑郁症。得法前就是E的好朋友。说是知道E“病重”后前去看望,“一下子就给吓着了”,E拖着虚弱的身体,严厉批评F修的不好,不讲真象等,并现身说法自己由于做得不好才成了这个样子。

F认为,E向来就是法学的好的,他都那样了,我根本就甭想修成了。回家后骑车到处跑,见人就喊“法轮大法好”,造成很不好的影响。由于极度恐慌,法学不了,饭吃不了,觉睡不了,期待着E出现奇迹,得知E去世后的第三天F也去世了。(前后不到一个月)。

我看F就是精神病又犯了,就是破坏大法来的,就是执著圆满,理智都不清了,常人还以为她是大法弟子呢,事实上,这3-4年来除了与E有过一两次交流外,基本上是属于那种在家者。关于此,师父也有过明示:“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明慧编辑部《严肃的教诲》)我们应该警惕这种人,及时澄清真象,尽量减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针对这件事情,通过学法,我更加感到正法修炼的严肃性,更加感到正法修炼绝不是儿戏,更加感到正法修炼的路很窄很窄,偏离一点都不行。让我们更加珍惜师父给予我们的无比珍贵的正法修炼机会,正悟、正念、正行。做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随师父,走向伟大的圆满!

关于不同时期学员中出现的一些个别情况,师父在讲法中都讲清了道理,大家可以多学一学。这里,让我们共同学习师父下面的讲法,看是否对大家都有启发和提醒作用:

《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节选:

“有些学员嘴里头说: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大的环境中他能够把握得很好,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就容易放松自己的正念,在正念不足的情况下就容易出问题。当然不是说所有的,我是说极少数的,非常少的。为什么呢?这个旧的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极其周密、细致的安排。它们为了它们安排的事情不出问题,在上一个地球时它们已经演习过一遍了。大家想想,它们能不执著吗?它们能放手它们要做的吗?可是呢,我们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个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

 “……就在我们大法弟子中,不时的会出现一些事情。这些问题出现的目地,是旧势力觉得有的学员认为修了大法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什么危险都没有了。所以它们看到了:这不行,这不等于上了保险了吗?学了大法就不怕了,这本身这颗心还不够大吗?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制造麻烦。就是这么来的。那么它们制造麻烦时,师父有无数的法身和无数的正神护法,为什么不管呢?是因为我们有些大法弟子在历史上跟旧的势力签过什么约,所以旧的势力死死抓住这一点不放。

  可是也不是说排除不了它。我刚才讲了,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可是呢,是凡这样的就难办一些。难就难在旧势力对你是轻易不放手的,它要钻你的空子,你有一点疏忽它就会钻。所以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它就钻不了,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