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某佛教徒的一封回信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先表达最真诚的善意。关于“预言”问题,请参考此信后面所附文章。

您说任何一个可信的正教都必须经过历史的考验,的确如此。法轮功在过去的岁月里,也在经受历史的考验。假如基督教和佛教刚开始出现时,我们因为他们还没有经过历史的考验为理由来否定他们,这显然是不对的。

您反问今天为什么没有人说佛教、基督教是邪教?当年耶稣传道时,不仅被犹太教的上层人士诬蔑,而且被当时的罗马政权害死在十字架上。而佛祖在传法时,也曾被婆罗门教徒诬蔑。我们显然不能因为他们被诬陷被镇压而否定他们。

您提到各个宗教的教主,其实他们并不代表耶稣和佛祖。像大陆的所谓的三自爱国教会,很多基督徒是很鄙视那里的所谓主教的,因为他们不过是为一个无神论政党服务。很多虔诚的基督徒根本不到一个无神论政党操纵的教会里去,他们都去地下教会。很多地下教会在国内也被称为“邪教”,也受到残酷的镇压。可是被无神论的××党扶持的所谓主教根本无动于衷。

您提到那些所谓的教主一起开会交流,并问法轮功为什么没被邀请?其实这些所谓交流会不过是俗世的浮华而已,就如同我说的,一些宗教的头目有的是被无神论政党豢养,有的不过是政治人物。宗教早期信徒的鲜血和付出被这些所谓的教主换成名利出风头,实则可悲。当年犹太教的上层人士在高谈阔论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邀请耶稣去交流。当年西藏的一些富有的喇嘛在互相吹捧的时候,他们也不屑于邀请苦修的密勒日巴去参加他们的集会。请您也不要忘记,一些宗教中的头领曾经以宗教的名义烧死传播科学知识的科学家和宗教中的所谓“异端”人士(其实他们大多是更加虔诚的信仰者)。您说那些“德高望重”的教主能够辨别什么,太抬举他们了。他们不是耶稣,他们不是佛祖。即使在基督教中的很多派别也是不承认这些教主的,他们不认为自己的得度要依靠这些人。

其实不同宗教的人士对其他宗教大多是排斥的,根本就不是您所说的一家,真正的虔诚的宗教信仰者是不会和其他的宗教成为一家的。在基督教中并没有佛教的位置,而在佛教中也没有基督教的位置。双方的宗教人士有的甚至把负面的概念、甚至非常负面的论断强加给对方。您难道没有看到一些基督教的牧师是怎样劝说佛教徒迷途知返吗?当然笔者不赞成这样的纷争。

您提到世上的纷争,其实修炼人是不会介入这些纷争的,但是在一个正法传出之初,来自外界的纷争是不可避免的。耶稣就被宗教中的人士和政权所迫害,他的信徒曾经走过三百年的血泊之路,但是正是在这些迫害和强加的纷争中,这些信徒坚定自己的信仰,成就了自己,利益了他人。佛祖在传法时,也曾遭到婆罗门和各外道的纷争,佛教也曾经历当权者制造的法难,在患难中才能见人心,也磨炼了人心。您说的那些教主,假如他生在古罗马,假如他在狮口和信仰中选择了信仰,那样我才真正的佩服他。假如他只会在人间的名利场中巧言令色,我觉得他还不如一个心地善良的乞丐。

有的人对于和基督教的类比不认同,他们问李先生为什么不回国。举一个常人中的例子,为国捐躯的人伟大,而凯旋归来的人同样伟大。从更高的层面来讲,觉者度人走的路也不同,佛祖和耶稣的路不同,而老子则出关西去。

您提到的一些预言,也许下文能够解答您的疑问。笔者崇敬耶稣和佛陀,对于宗教中人也保持尊重。但是对于宗教中的一些言论,笔者不一定认同,因为有些言论是后人强加到佛的头上。

再次向您表达最真诚的善意。

* * * * *

附:浅谈大陆洗脑班的“惊人佛教预言”

文/青笛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大陆当局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所谓的“转化班”(也就是洗脑班)中,使尽各种手段对他们的信仰進行“转化”。最近听到,“转化班”除了酷刑折磨、剥夺睡眠、强迫看媒体的批斗材料之外,又增加了一个新的手段,就是引用佛教经典和预言来批斗法轮功。

首先,引用一个精神信仰的经典来攻击另一个精神信仰是毫无说服力的。如佛教和基督教的经典,从根本上讲毫不兼容,佛教是多佛信仰,认为如来是最高境界,对创世、造人并无明确的阐述。而基督教则信仰唯一的神,明确指出神创宇宙,并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佛教认为人兽可以轮回,而基督教认为人为世上万物之主。佛教戒肉戒荤,而基督教并无这类戒律,耶稣曾五饼二鱼饱食千人。这两个宗教的一些法师和牧师都曾引用自己的经典和理念攻击对方,把本宗教中负面的概念、负面的论述对号入座到对方身上。即使在一个信仰体系的内部也有不同的教派,如佛教中有小乘、大乘和密宗等,他们的信仰在很多方面都不相同,且无法互相说服。

用自己宗教经典中的负面的预言来对其他信仰進行对号入座,并声称所谓的“惊人准确”,则是无知而可笑的事情。一个经典出于卫道的排他性和封闭性,必然会把本宗教中负面的概念,如天魔外道、外道邪说、以及外道徒众等套在其他宗教和信徒的头上。同时把所有和自己教义不合的论述都判定为异端邪说。如大乘佛教中以如来为最高境界,那么他自然会把创生世界之神、佛有男佛女佛、佛有层次等说法斥为异端。大乘佛教戒肉戒荤,要求出家,则自然把没有这类戒律的信仰称为邪说(其实小乘佛教和藏传佛教因为客观原因也没有绝对戒肉)。佛教一向在寺院中承传,则自然对非僧人身份的人传法大加否定(其实藏传佛教的一些上师也是娶妻生子的)。这些预言没有时间、没有地点、没有人名,把各种异见都罗列一遍,然后套在其他精神信仰的头上,能不“惊人准确”吗?如果不准确,反倒才是“惊人”的事情了。

其实这些预言只是讲了自己的概念范围内的所谓“异端”,而对于超出其范围之外的事情,则无从梦见。李洪志先生在美国讲法,其所有讲法都在互联网上发表。佛教预言提到过美国吗?提到过互联网吗?李先生的讲法,尤其是近期讲法,揭开了很多谜团。佛教预言中提到过宇宙的横向纵向的结构吗?提到过表面空间吗?提到过小宇宙形成的情况吗?提到过三界为何而成吗?提到过历次地球的情况吗?提到过地球上各种物质的来源吗?提到过人类形象的来源吗?提到过人类历史、民族、文化、艺术的根源吗?提到过科学产生的原因吗?对于这些事情,这些“惊人预言”就惊人地不准确了。

佛教中的某些经典因为具有极强的排他性和封闭性,在判教、卫道方面论述得非常严格,对各种异见罗列得非常详密,从而被很多僧人信而不疑,忘记了佛教经典都是在佛去世数百年后才被整理成文字,之后再从印度翻译到中土。从宗教内部的角度,修炼必须专一,教义必须纯洁,所以这种排他性是无可厚非的。在这一问题上,李洪志先生强调修炼要专一,不同的宗教是不能混同地修的。但是一个宗教信徒以本宗教经典的排他性论述和以罗列异端为唯一目地的“惊人预言”来诋毁其他宗教则显得浅薄而无知。一个所谓的“佛教徒”曾经把他对号入座的“惊人预言”放在网上,并让人们转载来“挽救”法轮功学员。但笔者也曾看到,一个基督徒把他“转化”佛教徒的对话录放在网上,并让人们大量转载来“挽救”“误入歧途”的佛教徒。其实在法轮功中不乏以前的佛教徒,他们熟读楞严经、金刚经,但是后来转向了法轮功。而宋明新儒学中的一些大师,如倡导理学的朱熹和倡导心学的王阳明,都曾在早年留连于佛教,但是最后都走上逃禅归儒的道路,以儒家孔孟经典为正宗,而斥佛教经典为异端,在儒释之辩上对佛教“出家”和“空寂”的说法批评尤为强烈,甚至视儒学和佛学的区别为公私义利的区别。笔者无意评判儒释之高下,但以佛教经典诋毁他人的人应该正视这些事实。

经典无疑具有真理性和事实性,但经典并不能代替真理的终极、经典并不能代替事实的全部。引用经典来攻击他人的思想和论述,其实是对经典之外的事实和真象的恐惧。正是因为这种恐惧,他们才会在社会文化中竭力树立经典的权威,利用人们敬畏权威的心理,以经典代替真理、以经典代替事实。以至出现了一些号称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唯物主义者”在批斗法轮功时都来引用宗教经典的闹剧。宗教裁判所曾引经据典地证明地心说而否定日心说,这其实是对日心说的恐惧,但这恐惧并不能否定日心说的事实。哪怕你引用的经典明确预言日心说是魔鬼的邪说,哪怕你把别人烧死在火刑架上,你也无法否定日心说的事实。

笔者曾经写过一些关于西方医学界和心理学界人士对轮回转世的研究的文章。这些研究所发掘的精神层面的信息非常明了,对轮回的具体案例、转世之间的细节、人类文化包括宗教文化、高层生命的状态等问题的描述和佛教的认识并不相同,而和法轮功的叙述更相符合。这些研究者对宗教经典持非常善意的态度,但并不被经典所束缚,因为他们追求的是他们研究范围内的事实真象。尽管一些原教旨主义者引经据典对他们進行攻击,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其研究的价值的评判。法轮功学员中有很多受到过西方的教育,在明慧网、正见网上整理、探讨了很多现代科学和超自然现象的研究,他们对事实和真象坦然视之。

法轮功有二十几本书籍,从思想的角度,完全自成体系,并且对宗教、文化、历史、科学、宇宙、时空、人体等各个方面進行了阐述,气度恢宏、圆容深致。其影响在短短数年就遍及中华、远播海外,使数以千万计各阶层人士诸恶不做,诸善奉行。在如今宗教信仰再也不敢和科学较量事实和真理的时代,在这个人心远离宗教、道德急剧下滑的时代,法轮功能吸引众多信众修心向善,在遭受血腥迫害时仍旧择善固执,同时以开放的心态讨论科学、文化、历史、艺术。这种巨大的道德感召力,这种在遭受迫害和诽谤时仍然具有的从容和自信,应该让那些害怕真象、躲藏在经典中的人深思。当年耶稣的出现触动了犹太教,释迦的出现触动了婆罗门教,那些教徒都曾引经据典地進行诋毁和陷害,其实是基于同样的对真理和事实的恐惧。

大陆的“转化班”无论如何掩盖其血腥的暴行,也无法否认,他们是在私设监狱,剥夺公民的人身和信仰权利。所以我们可以肯定,“转化班”里的“工作”人员不会是佛教的信徒,而是暴力的信徒,也就是暴徒。这些暴徒居然拿着佛教经典来攻击法轮功,这实在是对佛的亵渎。

笔者尊重真心向佛的佛教徒,也尊重佛教经典。但个别所谓的“佛教徒”受无神论政党的豢养,为这个政党做政治背书,引经据典地攻击法轮功,为血腥的迫害推波助澜,他们哪里还是佛的信徒?佛什么时候教过他们在别人受难时落井下石?这些人拿佛教经典的预言来对法轮功進行对号入座,其实应该進行对号入座的恰恰是他们自己。佛教经典不也说过在末法时期一些出家人的魔变吗?大陆当局大量非法举办封闭式“转化班”,为这些佛的孽徒们提供诽谤陷害他人的场所,却不敢让法轮功学员讲话,不敢让大陆民众接触明慧网,这本身不就表明他们对真象和事实的恐惧吗?